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章:外婆
    平|湖|市,玉溪镇。

    林东自汽车站走出来,提着个小包的他,很容易被误认为是外地人,几个拉客的摩托司机团团围上来,七嘴八舌地搭讪‘去哪里、我送你去’,满嘴的玉溪乡音。林东并不理会,提着包大步向前。一看没戏,那些热情的摩托司机赶紧转换目标,撇开林东,改问别的乘客,只有一个年龄并不很大但明显老相满鬓斑白的中年男子,依旧紧追不舍,只因他今天还没有正式开张,非要在林东身上赚到这笔车费作今天油钱不可。

    “河湾小学。”林东本想坐出租车的,但一看周围没有,又拿这锲而不舍一路跟随的家伙没办法,只好选他。

    “好咧!”中年男一听,喜出望外,赶紧把手中的烟头扔了,急急用脚踩熄。

    火速将他的摩托车开过来。

    半天没生意,可把他给憋苦了,一有生意上门,中年男连价钱也忘记跟林东说,等林东提着小包坐上了车后座,才猛然记起来,一边开动车子,一边带点小心翼翼地跟林东说:“河湾小学五块。”生怕林东不同意,又赶紧补充道:“路好远,别人走都六块。”

    林东没有计较,只问:“镇上有没有卖山茶或者山草药的吗?”

    中年男连声说有:“镇东新市惩镇西的旧市场都有,你要去哪边?”

    得到两边都要去的回答后,中年男沉默了,驾着车转左,向位于镇东的新市场驶去。他心里其实想提高一元的车费,镇东、镇西两边绕半圈,路程不算远,但也不近,只是这个时候不好开口,深怕客人一怒下车的他,只好一路沉默着,盘算着如何开口才好。

    对于这种情绪的变化,林东一笑:“给你十块,你多走几步,要是我买到了合意的东西,再给你加十块。”

    中年男闻言,心中大喜。

    一张老脸,立即洋溢出喜悦的光芒:“行,你坐稳了!”

    虽然这个是小钱,但对于为生活两餐奔波劳碌奇缺鲜活的民众来说,却不失是一种行之有效的激励。

    乡镇的东西比城里要便宜,山茶和山草药这些东西就更便宜得跟大白菜似的,在街边摆摊卖山地野生药材的老大爷老太太的手中,林东仅用三百块,就买到了炼制活力丹所需的十几种药材,而且是几大包。为了加强这个购药效果,林东给每位老人发了五十的预订金,又指明收购十几种目前尚在缺口的药材,得到极大鼓舞的老大爷老太太仿佛一下子变得年轻了,瞬间爆发出当年走南闯北大杀四方的强大战斗力。

    一个个决意明天就进山,挖到这个畜生需要的山草药,拿下他许诺的双倍价钱。

    “后生,放心,你说的这些个药材,山里都有,对,山里什么都有,老汉保证给你挖下来。山茶也有啊,不过你要新鲜的,这得明儿赶早采!放心,我让我家孙媳妇帮你采,她手巧,以前在大林茶场那边做过活!”

    “你给我们留个电话,我让我家娃子直接给你送上门……”

    林东一番配合的客套后,留下一个对外联系的手机号码。

    再挥手作别。

    刚才站在一旁搓手的中年男,赶紧上来帮忙,将满满的几大包山草药扎在后座,又再三叮嘱林东要坐稳了。

    林东坐车转了一圈,玉溪镇几乎逛了个遍,他大量收购山草药,将新旧市场各处卖的一扫而光,总共也才两千出头。这要在城市药店里,那些大棚种植出来的良种高产药材没有野生药材的药性不说,价值还死贵死贵的,这近十大包药材,没有几万块估计也拿不下来。

    现在,林东只用两千块,就已经把活力丹所需的药材拿下了一大半。

    最重要的是,山草药的药性更好。

    林东心里很满意。

    这一趟,回来乡下收药炼丹的路子走对了!

    尽管跑的地方远了点,坐车转来转去有够麻烦的,但收到的效果不错,麻烦点也值。

    “现在回吗?”中年男也很高兴,因为林东许诺给他加钱,二十块他不敢想,不过十块他估计跑不掉。转一圈赚个十块钱,这活太轻松了!

    “回吧!”林东看他帮忙很积极,又提又搬的,大汗也出了一身,打算给他一百,只是没说出来。

    到了河湾小学,林东没进学校,只指在路边的一幢旧楼停下。

    中年男奇道:“这不是唐老师的房子吗?”

    他口中的唐老师,就是林东外婆。

    这幢旧房子是外婆留下的,林东高中至大学,一直住校,尤其是考上东山大学之后,虽然不算很远,但总有几十公里,跑来跑去很麻烦,所以平时很少回来。外婆走了,他回来更感孤单,有时住在这空荡荡的屋子里,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格外的压抑。林东这次回来,除了购买山茶和山草药这些,还想怀缅下逝去的童年时光,要是连穿越也算上,自己足有‘十年’没有回来了。

    而且炼制活力丹和灵茶,也需要找一个清静的地方熬制汤药,在租的那个地方肯定不行,熬药一股子药味谁受得了?

    为了防止房东大妈杀上门来警告自己,林东决定回到这里,悄悄炼制。

    河湾小学已经撤了。

    学生和老师早就合并到玉溪镇的中心小学去,外婆为此奉献了一生的学校,现在是铁将军把门。

    大门上铁锈斑斑,墙里墙外,破旧颓败,杂草丛生……

    为了更近学校,外婆当年辛辛苦苦建起来的小书楼现在只剩下孤楼一座,人去楼空,昔日学生的朗朗读书声早消逝在时光中,化作永恒的记忆。

    林东以星力感应一下,外婆的气息已经彻底消逝,在这世上没有一丝残留。

    也许,像她这种燃烧自己照亮别人毫无私心一生奉献的辛勤园丁,在一生善德福荫的转化下,早已经飞升天国,转生为幸福无忧的天人了吧!

    “外婆,我会好好照顾自己的!”林东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拳头握紧,心中默言:“我再不是以前那个对命运迷茫对未来不知所措的可怜孤儿了,现在,我有能力把握自己的命运。外婆,请您在天上,微笑着,看我一路前行就好!”

    中年男解开绳子。

    搬下满是药材的大包小包。

    他根本不用林东出手,直接帮忙扛进屋里,待找个稍微干净地方放好,又小心地问:“你是唐老师什么人?”

    “她是我外婆。”林东看他热情,随口解释一句。

    “哎呀,难怪我觉得很面熟!”中年男激动得一拍大腿:“那年送别唐老师时,我看过你,那时你还小,这一眨眼就好几年过去了,你的变化太大,个子长高了许多,我都不敢认了!我?我是唐老师的学生,她当年是我们的班主任,不仅仅我,我老婆、女儿还有儿子,我们一家子全是她老人家的学生。哎呀,别提钱,别提钱,你是唐老师的外孙,我哪能收你的车钱,当年家里没钱交学费,是她老人家硬把我自山沟沟里给带出来的,还拿工资帮我垫支过学费呢……”

    “这样啊,那大叔怎么称呼?”林东请中年男坐下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