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章:我要吃穷你!
    “活力丹?这丹药有什么用?”鲁国强对丹药最有兴趣,他可是炼外门硬功的,等于游戏的狂战士,要是没红简直寸步难行。军妹子千郡也拿眼睛瞅过来,特别的关注,云悠悠发现林东看她,赶紧摆手,表示自己不需要这种东东。林东估计要引|诱这妹子,就是拿解除封芋的坎离珠出来都还差点,必须把灵石或者魂石这些大杀器出来才有可能。

    “活力丹可以强身健体,修复暗伤。”林东同学大打广告:“如果是妹子的话,还可以滋阴养颜回复青春喔!”

    “你先拿来看过效果,再作决定。”千郡表面矜持,但明显有点动心了。

    暗伤。

    是她生命中的大敌。

    如果不是身体积累的暗伤,实在太多了,她也不会那么早就在军中退役。上面把她派到这里来,暗下的意思自然是希望她与这些平时根本不入世的人亲近亲近,看能不能有化解的机会……不过,世上真有活力丹这样的东西吗?要知道,集合国家之力,也无法解除人|体透支暗伤积攒的问题。

    每年有多少人,因为训练过度身体透支而伤残退役的?

    别说军人特警这些高危职业了,就是运动员,因为训练过度或者高强度比赛受伤退役的,都是个恐怖数字!

    要真有‘活力丹’存在。

    这小子又怎会如此轻易拿出来公开示人?

    千郡心中前后一想,顿时对林东口中的活力丹产生了怀疑。

    只是暗伤迫得她实在没办法,不得不抱着瞎猫撞个死耗子的想法,决定暂且相信他这一回。最重要的,千郡观察云悠悠的表情,发现她没有质疑的表情,心里才对林东口中的活力丹生起几分信心。

    有可能有。

    可是,效果绝对没有他吹嘘的那么厉害!

    “我下周带东西来换,如果没有效果,林东同学,你要小心大师兄会变成二师兄!”千郡扬起拳头警告林东不要玩花样,不然一顿暴揍给打成猪头。

    “小生怕怕……”林东拍了拍心口。

    “嘻!”店主妹子云悠悠乐得不行,她还从来没有看过像林东这样奇怪的男子,越看越像谜一样。

    各自留下通讯号码,又约定时间,林东决定先回自己的小窝解封坎离珠。

    等心情舒畅了,再返乡下。

    临出门。

    他取块金砖出来,抛给鲁国强:“这个是保证,灵茶和活力丹,我都会带来,你们最好多准备些好东西。”

    鲁国强接过吓了一大跳,平时金条看过不少,可是砖头这么大的金砖,还真没看见过。最雷的是,金砖上面还铭刻着‘想拍就拍’四个大字,你以为你是手机呢!

    有金砖作保证,鲁国强的信心顿时千百倍加强了。

    吊!

    果然是红四代没错!

    林东走后,云悠悠习惯地午休去了,千郡则站起来,代替她站到柜子前。鲁国强此时正围着那堆紫檀碎木研究真相,忽然有个满面红光梳着大背头的胖子推门进来,他的模样,鬼鬼祟祟的,活像个小偷,一看鲁国强,就压着声音神神秘秘地问:“老鲁,那个煞星真走了?他没有把这里怎么吧?啊,可吓死我了!”

    “鱼丰,你说什么?”鲁国强听得一头雾水,完全不明白。

    “刚才那个煞星,你不知道?”梳着大背头的胖子一看鲁国强迷茫的表情立即急了:“他他他,他就是我跟你说的那个煞星,前天晚上,当众打了金牙一百个耳光的那个。”

    “你说哪个?”鲁国强还没反应过来。

    “就是刚刚出门的那个!”胖子对鲁国强的迟钝非常的不满:“你还说你是个武林高手,一点眼力也没有!”

    “你说林东啊……”鲁国强一听,大笑不止:“鱼丰,鱼老板,你睡醒了没有!人家是红四代,不是你说的那个国术高手。再说,我双眼不瞎,他会不会武我还是可以看出来的,我不认为林东能一个人打倒几十个保安,别说几十个,就是两个我看都够呛。”

    “你就是个瞎子!”胖子急得跳脚:“我当时在现场,看得清清楚楚的,你还跟我吵!”

