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章:我胆子很小的!
    “好大的狗胆,敢来金爷的地头撒野。”一晚上彬彬有礼在大厅两侧来回巡视的保卫队长被激怒了。

    他一挥手。

    数十个穿着整齐制服的保安,潮水般扑向厅门口。

    这边,姓万的壮汉火速赶到金爷的身边,用大半个身子遮护住,一对牛眼,异常警惕地看向厅门口那边。此时浑身狼狈的金爷,眼睛的眯缝中闪过一丝精光,厉若枪矛之尖,但很快恢复成贪生怕死的富家翁模样。那位桃桃美人倒是镇静,还用小手握住金爷胖掌,拉着他退向急赶过来的几位黑西服保镖身后。

    张秘书、陈局长以及宋科长呆了呆。

    很快反应过来。

    先是相互对视了一眼。

    陈局长还想开口说些什么,可是张秘书迅速给他打了个眼色,于是三人急步退后,与金爷同时退入混乱宾客的人群中。与一直紧紧拉住金爷不放的桃桃美人不同,三人似乎被惊慌的人群冲散,一下子不见了影踪。

    “万大龙,万大龙!”得到保镖护卫的金爷心情稍定,高叫两声。

    “金爷。”那个姓万的壮汉低头,聆听指示。

    “快去看看,是不是笑面虎那厮在捣鬼?明知在办生日,你们还不严加防范,现在竟然弄了这一大摊,你让我的脸以后往哪里搁?我金牙以后还要不要在东山这地抬头说话了?”金爷回过神来,气得不轻,本来就是个特好面子的人,好端端的生日寿宴弄成这样,能不急跳脚吗?笑面虎跟他的关系不是一天两天了,这两天霉运当头,本想办个生日宴祛祛晦气,没想到还是弄了这一出。

    “对不起,金爷,今儿,不管如何,一定给你个交待!”叫万大龙的壮汉现在脸如棺材板。

    “尽说没用的,快去整个明白!”金爷火了。

    “是。”万大龙赶紧弯腰点头。

    他示意手下看住金爷,自己分开人群,向混乱的前厅迎上去。

    一个机灵的保镖给搬来椅子,让金爷坐下,又有一个不知自哪里拿来两条餐巾,分给金爷和桃桃小姐擦拭头脸上的汤水菜汁。

    金爷刚刚坐定,心魂还没完全归位。

    忽然,又看见一个人自前厅中高高的飞起来,摔向自己。

    几个保镖赶紧伸手,七手八脚的将这个空中飞人接住,免得砸伤差点吓倒在地的金爷。

    这个倒霉的家伙却出人意外之外,竟是此前溜进人群远远遁走的宋科长,不知怎的,让人扔到半空中了,要不是下面有人群伸手接住,估计宋科长得搬进医院住上两三个月。

    尽管这样。

    宋科长也砸得岔了气,翻着死鱼眼,不醒人事。

    金爷惊恐地发现,自己众多的打手就像下饺子一般被人放倒了。他以前陪着小明星看电影,看《功夫》里面的反派喽罗,被主角打得落花流水,他是嗤之以鼻的,觉得拍戏要不要那么假?就是骗孝也不是这样骗的!可是现在一看,感觉现实比拍戏还要夸张!

    几十个保安。

    转眼间。

    摔飞、瘫倒得一厅都是,除了万大龙咬紧牙关,最后挣扎站了起来,其余的都只有躺在地上喘气的份儿。

    “不愧是金爷,就是好客。欢迎仪式搞得这么隆重,还真是让人感动啊!”有个戴着大墨镜的帅哥,悠然地拍着手,自惊惶裂开的人群缓缓走出来。

    厅中,除了瘫倒在地无法动弹的保安和保镖之外,还有两百多宾客。

    可是这些人,一看来人,全部潮水般退散。

    紧紧贴在大厅的两边墙壁。

    缩成一团。

    个个脸带骇色,大气也不敢透。

    “金爷,走!”万大龙冲着金爷大喊一声,还想冲上去阻止不请自来的林东同学。

    “你还想跟我喝上一杯?”林东单手揪住万大龙的脖子,身高接近两米的壮汉万大龙,在他的手中,忽然变成了一只小鸡。林东将万大龙高高举起来,往地狠狠一掼,‘咚’一声巨响,震得众人心头颤悠不止,有胆小的连尿都下来了。

