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章:魂印?
    浓眉哥一出现,梁啸就笑了。

    他以手指扶扶眼镜,满脸笑意洋溢:“是祈队长啊,真巧,没想到在金爷的寿宴也能碰到你。祈队长平时好像挺忙的,今天这么有空?”

    “这里发生了什么事?”浓眉哥却板着脸,完全不看梁啸一眼。

    “啥事没有。”金爷擦了擦嘴角的鲜血,眼神怨恨地扫了扫梁啸那边,但迅速压下,他强忍身上的疼痛,艰难地摆摆手:“金牙今天摆大寿,请朋友们来这里喝一杯,可能是喝高兴了,将地弄得有点乱。至于梁总,不是我请的朋友,他来这里干什么我不太清楚。”

    “你请客喝酒喝伤了几十个人?”浓眉哥脸上有种‘你以为我是白痴啊’的嘲讽:“这满地鲜血怎么解释?”

    “那些都是红酒!”金爷回答得很淡定。

    “手脚折断,倒地不起……”浓眉哥还没问完,金爷已经给了出答案:“他们是喝醉了,爱耍酒疯,在桌子上跳舞给摔的!”

    “我喜欢这个答案。”梁啸一听,大力鼓掌:“金爷的反应就是快,都会抢答了!”

    “梁总,你来这里干什么?”浓眉哥仿佛才看见梁啸。

    “我梁啸既然不是金爷的朋友,不是来这喝酒的,那肯定是来借厕所的啦!”梁啸哈哈大笑:“一时尿急,没办法,只好进来方便一下。祈队长也不是金爷的朋友,那应该不是来喝酒的,又为何出现在金爷的寿宴上呢?啊不好意思,如果这是内部机密,那我就不问了。”

    “祈某到此,是有人打电话报警,说这里有人打架。”浓眉哥扫了一眼蛮牛汉子铁头以及他身后那群杀气腾腾的骠悍男子:“你们这么多人一起来借厕所?”

    “我们就是喜欢一起上厕所,不行吗?”蛮牛汉子铁头沉闷地哼了声。

    “怎么说话的,快给祈队道歉。”梁啸笑骂。

    “祈队,我们尿急,金爷又不肯借地方,那我们走了。”蛮牛汉子铁头瞪了一眼金爷,绕过浓眉哥,带着手下潮水般离开。

    “我不管你们是请客耍酒疯还是路过借厕所,你们最好给我安份一点,不然,我会让你们知道,其实我是个很喜欢请客吃饭的人,别说三天两天,就是请你们吃上一辈子都无所谓!”浓眉哥表情如铁,他的眼睛往人群里扫了一圈,忽然自兜里掏出纸笔,一边记录,一边用漫不经心的口吻问道:“作为见证人,张秘书,你能不能清楚地告诉我,金老板和梁总他们说的话,是否属实?”

    “……”张秘书一直像牙痛那样捂着脸,不料还是让浓眉哥看见了,脸上的表情苦逼跟戴了绿帽子一般。

    “你不说话的意思,是让我打电话给你们的李市长?”浓眉哥有的是治牙痛的办法。

    “不不,祈队,这件事与任何人无关,是我自己来参加寿宴的。”张秘书一听吓了个半死,赶紧申明:“我跟金老板是远房亲戚,来喝杯酒很正常。”

    “喝酒喝得断手断脚也正常?”浓眉哥冷笑。

    “可能是有人喝高了,拼酒时引发了斗殴,也有些人是摔的,我喝得也有点多,没有看得太清楚。”张秘书苦着脸,可是他知道,把柄在这位祈队长的手里拿着呢!今天不让他砍一刀,那肯定是不行的,所以他向金爷那边做了个歉意的眼神,吞吞吐吐的说了几句,算是给今晚的寿宴下了个定性。

    “有人斗殴,那就是我的事啦!”浓眉哥一边飞快地记录,一边面无表情地提出要求:“参与斗殴的人,自觉一点,自己到局子里报到,要不然,我请在场所有的人一起上我们那里吃顿丰盛的夜宵。”

