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章:误会!
    某公办室。

    有位气度非凡的中年男子将烟头轻轻按熄在烟灰缸里,拿起电话,拨个号码:“我是市办公室李敬,找一下你们祈队长。”

    电话的那边一听,赶紧恭声答道:“是李市长?请您稍等。”

    过一会。

    有个熬夜后显得疲惫沙哑的声音响起来:“我是祈峰。”

    “祈队长,我是李敬。”中年男子未言先笑,态度非常的和蔼:“我听说你们这段时间做了很多工作,也取得了一些阶段性的成果,我和徐书记、钟市长等等市里的领导,都非常关心具体工作的进展……”

    “你说的是金牙的事吧?我正想跟李市长汇报呢!”浓眉哥虽然这样说,但那沙哑的声音里充满了敷衍。

    “这些不归我分管,本来不应该关心,但为了东山的治安,为了我们安定的生活,我就多嘴过问一下。”中年男子似乎听不出浓眉哥的言外之意,脸上还笑得一团和气。

    “金牙在富江酒店大摆宴席,闹出许多事,想必李市长也是知道的,因为张秘书也有去参加。”浓眉哥仿佛在讲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这事发生在前天晚上,金山集团的老总筹办生日宴,整件事的真相是有人喝高了,耍酒疯上桌子跳舞,结果摔断了手脚。”

    “我怎么听说有人斗殴?”李市长一听自己的秘书也有去参加,顿时笑得很尴尬。

    “金牙老板他说那是拼酒所致。”浓眉哥表示自己深信不疑。

    “没有别人参与?”李市长仿佛想往别处引导。

    “倒是有人进来借过厕所。”浓眉哥答道。

    “我听说有人进来与保安有过冲突……”李市长不得不点明一些。

    “那是金牙老板的朋友,保安不认识,引起了冲突,后来那人敬了杯酒就走了,这是金牙老板自己说的,在场的人都说是误会。”浓眉哥觉得对这种误会没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我也认为是误会,因为金牙老板在那个人临走前,还送对方一只劳力士作为赔礼。”

    “打得满地是血,这个也是误会?”李市长听得脸皮直抽抽,可是他却不怒反笑,声音越发柔和。

    “只不过是红酒罢了。”浓眉哥很淡定。

    “那你的意思就是没人斗殴了?”李市长此时的目光就像爬过树丛阴影的蝮蛇。

    “张秘书是见证人,当时他说没有,我也没有看见别人,根本不可能再凭空变出一个人出来。李市长,这件案件很简单,就是喝酒闹事,所以局里已经结案了。”浓眉哥打了个呵欠:“李市长还有别的事吗?如果没有,我还要跟徐书记汇报!对了,我昨天跟徐书记汇报时,他也觉得这件案件很普通,不值得深究,李市长你如果有不同的意见,可以跟徐书记反映。”

    “没有,我对这案件没有任何异议,只是关心一下东山近来的治安环境。”李市长笑呵呵地挂上电话。

    一挂电话。

    笑声立即有如刀斩。

    那脸简直能刮下一层寒霜。

    站在旁边的张秘书大气也不敢透,好半天,看自己的老板脸色好些了,才小心翼翼地说:“这件事要怎么跟金老板说?”

    李市长抄起桌子上的烟灰缸,狠狠地砸在地板上,怒吼:“他自己惹出来的祸,你让我帮他擦屁股?枪|击案连上面都震动了,徐东海这次要不逮住我们本土派狠狠开刀,那他还是活阎王之称的徐东海吗?这件事,连钟志辉那边都觉得是机会,拼命落井下石,欲致我们于死地,你知道里面的凶险不?要不是我上面还有人,我这个位子都保不住!这段时间你让他给我安生一点,再出事,天王老子都保他不住!有钱顶个屁用,他早让人盯上了,祈峰那个狗腿子不是好惹的,听说是徐东海特意调过来的硬骨头,他不怕死就试试看!”

