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章:金爷
    坐上后,发现司机大哥竟然是上次去玉石街时遇上很健谈的那位。

    林东赶紧给他一个buff,果然,递上一张老人头,司机大哥的话立即如长江之水,滔滔不绝,又如黄河决堤,一发不可收拾:“富江酒店,你一定是去参加金爷的生日宴会!我晚上要不是加班,也一定去祝贺他老人家大寿。你说我跟他什么关系?那可有大关系了,他是我们村张三炮的大表哥,而炮哥跟我呢,是小时候穿同一条裤子长大的兄弟,比亲兄弟还亲知道不!他第二个媳妇还是我妈帮他介绍的,对,我们就亲如一家人似的……”

    好不容易才摆脱了这种洪水轰炸。

    下车后。

    林东还觉得脑袋一阵发胀发昏。

    刚刚踏上阶梯,还没进门,两个佩戴白手套的西装男走过来,表面上彬彬有礼:“来人止步,请出示请柬。”

    他们一看林东就觉得很可疑。

    区区一个t恤男。

    也想招摇撞骗参加我们金爷的豪华生日宴会?这必须是上流社会精英才有资格进入的!

    “滚!没有请柬也敢到这骗吃骗喝,找死是不是?你的狗眼最好看清楚些,这里可是我们金爷的地盘!”其中一个,不耐烦地伸手去推搡林东,要不是上面有吩咐下去,说这场宴会要仔细办好了,不得无故生事。否则,都要将这小子拖到后巷暴打一顿。

    “啊哈,金爷是吧?”林东一听就笑了:“我交的就是金爷这样的朋友!”

    富江大酒店。

    金碧辉煌的二楼大厅里面人头涌涌,各种社会精英聚集一堂。

    金爷在东山那是没说的,绝对是个跺脚震三震的大人物,他要办生日,在东山这地头,谁敢不给面子,一些喜欢钻营的人,更是趋之若鹜,意图借此良机,搭上一条顺风顺水的上层路线。

    “张秘书,咱哥俩走一个。”

    已经喝得红光满面酒意上头的陈局长举起杯子,向坐在金牙旁边的张秘书笑道:“上次在福满园,几位老大才是主角,大家在下面得小心翼翼的陪着,不敢太放,喝得不够尽兴。今晚,借金爷寿宴的良机,咱们哥俩一定要来个不醉无归,干。”

    说完,陈局长一仰脖子,先干了杯中五十年陈的开国盛世。

    酒虽然是53度,但喝了数杯仍然脸色如常的张秘书也站了起来,举起杯中酒,一饮而尽。

    又笑着摇头:“我说陈哥,你这是要抢寿星公的风头啊!要敬酒,你倒是敬金爷啊,天大地大,咱们金爷今晚最大,何必拿我这小跑腿的开刀。”

    坐在主位的金爷听了。

    笑逐颜开。

    大手拿起酒杯:“张秘书这是埋怨咱身为主人不够主动啊,行,金某豁出去了,今晚舍命陪君子就是了。”

    白白胖胖,一笑起来就满脸憨厚的金爷,自外表看,就像个和气生财的大老板。

    除了咧嘴大笑时,呈露出来个人标志性的两只金牙不变之外。

    现在的金爷,跟二十几年前的他。

    已经有了翻天覆地的改变。

    甭说外人,即使是他的父母复活过来,也万万不敢认,现在这位满脸笑容对人和蔼可亲的金爷,就是当年拿着刀自街头砍到街尾杀得一身是血回到家中连劝阻的父亲也一拳干翻的暴戾儿子。当年的金牙,只有一百斤,干瘦精悍,皮肤赤黑有如古铜;如今的金爷,体重两百,胖得就连手指肚都是肉。在金爷身上,二十年来唯一没有改变的,就是他个人的独门标志,一对超大又超炫的镶金门牙。