    “好戏演完喽,真精彩!”梁啸脸上带着满足的笑容,鹰眸扫了扫金爷,举步离开。

    “梁总带来借厕所的人没有参与斗殴吧?”浓眉哥忽然这样问。

    “怎么会,我们可是奉公守法热爱慈善的好商人,打架滋事这些,只有金爷的人才会干,我们连上个厕所都排队,怎么可能会打架斗殴这么没素质呢!”梁啸哈哈大笑。

    “外面很黑,梁总走路最好小心点。”忠心耿耿的万大龙忍不住替金爷出头威胁一句。

    “不怕,像我这种好市民,是受到法律保护的,很安全。”梁啸潇洒地挥挥手:“走路怕黑这种情况,一贯是金爷的专利,你们还是小心自己好了。还有,我听说在纽约那边飞来了一位客人,似乎对刚才敬了金爷一杯酒的那位朋友很有兴趣,我想金爷知道了这个好消息,一定会很高兴的。啊,不用谢,请叫我新时代的雷锋!”

    “……”金爷看着梁啸的背影,脸色异常难看,尤其是自对方的话联想到了林东这个大煞星,更是禁不住打了个寒噤。

    “虽然金爷一年摆几次大寿的事我管不着,但是我不希望,下次还有人喝醉酒到桌子跳舞把自己的手脚给摔断了这种事情发生。”浓眉哥仿佛没有看见厅中的两百多宾客,眼睛定定看着金爷,好久,似乎才缓和了些:“今天我休息,不然我也跟金老板喝一杯。金老板的事交给值班同事处理吧!我这个人一年没几天休息,怎么今天就放假了呢,看来运气这东西还是有,而且挺重要的!”

    送走了浓眉哥,金爷几乎瘫倒在地。

    弄成这样。

    寿宴自然无法继续。

    受惊的宾客们都匆匆离开,无不希望尽快脱离这个是非之地,只有少量交情极深的,才过来跟金爷告别。

    那位美艳的桃桃,却让金爷留下,让她一脸诧异,暗想打成这样还行?怎么还让自己留下作陪?可是金爷接过保镖递来的毛巾擦了一把血,极其真诚地对她说:“桃桃,开始我对你,的确是想玩个乐子,这样的事多了,相信你也明白。不过,经过了今晚这许多事,你的表现让我非常感动。我金牙是个爽快的人,有恩报恩有怨报怨,你在危急时能拉我一把,我金牙必定百倍回报。”

    “金爷,不,我只是,我完全没想这些……”相貌娇艳的桃桃小姐不知怎么解释才好。

    “当所有人都离我远远的时候,你却伸手拉了我一把。那怕你是个弱小女子,帮不了我太多,但你,也只有你肯伸出手来,我没法不感动。”金爷肿胀的眼睛里闪现一种光芒,如枪尖锋锐:“桃桃,做我的女儿吧,不是外面那种干女儿,我金牙没女儿,就当你是我的亲女儿了。你不是想出名吗?我,我捧你,不管花多少钱,一定把你捧成国际大明星!”

    那位桃桃小姐听了,却不敢置信,眼睛睁得大大的,半天也反应不过来。

    晚上。

    心情舒畅的林东同学睡得很香,还做了一个好梦。

    在梦中,飘渺仙子虽然不在,但林东似乎又回到了九狱禁地,又看见了那道飞流直下的天水瀑布和深不可测的银龙古潭。梦境是那般的真实,直到醒来,林东还弄不清楚,这到底是真是幻,恍惚之间,自己的元神是否真的又一次回到九狱禁地了呢?

    如果元神真的能够重返修真世界,那么修炼……

    可是按照境界,现在这个阶段,元神根本不可能自由离体,更别说返到修真世界了。

    为什么?

    难道飘渺仙子那一掌在自己的元神中留下了某种可以回归的魂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