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章:一山不能容二虎
    一大瓶红酒就砸在金爷的头脸上,这下金爷的脸跟被鲁达三拳撩倒的镇关西差不多,开起了染铺。

    五颜六色的,全有。

    金爷七窍流血。

    每喘一口,就会有一大股血沫涌出来。

    所有人都以为金爷会当场挂掉,但林东却很淡定,还翻转金爷的身子,摸了个钱包出来,卡不要,但里面的美刀和大兔软妹币袋袋平安了。最后,林东还把金爷手腕的劳力士褪下来,表情带点疑异地摇了摇:“不会吧?质量这么好?金爷,你说这表送我了?那怎么好意思呢?我又吃又拿的,实在是惭愧啊!谢谢金爷,金爷真是个视钱财如粪土的大豪侠,那我也不跟你客气了……金爷这么慷慨大方,我下次还来找金爷喝酒!”

    一边麻利地将劳力士塞进兜。

    没晕的宾客看见这一幕,都被雷翻天了。

    当然,表面上没人敢表露出来,一个个低垂着头,看着脚尖,暗中用眼睛的余光,关注着林东这个凶徒的一举一动。

    “咳咳咳,咱们不打不相识,这事,这事的确是金牙理亏,今天的教训不冤!”满脸碎玻璃渣子的金爷咳了几口血,喉咙拉风箱般喘息着,他拼尽最后的气力,冲着林东嘶哑地赔礼道:“明、明天我再摆一百席,正式给您赔罪,我金牙对天发誓,保、保证给您、您一个满意的交待……我金牙永远牢记今天这个教训,愿意,愿意拿诚意出来交你这个朋友!”

    “你可是大老板,我怎么高攀得起啊!”林东伸脚在金牙的脸上飞踹了几记狠的。

    金牙赶紧闭嘴。

    他知道面前这煞星还没解气,现在开口会被认为挑衅,尽管心中真的很想来个不打不相识,结交对方,可是时机不对,心思必须得按捺下来。

    当然,他这一说也有求饶的作用,表明忏悔和愿意和解的态度。

    “酒喝得差不多了,谢谢金爷的招待!五星级酒店,啧啧啧,我还是第一次上这么高级的酒店!”林东又对准金爷的脸,狠狠地打上一套工字伏虎拳,等感觉心情无比舒爽了,才决定回家去,好好的睡上一觉,慢慢回味下这五星级的享受。

    大家一看这煞星要走。

    个个心中大喜。

    就连被打得体无完肤的金爷,也有种险死还生苦尽甘来的感动,差点没有当场哭出来。

    林东大摇大摆的迈着步子,慢慢悠悠地离开,那模样比霸王龙巡视领地还要悠闲。大厅中,人们都像绵羊那样瑟缩着身体,静静地等待着噩梦过去。好不容易把这恐怖的家伙熬出到厅门口,人们正准备在心底爆发出一阵欢呼时,忽然一抬头,猛发现这个煞星又莫明其妙的转了回来,差点没有把胆子活活吓破。这,这又是为何?难道这煞星还意犹未尽,还要回头再打金牙一顿不成?

    “……”金爷惊骇得心胆俱裂,浑身发抖。

    “好像还差一点儿。”人们听见这煞星在自言自语,不由得头皮发麻,谁会是下一个倒霉鬼呢?金爷?还是万大龙?又或者厅中的任意一人?

    厅中所有人都有种将赴刑场的感觉。

    不过,很快,这种猜疑结束,因为林东已经在惊叫的人群中随便揪了一个人出来。

    这人出奇的巧合,正是此前与金爷同桌的陈局长。刚才胆大的宋科长准备在墙壁边间悄悄溜走,被林东一脚踹飞半空,精明的陈局长却不,他一直躲在人群之中,潜伏得很好……可惜,也许是平时的运气太好了,人品值耗光,一时忘记充值的他,在人群中藏着,也被林东揪了出来。

    “饶命啊大侠!饶命啊!”陈局长现在的脸色简直比死还要难看。

    “嘭!”

    林东一记重拳擂在陈局长的小腹上。

    陈局长形同烧熟的虾米,整个身体蜷曲起来。

    痛苦淹没了他的所有感官,喉咙一点声音也发不出来,他只是张大着嘴巴,酷似被人扔上岸暴晒的鱼儿。

    “啊舒服多了!”林东同学的感觉却非常的愉快,这一拳彻底消散了心底的火气,他很真诚地对滑躺在地上双腿就像踩扁的蟑螂那样直抽抽的陈局长说:“虽然不知道你的名字,但我还是得由衷地跟你说一句,谢谢!”

