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章:一饭之德
    “兄弟,我们不是坏人,不是网上说的那些开车钓鱼诈骗团伙,你别多心,我们真有十万火急的事,求你指个明路!”板寸头司机急得额头冒汗。

    这一路上,他被人晃点得好惨,走了不少冤枉路。

    可是又能怪谁呢?

    在前段时间,东山和平|湖这些地方,有伙人开车在路上转悠,寻找机会,以问路为借口,等好心人上当,立即实施诈骗或者抢劫,让东山平|湖两市,尤其是下面乡镇的淳朴村民们纷纷中招,几乎已经达到‘问路色变’的程度,就连交警叔叔也告诫大家不要在马路上随便与人搭讪,谁还敢在眼下这种时刻找死呢?其实很多冷漠都是这样建立起来的,善良的人,总是一再受伤,最后却得不到理解和公正的对待。

    没有掌权者为民众撑腰,没有正确的处理,事情发生了不求真相,结果让狡猾的骗子屡屡得手。

    权力甚至成了某些人渣的保护伞。

    兔子们伤得多了。

    时间久了,就算有一颗再火热的心,也会慢慢变凉。

    这压根不是素质问题,而是智商问题,这是民众对自身的一种保护。当做好事变成作死,一些掌权者还对此冷嘲热讽,大棒打击,那怕明面宣传说得天花乱坠那也没用……如果一做就掉坑,被人冤枉时无人主持公道,还指责别人冷漠无情,你确定这不是在逗我?

    林东微微沉吟,伸手一指,冲着那板寸司机道:“你们走过了,应该倒回去,在前面的入路口,左拐。”

    板寸司机一听大喜:“谢了兄弟,谢了!”

    不等他开车,林东又开口道:“你们现在这种情况去龙王庙也没用,要是孝惊着了,那里跳大神的庙祝帮忙喊下魂,也许会有用,但他们不可能治好你们家的孝。她这是中蛊,你们让仇人下了黑手,胡乱治是治不好的!”

    “什么?”板寸司机一听楞住了。

    他张嘴欲言。

    又不知到底该从何说起。

    深信现代科学文明鄙视封建迷信的他,平时对于这种不科学的东西是不屑一顾的,中蛊?那是什么?可是目前诡异的事实又让他张不开嘴来辩驳。

    “囡囡是中蛊?你、你怎么看出来的?你知不知道谁会治?求求你,救救她,多少钱你随便说,我们不惜一切代价,只求能救回她一命……”后面车窗打开,露出一张梨花带雨悲痛愁苦的美人脸颜,她的怀里抱着个四五岁大的小女孩,似在高烧,更似在梦魇,那小小的身子不停地颤抖着,脱水的小嘴巴里,不时发出惊恐的哭喊声,偏偏又无法自恶梦中清醒过来,一直在痛苦中煎熬,让人看得好不揪心。

    小女孩现在中的,是一种非常低级的蛊术。

    在修真世界,最渣最无能的巫修学徒,发出来的术诀,也比这个蛊术要强上百倍。不过,在这边灵气淡薄除了店主妹子云悠悠再没见过同类人存在的凡人世界中,这种以邪念巫术炼就的东西,勉强也能说是‘蛊’吧,可能也算是很有威力的东西。

    毕竟对于普通人来说,蛊术是极其可怕的存在,除了下蛊人,外界是没有化解手法的,去医院也不好使。

    林东本来不想管这种乱七八糟的事。

    这种程度的蛊术和施术者,在他眼中是极无能的,甚至是荒谬可笑的。

    这个世界灵气淡薄,修真估计大熊猫还稀少,就算世间有炼气士,恐怕也是炼武术内功中修出来的,像悠悠小屋里品茶的那个老头子就是这一种。

    先天限制。

    再加上不得真法。

    这类炼气士一辈子都在炼气境界中徘徊,难有超脱的一天。

    在凡人世界中,流传的术数手法和邪念作崇的种种那不算正式修真,顶多算作旁门左道,甚至旁门左道都称不上。比如民间跳大神、扶乩和下蛊之类的东西,在普通人的眼中,也许很神秘,但这些跟修真完全没关系,而且非常的低下,只能作用于普通人。

    这类糟粕东西自古就有,存在即合理,林东才懒得理会。

    不过,他自看见这个小女孩,就感觉她跟自己刚刚穿越时遇见的另一位小妹妹很像。

    林东刚刚穿越不久,还没有遇到老乞丐之前,他曾经在流浪过一段日子。因为语言不通和过于弱小,林东连生存都极其艰难。在一个清晨,林东自饥饿中苏醒过来,发现自己原来不知不觉晕厥在一家效人家的门前。这户人家的生活同样艰难,依靠给附近的小门派‘碧剑宗’劳作换取庇护和生活的他们,也不敢收留林东这样的一个来历不明的‘病人’,他们怕林东死赖不走,木门都不敢打开,只在自家的狗洞里,递出一盘刚蒸出来尚热气腾腾的馒头。

    狗洞里,林东看见有个可爱的小丫头歪着脑袋看着自己。

    小手放下一碗肉汤,慢慢推出来:“哥哥你吃!”

    她的笑容。

    比清晨的阳光还要灿烂百倍。

    林东的心一下子被照亮了,他知道自己一辈子都不会忘记这个温暖的笑容……

    过了六年多,这户人家依附生存的门派碧剑宗恶意得罪了修真大门派血河山,结果被屠,弟子全灭,他们这些类似仆役的下人也被贩卖,小妹妹全家人被卖到两千里外的明心堂做奴仆,林东得知,为了回报这一饭之德,用几百块灵石的重金,将他们一家人赎了出来。再厚着脸皮,去求遍自己所有认识的门派庇护收留他们,甚至,还冒用飘渺仙子赏识之名,将潜力不错的小妹妹送到全是女修的‘氲氤飞仙门’做入门弟子。

    “哥哥你吃!”为了这一句,林东来回奔走几千里,赎金打点付出上千灵石,甚至还与血河山结怨。林东背负小妹妹上路寻仙时,被误会是碧剑宗掌门遗孤,结果两人惨被血河山的内门精英弟子结队追杀,差点没命。

    不过,林东觉得很值。

    要是没有当初那一句‘哥哥你吃’,哪有今天?

    一饭之德,对别人来说也许没什么了不起,但对于他来说,可是活命之恩,胜过千万!

    中蛊的小女神跟当年那个小妹妹有几分相像,想起当初,在被血河山和其附庸宗派黑巫宗的弟子追杀时,小妹妹中了恶梦巫咒,同样也是在恶梦中折磨,高烧不醒。林东一边透支能量滋润她的身体,一边背着她在雨中疯狂逃亡,足足三天三夜,一刻不停歇,直到赶紧氲氤仙山下,才宣告脱险……

    当时将小妹妹送上山,确定了她的安全之后,连生命也燃烧小半才勉强支撑下来的林东立即晕厥,此后更是足足病了一个月,浑身上下脱了一层皮,才渐渐恢复过来。

    回忆起当年的点滴,林东心念微微涌动。

    就当是人生中的一次缘分吧!

    对于自己仅是举手之劳。

    但对于别人而言,说不定就等于是活命之恩……林东按下了思潮,他仿佛要出手救援当年无助的自己与小妹妹似的,手指轻轻敲下车顶:“把她抱出来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