    碧海豪庭。

    高级私人会所vip贵宾房内。

    “是是,我知道了。”有个西装革履貌似律师的男子,接电话时不住地点头。

    “怎么样?”浑身包裹得像个粽子的万大龙非常着急地问。

    “那边说这件事到此为止,要是再闹下去,只会栽更大的跟斗。”貌似律师的男子扶了扶眼镜,迅速整理一下言词:“金爷,李市长虽然是本土派,势力根深蒂固,但毕竟只是一个副市长,上头有徐东海和钟志辉压着,他很难出手的,您也要理解一下他那个层次的搏弈,其实比我们下面更加凶险,一不小心,随时都可能一无所有而且锒铛入狱。”

    “我知道了。”脸仍然肿得跟猪头似的金爷,似乎早就知会是这种结果,没有任何的不满。

    “那,那小子呢?查到了没有?”万大龙又急切地问。

    “根据上头弄来的消息,那人对外的身份是一个普通学生,无父无母,三年前外婆去世,现在孤身一人。”貌似律师的男子通过他的手段弄到了一些情报。

    “有没有查到他的武功是谁教的?”万大龙最想知道的是这个。

    “应该不是家传的,他一家都是普通人,外公外婆都是个乡村教师,父母离异,不知所踪,已经失去联系十几年了,家传的可能性不大。”貌似律师的男子摇摇头:“上面也弄不到更多的情报,只是为了这份情报,祈峰那条疯狗就干掉了我们两个暴露的兄弟,现在他们不但面临撤职查办,还连上面连线的那位兄弟都有危险……我看,还是按照李市长的指示,这件事暂且消停下来,等风浪过后,我们再想办法!”

    “武功再高,也怕菜刀。”万大龙恶狠狠的握住拳头,目露凶光:“老子找人埋伏起来,打他的黑枪,功夫再好又有什么用!”

    “猪头!”金爷一耳光重重地抽在万大龙的脸上,恨铁不成钢地怒喝:“你能不能长点脑子!”

    “那小子这样落您的面子,我不甘心啊!”万大龙赶紧跪下辩解。

    “我的面子值几个钱?你用你的猪脑子想一想,如果能做,我干嘛不叫你去做,反而要暗中调查?先不说你拿枪一出门口,就会让祈峰给逮住,就算你拿枪打他了,能不能打中?能不能打死?那个境界的高手,也是你这种小角色可以欺侮的?不要笑死人了好吗?我敢说,你一出门,费奇和弗兰克,就是你的榜样!你以为你的枪能快过费奇的枪?”金爷的怒气上升,一连抽了万大龙几巴掌,尤不解恨:“你这人就是笨死的,要不看在你忠心耿耿的份上,我真不想用你!”

    “是我错,金爷,您别生气,我不打黑枪了,我听您的,我全听您的!”万大龙赶紧叩头,劝金爷别因为这个气坏了身体。

    “我们就算是把他打死了,他背后的师门,不是一样找上门来?我们还是死路一条!无父无母,身为孤儿一个的他,那国术难道是天上掉下来的吗?你知道人家背后是什么人?能培养这样的高手,百分百是个大势力,大家族,人家随意动根指头,就能把我们全给灭了!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你没见过世面你别充大头鬼!”金爷痛骂一顿,好容易才消下一口气,最后,给这件事下了个决定:“我们不但不找麻烦,还要好好结交他。要是有了他在背后做靠山,梁啸那孙子想蹦达也蹦达不起来!”

    “这……”万大龙听呆了,如此羞辱,还要厚着脸皮倒贴上门结交?

    “我面子能值几个钱?再说,这面子丢了,你能捡得回来?”金爷一看他这傻样就忍不住冒火:“这件事你办不了,就你那猪脑子,我还怕坏事呢,你找个机灵的,把这条线给我搭上。”

    “金爷,我有一个表兄弟,人挺能干的。”貌似律师的男子一听,立即主动请缨:“要不派他去试试?”

    “好,这事办好了,我给他一百万。”金爷可不差钱。

    到了晚饭时。

    林东照例到大嘴美食店开餐。

    萌货不在,林东无聊地四处张望,发现邻桌坐了个斯斯文文的年青人,等餐时,拿着报纸在看。也许是感觉林东的注视,他抬起来,呈现出英俊帅气的相貌。虽然远远赶不上林东,但给人很有暖男的感觉。他冲林东礼貌地一笑,又低头继续看他的报纸去了。

    “?”林东先是微愕,随即于唇角浮出一丝微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