    林东以手按住地上的万大龙,身子向前一滑。

    保持着这样的姿势。

    整个人潇洒无比地滑到金爷的面前,仿佛要行礼跟金爷祝寿似的。

    在他掌下,万大龙同样被滑推到金爷面前,也不知断了几根骨头的万大龙,在雪白的地板上擦出了一条长长的血痕,让人看得触目惊心……

    “我听说今天是金爷您的生日。”林东站直身子,手掌不知怎的一翻转,就多了支黑星手枪。林东冲着金爷旁边正伸手入肋准备掏枪的保镖微微一笑:“哎呀,我胆子可是很小的,请不要再拿这种玩具出来吓唬人好吗?我好害怕啊!”黑星手枪在他的手中,扭曲变形,先是‘嘣’的一声,似乎是弹簧什么的崩飞了,随即发出令人牙根发软的格咯声响,半秒不到,手枪就变成了一块废铁。

    林东摊开手。

    废铁渣渣啪地掉落在金爷的面前。

    这下,全场所有人的脸色,都跟死人似的,包括原来强打镇静准备开口讲几句场面话的金爷也不例外。

    “金爷的好客,我是知道的。所谓物以类聚人以群分,金爷朋友也不赖,昨天我上街,正打算找地方喝杯下午茶的,没想到金爷的朋友非常慷慨地送我两颗花生米。太感激了,这么浓情厚意的大礼,我要不整个回礼,实在对不起金爷你们的情义,所以,今晚我特地来这里,祝贺金爷大寿。”林东将瘫坐在椅子上的金爷拎起来,另一只手托住下巴思考:“我想想,得给金爷送个什么样的大礼,才能算是个体面的回礼呢?”

    “饶命、饶命啊大侠,那几个鬼子是我接的,可是我没想到他们这么丧心病狂……”金爷现在弄明白了,原来是前些天接待的那几个洋鬼子惹着面前这位煞星了。

    昨天那几个脑残当街开枪,该不会是挂了这个煞星的朋友吧?

    卧槽!

    这下如何是好呢?

    现在恨不得把费奇和弗兰克他们重新复活过来再手撕一遍的金爷如果知道,金发费奇开枪的目标,正是面前这个可怕的煞星,估计他脸上的表情会更加好看。

    林东不给他解释的机会。

    他伸手,正正反反地扇着金爷的耳光,将那张胖脸直接给抽成一个紫胀的猪头。

    口鼻中血水滴淌的金爷一动不动,只是努力挤出哀求的表情。

    那种凄惨简直可以让顽石点头。

    铁人流泪。

    可是,他表演的对象是林东。

    这戏算是砸了,因为林东同学从来就不是一个懂戏的人。

    “我说手感为毛这么好,原来金爷练的是柳絮绵功一类的阴柔内功啊,哎呀,失敬失敬,没想到金爷还是个武林高手呢!”林东一手按住金爷,另一拳头用力在那鼓鼓的大肚皮上擂了几拳,也许感觉这样不够爽,又抬起大脚板,就像踩癞蛤蟆那样,跳起来重重地践踏了十几下。

    “呕呕……”金爷连去年的黄胆水也给吐出来了。

    “不愧是金爷,内功就是深厚。”林东一看这样还没达到效果,又抓住金爷的脚踝,如同摔麻袋那样,将金爷两百斤的身子,抡举在半空中,左左右右,来来回回,前前后后的砸了一通。

    两百多宾客活活吓晕了一半。

    至于那些保镖和保安,不管能动的,还是不能动的,现在全像木偶一样。

    打了半天,快累坏的林东才停手下来,他轻轻的喘几口气,擦擦额角上的微汗,等恢复点力气,感觉好些了之后,又随手抄起一张椅子,肆意地往金爷身上狠砸了几十下。

    整张椅子砸得破碎了。

    林东摇摇头,依依不舍地将它抛开。

    所有人都眼观鼻,鼻观心,俨然就像大会堂开会。林东自一张翻倒的桌子,找了一瓶尚未打开的红酒,看了看牌子,口中啧啧的叹息道:“原来金爷喜欢喝这牌子的红酒啊,波尔多玛歌庄园的赤霞珠,国际名牌呀,不错不错,金爷一看就知道是个识货之人。今天这么高兴,我肯定得跟金爷交个朋友,喝上一杯!”

    “来,金爷,我敬你一杯!”林东举起红酒,劈头盖脸的,往金爷头上砸下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