    “那你问下李老吧!”鲁国强觉得胖子鱼丰肯定是认错人了。

    “没摸过骨头,但他的身形筋骨都是上等,如果练武的话,必定事半功倍。”内息绵长的老人放下杯子,带点遗憾地叹息:“上次我就相中他了,还想收他做关门弟子,可惜当时有些顾虑,错过了。这次再来,我看他身份地位不像个普通人,意志也不容易受人左右,估计习武这方面是没有缘分了,唉,可惜了这块美玉胚子。”

    “你的意思是他不会武?”名叫鱼丰的胖子小心地带出疑问:“您老会不会看错了?”

    “他的确不会武,我刚才试过了。”千郡一锤定音。

    “不可能!”叫鱼丰的胖子还是不信。

    “可能是你看错了,也可能是人有相似……”鲁国强脑洞大开来分析:“也有这样的可能,他们原本是对孪生兄弟,但不知道原因分开了,一个练武,一个习文,因为样貌相近,外界的人根本分不清谁是谁!”

    “你的狗血电视剧看多了!”千郡听得极度无语。

    “……”鲁国强。

    林东吹着口哨,心情大好地走在路上。

    忽然。

    班长来电。

    她来电的时间很准时,一般是饭点。

    “晚上一起吃饭吧!”班长不知道有人在大嘴美食店押了五万块请客,一直很担心木头同学的胃。

    “这个,晚上有件很重要的事,要不明天吧!”林东本来没有拒绝的理由。这么多天过去了,班长大人天天来电请客,他今儿无论如何都不该再拒绝了,可是,他心中有种压力,一直躲着她。因为,他知道自己变了。十年的梦中漂游,林东的性格变了许多,他怕明歌妹子一看见自己,就会看出来。

    他与明歌妹子,非是情侣。

    却胜似亲人。

    孤苦伶仃的穿越漂游,才倍感她对自己的各种好。

    看见自己变成了一个陌生人,熟悉的陌生人,也许,她会痛心得跑到外婆灵前号啕大哭吧……可是,自己再也回不去了,再也做不回那个‘木头同学’了。每一天醒来,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林东都会发现里面那个就像是一个陌生人,虽然容貌没完,但性格,已经让十年穿越磨砺得棱角分明,尖刺下包着厚厚的装甲,心与外隔绝,处处防备,事事拒人于千里之外,再也不是当初那个阳光爱笑的纯真少年了。

    林东非是不想再见程明歌,他只是想多花点时间掩饰好,让她不发现自己的变化,还她一个‘木头同学’。

    还她一个亲人,还她一个朋友。

    还她一个……

    “我,我们还像以前那样好不好!”明歌妹子其实早有感觉,她非常惶恐,甚至内疚,一开口就哽咽了:“我不知道,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一下子变成这样,可能是我去欧洲,半个月都不给你打电话,你生气了!可是,你不知道,我和小姨一下飞机,包包让人抢了,证件手机全部没了,那些天一直在焦头烂额地忙补签证,所以才没空给你打电话!我早知这样,一辈子都不去欧洲了,我太后悔了!”

    “没有没有,我一点儿也不生气!”林东赶紧安慰她:“我只是想自己呆一段时间,想想以后的路怎么走。”

    “你以前不是这样的!”明歌妹子的第六感超强。

    “我再怎么变,也还是我!”林东不断安慰她。

    “真的?”除了外婆去世那次,明歌妹子还没有在林东的面前哭过,她一直是最坚强的,这回差不多一个月不见林东,她觉得好心慌,又有种说不出的难过,好像生命中有极重要的东西丢了,再也找不回来了,于是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淌。

    “晚上我真有事,我,我在试制一种茶叶。”林东把鲁国强的牌打出来,安慰她:“南斗公司的鲁老板,不知道你听说过没有,我现在正跟他合作。只要茶叶试制成功,那么以后就不愁销路了,我也再不用像以前那样整天担心毕业后找什么工作才能生活下去。我这段时间,尝试了很多东西,现在正为这一件事奔走,你知道,我也想做一点成绩出来,不想让人看不起,更不想做一个废人!”

    “南斗公司?鲁老板?鲁国强?”明歌妹子在电脑上一查就查到了,她立即相信了林东的话:“原来是他,我听说过他,但不认识,我听说他是个茶痴,全国到处跑,专门找茶路。”

    “没错。”林东再给明歌妹子一颗定心丸吃吃:“现在茶叶试制到了最后关头,还有一礼拜左右就成功了。”

    “我能帮你做点什么?”明歌妹子顾不得伤心了,她打心底为林东的努力感到高兴。

    “准备好胃,一个礼拜后,我要请你吃一顿超级大餐!”林东许下海口。

    “那我就不客气了!”明歌妹子感觉自己的木头同学又回来了,心情顿时雨过天晴,小拳头激动得向天一阵乱舞:“你等着,我要吃穷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