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8章:文青是种病
    白河湾里的‘宝物’散乱不堪,林东不想过多浪费能量,只用无形之手抓了几次。

    主要目标是大件或合用的。

    其余的都舍去了。

    第一抓是老举人当年最心爱视为传家之宝的砚台,外公常拿出来吹嘘,据说那是七星端砚。旁边少量散乱着银元铜钱,一并抓取起来。第二抓是玉镇纸,同是老举人的文房藏宝之一,再加上十几件扭曲变形得不成样子的女性首饰,外公一直遗憾没有首饰送给外婆压箱笼,为了完成他老人家未了的心愿,林东决定用炼金手套试试,看能不能修复几件。

    最后抓起来的是那个大铜盆。

    之所以要这个铜盆,主要是源自于林东小时候的记忆。

    他记得幼时,外婆经常用一个很大很大的铜盆装水给自己洗澡,后来不知是谁眼谗,把铜盆给偷了,虽然外婆又买了一个更大的红色塑料胶盆,装水更多,可是怎么也代替不了林东心中最爱的那个铜盆。

    “不是我那个。”林东带点失笑,这个铜盆与自己那个有不小的差异,微微犹豫,最后他还是决定留下。

    那对书画缸在抓起来之后,林东发现它们已经破裂,且不复以前的模样。

    微微叹息,重新弃河。

    有了这么多收获,林东心中起兴头,周围是不是还有呢?

    他决定再在村子附近转转,看看还有没有当年地主们偷偷埋藏在地下的‘秘宝’存在。

    又一天。

    林东在学校的旧址,也即是当年那位举人公故居‘挥墨园’的遗址,在那片残墙乱石堆下,林东找到了一个深深埋藏于地下的玉枕,以及一小坛女儿红。

    举人公可能早忘了自己还埋下这么一坛酒,也可能是去世太急,没有交待,总之后人一直不知道有酒,甚至连那个埋下的玉枕也没有记录。林东要不是有真瞳探宝,估计这些东西都得永存地下了。不过这坛酒虽然是密封好的,但这么多年过去,里面早已干涸。林东用无形之手将它取出来,让张得贵特意出去镇上买了一瓶新的女儿红重新装上,供在外公外婆的灵前。

    “这不科学!”当林东给班长大人电话时,明歌妹子大为惊讶:“我不信,木头同学,为什么你回家一挖,就能挖出古董?你一定是在骗我!”

    “那我拍几张照片,发过去你看看。”林东很喜欢看她这种明明喜疯了又非要否定的傲娇表情。

    “哎,不会吧,竟然有古董!你不是常哭穷说家里穷得揭不开锅吗?”班长大人一看还真有,她立即表示很震惊。

    “这些是刚刚在地里刨出来的好不好。”林东忍不住吐槽:“我是穷逼没错,但祖上阔过啊!”

    “那地里还有吗?要是再刨个‘元青花’,到时你车子房子的钱钱就有着落了。”班长大人一听可激动了。

    “你以为这是花生啊?刨完再刨也还有。”林东很汗。

    “骗人,我一定是在做梦……”班长大人想想,还是不敢相信。

    “外公当年跟我说过的,祖上是举人公,有传家宝留下,但埋在地里了。”林东为了打消她的怀疑,可费了不少劲儿。虽然这样解释了,但班长大人还是提出疑问:“外公为啥自己不挖?一直留着给你?”

    “他那个年代,就算挖了也不敢拿出来啊!”林东擦了一把汗:“河湾小学以前是根据举人公的挥墨园故居旧址重建起来的,原来的书房就在围墙那一带,举人公把传家宝埋在书房下,即是埋在学校的旧围墙乱石堆下。以前没合并前,学校里有学生老师的近百人,众目睽睽怎么挖?就算给挖出来了,那也得上交。”

    “不公平,外公告诉你了,外婆怎么不告诉我?”班长大人纠结的主要是这个。

    “传男不传女。”林东淡定地回她一句。

    “那就是说,外婆也许不知道,否则她一定会告诉我的。”明歌妹子这么一推理就高兴起来了,外婆可是把家里所有大权统统交给自己掌管的,如果她知道有传家宝,没理由没有自己的份。

    “你那边忙得怎样?”林东转移话题,免得她又胡思乱想。

    “我开挂拼了两个通宵,已经忙得差不多了。”班长大人带点疲倦地打了个星欠:“等我好好睡一觉,明天就过去找你。对了,我找个人问问,看那些古董究竟值不值钱,只是照片不一定能看准,最好还是带着到东山这边来鉴定,这样也有诚意一些。我说木头同学,如果真是值钱古董,那你就发达了,不仅能够一下解决温饱问题,说不定还能来个农奴翻身当主人呢!”

    “就算值一百万,在东山市中心也买不了一个厕所,穷逼想翻身当主人还早。”林东听后一笑。

    挖出来的传家宝虽然距离期望很远。

    但他不想卖。

    “市中心买房干嘛,我觉得还是郊区的空气更好,买幢小别墅,依山傍水,鲜花环绕,早晨起来,两个人一起跑步做有氧运动,朝作歌唱迎初阳,暮以欢笑送落霞,平日种种花,闲时旅旅游,那样的小日子才写意。”班长大人的幻想很好很强大,估计她从来没有想过,即使在东山郊区,一幢别墅的价钱,也是普通人十辈子都挣不到的恐|怖数字。

    “喂,文青是种病,得治!”林东很无语。

    “你才有文青病,我那是伟大的理想,等我挣够了钱钱,别墅保证买两幢,一幢住人,另一幢放闲……”班长大人在电话那头发出很中二的笑声。

    对于这个性格精灵百变的妹子,林东真是拿她没办法。

    没两小时。

    午休起来的林东,接到了班长大人的电话。

    “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你要先听哪个?”班长大人很喜欢逗弄人,有时候,她就像调皮的喵星人。

    “好消息。”林东决定让这个小|妞稍微得意一会儿。

    “好消息是东西都是真的,三件都是古董,我建议你在那地里再仔细刨一下,说不定还有遗漏。”班长大人嘴里不说,但她的声音一副快问我坏消息吧的幸灾乐祸,要不是林东记忆中的那个自己有任何困难,都是这个小|妞第一时间伸出援手,都会被她骗倒了。

    “那坏消息呢?”林东当然配合。

    “坏消息是它们都非常便宜,你要指望它们来翻身,看来不太可能了。”班长大人顿一顿:“专家说那方端砚不值钱,估计最多两千块,卖不卖随你,玉镇纸稍微要好点,假如你愿意出手,他出两万三。玉枕嘛,专家开了个八万五的价钱,你要是同意,两件一共十万八。木头同学,市中心的厕所是买不到了,但买个马桶倒是可以,你看怎么样?”

    “不怎么样……”林东开始反击了:“我也有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你要听哪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