    自小。

    林东就是一个有礼貌的好孩子。

    在身为乡村教师的外婆的悉心教导下,林东小盆友一直很乖,是个品学兼优的好学生,在目前看来,似乎还保持得不错。

    林东这个煞星终于离开了,因为害怕他再次折返,厅内的人仍然保持着原来的姿势,一动不动。

    好久。

    感觉真正安全了。

    众人才放下心中大石,长长地松了一口气。

    当战战兢兢的人们准备用发软的双腿自地上撑起来,却发现噩梦没有完全过去。

    不知何时,一个戴着金丝眼镜外表非常斯文看起来就像个大学教授的银色西装男子,在一位蛮牛般壮实的中年人的陪同下,来到了金爷的面前。他的脸上,满是笑容,不知道的人,肯定以为他是金爷过命的朋友,只是特别专注的人,才会发现,那隐藏在那金丝眼镜后的鹰眸,有时会闪烁出一丝比刀芒还要锋利的光芒,尤其是看向金爷脖子的时候。

    笑面虎梁啸!

    在场没有人不认识这个人。

    梁啸与金牙是死对头,在东山,一山不容二虎,说的就是他们。

    “咦,这不是金老弟吗?我说是谁呢?原来是金老弟今天在富江这里摆大寿,好热闹啊!”笑面虎梁啸用力地拍着手,眼神有如锐利的刀子,冷冷地盯着金爷。

    “梁啸,我早应该想到了,原来是你在搞鬼!”金牙恨得咬牙切齿的,他努力挣扎着,拼命想站起来。他有点误会了,真正让林东找来这里的,不是浓眉哥,也不是梁啸这个笑面虎在背后透露的小道消息,而是他曾经在昨天的枪|击|案之后,与沾染了仇恨之源的金发费奇他们,有过相当长时间的接触。在林东的真瞳探视中,金爷俨然就是一个直立行走的敌对npc。

    林东才不管金爷与三位杀手是什么关系,只要金爷有意窝|藏敌人,就足够引发他的愤怒了。别说他,就是与敌人仅仅有过很短时间接触的陈局长,都被林东自人群中揪了出来。

    外人不知道真相,还以为陈局长倒霉,其实在林东的眼里,陈局长就像漆黑中的萤火虫。

    金牙挣扎不起,那些木偶保镖一看,一个个如梦初醒。

    赶紧抢上去。

    将他给搀扶起来。

    梁啸却无视此时软脚蟹一般的金爷,仰天哈哈大笑:“想当年,叫我梁老大,跟前跟后,就像跟屁虫似的。现在金爷翅膀硬了,改口叫我梁啸。不过,这也正常,长江后浪推前浪嘛,金爷现在怎么说也是个老大,手下少说也有一千几百的,不叫我梁孙子已经够客气的了……今天金爷摆宴,怎么不通知我一声啊?不是以为我梁某人拿不出一份小小的贺礼吧?我梁啸混得不好,但如果金爷开到口,面子肯定是要给的!”

    “金爷不用再给面子了,虎哥,你看人家金爷的面子多得是,都掉地上了!”蛮牛般的汉子高声嘲笑。

    “铁头,你小子给我客气点,面前这位可是金爷。”梁啸习惯性地扶了扶眼镜,故意喝斥道:“金爷是什么人啊?在东山,整整十年没人敢动过他一根汗毛,这么牛的金爷也是你能说的吗?”

    “是我多嘴是我多嘴,金爷大人有大量,有怪莫怪!”蛮汉般的铁头赶紧配合拱手,表示赔罪。

    “……”金牙气得浑身发抖。

    一口老血憋在喉咙间。

    出不来。

    下不去。

    让他好不难受。

    万大龙这个忠心耿耿的保镖头子竟然还没死,他满身鲜血,挣扎不起,躺在地上还拼命地挥舞着手臂:“统统围、围起来,一个、一个也不能放走!”

    金牙的保镖,还有慢慢能动的保安,全部向笑面虎梁啸和蛮牛铁头包围过去。

    一些回过魂来准备将功补过的宾客也参与其中。

    “我的胆子也不大,这么大场面,哎呀,吓死我了!”梁啸完全无视这一切,蛮牛般悍壮的铁头,则伸出手指入口,极其响亮地吹了一个唿哨,几十近百个杀气腾腾的男子,在一个络腮胡子的带领下,迅速自外面冲进来,他们井然有序地冲进大厅,将那些已经被打残即使爬起来仍然处于半死不活状态的保安来个漂亮的反包围。

    “金爷请客,我们也想喝一杯再走。”蛮牛般的铁头是这样说的。

    他的拳头。

    紧握。

    就如一辆坦克,已经准备就绪,只等一声令下。

    “你们这是在干什么?”浓眉哥忽然出现,他孤身一人,却像大白鲨冲进鱼群,顿时,人浪迸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