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章:茶是故乡浓
    “我叫张得贵。”

    “当时,我是学校里最顽皮的,除了唐老师,我谁也不怕,校长见了我也得绕路走。在学校里,也就唐老师才当我是学生,肯耐心地教我,别的老师,眼里哪有差生的存在,成绩不好已经是死罪了,再加上调皮,那是不可救药的,哎呀这个已经好多年前的事了。”中年男也不嫌脏,一屁股坐在面前满是灰尘的椅子上,高兴地跟林东说起他以前的种种,老苦的脸上,莫名多了一丝活力。

    “既然是自己人,我就叫你张叔吧!”林东心中一动,封存的记忆翻出来,依稀记得当年送别外婆时,有这个张得贵存在。外婆教书数十年,可以说是桃李满天下,可是送别时却没几个人,这张得贵能来,说明他还不错。林东觉得回来收药材,用个人办事更方便,面前这张得贵的人品不错,看起来也颇是老实,也许能用上。

    “不敢当,不敢当。”中年男张得贵双手连晃。

    “张叔,不知道你有没有时间,我想拜托你给我办件事。”林东也不兜弯了,直接开门见山。

    “啊,尽管说,能行的,我绝无二话,唐老师虽然不在了,但她对我的那份恩情,我张得贵就是一辈子也还不了的。”张得贵说到最后,声音渐低下去,又带点尴尬地问:“不知道你要办的事是啥子呢?要说力气活,或者跑趟运输这些,肯定没问题,就怕是动脑子的,我自家知自家事,实在没那能耐,要是耽误了你的大事可不好,跑腿我行!”

    “不是什么大事。”林东自钱包抽出五张老人头,递给愕然的张得贵。

    “这……”张得贵正急钱用,心中既又想要,又不好意思。

    “张叔你是外婆的学生,是自己人,所以我才信得过。”林东将自己的意向说出来:“是这样的,我准备大量收购山里的药材,还有山茶,今天你也看见了,就那样收,但我没有很多时间跟进,想请张叔你帮我这个忙。”

    “就这些?”张得贵一下瞪大了眼睛。

    这也太简单了吧?

    他还以为是什么难事,谁不想真是跑腿的事,自己有摩托车,又是农闲,干这活比吃豆子还轻松好不好。

    张得贵忽然有种这样的感动,该不会是这个跟唐老师一样心地善良的小林,看见自己的生活不乍地,特意送钱给自己,又怕自己拒绝,才故意找这个来作借口吧?

    林东将钱轻轻地放到张得贵的面前:“自今天开始,每天你帮我跑一趟周边地区,镇上和各乡村,哪有药那里去,大量帮我收购药材,你要有熟人打电话也行!这个数量不嫌多,你尽管收,工钱呢,暂时是一天一百块钱,车油和餐费什么的,我另外给你补,总之,你尽力帮我跑。每天收完了,你送到这里来,也可以让他们送,剩余时间你自己安排,我尽量不影响你家里田地的农时。这里是五百块,先预支给你,作为经费。”

    张得贵又高兴又不好意思:“不行,不行,这怎么能行,哪有不干活就先收钱的道理,我要这样做,哪对得住唐老师她老人家啊!再说跑跑腿,也不用那么多钱,你一天给个二三十得了!”

    林东严肃地看着张得贵。

    目光如刃。

    吓得张得贵这老实巴交的汉子大气不敢喘,赶紧闭口,再不敢言。

    这时,他才意识到,面前这个年轻人已经决定下来的事情,是不容置疑和反对的。

    “张叔,我有更重要的事,无法分心。”林东忽然间笑了,严肃的神情,一下子冰雪消融,他伸手拍了拍张得贵的肩膀:“你要是我外婆的好学生,心中还念那份情,就帮我这个忙。这钱对我来说是其次的,我要的是药,我要是的一个可以信任的人给我收药,明白吗?张叔,我今天叫你一声张叔,就是相信你,所以,我希望你能够帮我这个忙!”

    林东的笑脸,比阳光还要灿烂。

    张得贵看见了。

    忽然觉得整个世界一下子亮堂起来了。

    心头大热,他的声音,带点嘶哑,直接自喉咙里挤出来:“好,这个忙,我帮了,你要是信我,我就算跑断了这一双腿,也给你办好了!”

    那五百元张得贵推说不要,但林东一坚持,他赶紧快快的接过。

    张得贵再不多话,仔细装好林东给他写的药单,风风火火的出门去,他打算立即骑车赶回家,发动全家人的力量,联系所有的熟人,打听周边山草药的情况,办好林东交托的差事。心头有股热意在翻腾,他现在一刻也不愿意耽误。也不知是车子开快了,沙尘入眼,还是今天的迎面风有点大,张得贵总感觉眼睛里涩涩的,热热的……

    空荡荡的屋子满是灰尘,除了搬进来的大包小包,屋里的一切,都仿佛封存在几年前的时间胶片里。

    林东叹了口气。

    家。

    屋子里有人,那才能叫做家!

    林东不想收拾屋子,他总觉得保持原状,更有儿时的感觉……屋里能不动的东西,尽量不动,特别外婆房间的东西,更是让它继续封存,成为一个永久的记忆。

    外婆喜欢喝茶,尤其是熬夜的时候,堆满各种卷子本子的桌面上总有一壶浓茶。

    不过,外婆喝茶不太讲究,学生送的山茶很喜欢。

    镇里买的散装茶叶,她也喝得惯。

    林东小时候不喜欢喝茶。

    因为太苦。

    他那时喜欢甜的东西,饮料要甜的,汤圆豆腐脑等也要甜的,每当逢年过节煮糖水,最是兴奋。

    “时间过得真快啊!”林东感觉自己一眨眼功夫就长大了,昔日的音容笑貌,尤在眼前,欢乐的笑声,似乎还在耳边回响,而此前还在屋里屋外忙碌的外婆,身影却悄然消逝。伸出手,无论怎么渴求,怎么努力,也无法抓住那一缕不知不觉间偷偷溜走的童年时光。

    林东洗起外婆曾用过的茶具,他以前经常给外婆泡茶,外婆的欢喜和表扬,是他做这些的最强动力。林东小时候,一直希望自己可以更快地长大,变成大人,以后赚到许多钱,回来孝顺她老人家。

    但他,从来没有注意过外婆的老去。

    在他心中。

    外婆永远都是不老的。

    直到她有一天倒下,再也起不来,才惊慌失措,才意识到这些年自己竟然没有好好陪伴她……

    水开了,林东没有用修真世界带回来的仙茶,而是像外婆以前那样,将本地的山茶抓放进茶壶里,在合上盖子的时候,林东顿了顿,又添了一撮。外婆更喜欢浓些的茶,因为她经常熬夜,不过十二点不休息。坐在外婆的案桌前,静静地等着,直等到茶香飘满整间屋子,心神才自回忆的思海中返回。老实说,这山茶的香气别说跟修真世界的仙茶比,就是跟悠悠小屋里的灵茶一比,都是渣渣的存在。

    可是,一份儿时的温馨回忆,让林东的心灵特别烫贴。

    轻轻地。

    倒了一杯茶。

    茶水的颜色很深,拿起来,细细一品,味道也很浓,入口苦涩。

    不知怎的,此情此景,林东心中忽然浮生起‘茶是故乡浓’这句话,一种明悟油然而生,外婆喜欢喝茶也许就是这个原因吧!当年的外婆,放弃大城市里的一切,回到故乡来,呆在穷山区教书,一教几十年,这事在当时许多人都不理解为什么,林东也一直不懂。

    现在,他有点明白外婆的心愿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