    “要我说,金爷应该跟我们的大明星桃桃多喝一杯,美人配英雄,你们说,该不该喝。”坐在桌子另一边的宋科长也是酒场高手,很擅长搞气氛。

    “喝,必须喝。”陈局长热烈拍掌。

    “你们可不要吓坏了我们的桃桃老师。”金爷拿杯子,与身旁另一侧的娇艳美人轻轻的碰下杯子:“桃桃老师不仅长得漂亮,还特别有才。我听说,桃桃老师是个音乐天才,六岁就会弹琴,各种乐器无不精通,金某是个大字不识一箩筐的粗汉,这辈子注定与艺术无缘了,但最佩服懂艺术的人。要我说呢,这个世界是因为有了像桃桃老师你们这样的美女艺术家,才会这般多姿多彩。”

    “哎呀,金爷说得太对了。”张秘书伸了个大拇指。

    “金爷过奖了。红楼梦里说‘世事洞明皆学问,人情练达即文章’,要我说,像金爷这样的人,才是真正的艺术家啊!桃桃在金爷和各位领导面前,怎敢自称老师。桃桃不过是刚刚出道的一个小歌手罢了,以后能不能混上一碗饭吃,还得金爷和各位领导多多提携才行。”脸如胭脂娇艳欲滴的‘桃桃’赶紧站起来,陪金爷喝了一杯,又满脸带笑地敬在座的各位一杯。

    “金爷是艺术家,桃桃老师也是艺术家,你们都不要自谦了,要说这个,我老万才是真正的粗胚。”座中一位高大魁梧的壮汉站了起来,挨个给大家倒酒。

    “你是很粗,听徐说,你又粗又长,还有一股子蛮劲。”陈局长开口取笑他。

    “哈哈……”

    这话一落,座中人全笑翻了,就连唯一的女性桃桃也不例外。

    宋科长有了几分酒意,看气氛不错,又笑问那位微熏后眼波流动别有一种勾人味道的桃桃美女:“听说桃桃老师精通各种乐器,不知道会不会吹箫呢?”

    桃桃闻言脸色微变。

    但很快恢复如常,嘟起小嘴撒娇:“人家学得是西洋乐器啦,金爷,他们欺负人家不懂。”

    陈局长大笑:“桃桃老师不会不要紧,让金爷教你。”宋科长也连连点头,大声附和:“对对,你不是说金爷是个艺术家吗?只要他稍微指点一下,保证就会了,以桃桃老师的音乐天分,相信水平会提高得很快……哈哈!”

    席间又是一阵的大笑,桃桃嗔了他们一眼,佯装不依。

    金爷赶紧安慰她。

    伸手。

    在她的香肩上轻轻拍抚:“你跟他们置什么气,他们就是爱闹,要不然,东山能有现在这么热闹吗?这都是他们给捣鼓的!”

    “这可不敢,东山的繁荣昌盛,那是市里面1号2号老板他们领导有方,我们都只是跑腿。要说到贡献,金爷对东山的经济繁荣贡献最大,金山集团可是我们市数得着的大企业,要再过几年,进入世界五百强那是铁板钉钉的事。所以说,我们东山能有今天,全靠领导和金爷!”张秘书笑着送上一顶大帽子,小马屁拍得人好不舒服。

    “金爷真厉害,要是人家能有金爷十分之一的本事就好了。”桃桃笑得甜甜,大眼睛里满是崇拜。

    “桃桃老师不要着急,让金爷教你呗!”陈局长笑道。

    “要我说,桃桃老师干脆认金爷做干爹得了,这关系亲上加亲了,那么想学啥都行,无论是学吹箫还是学做生意,还不是金爷一句话的事情。”宋科长与陈局长配合默契,起哄让桃桃叫金爷干爹。

    就在众人笑得最开心时候。

    一个人忽然自楼梯口那边飞了过来。

    凌空转体六百八,这人的身体在半空中划出一道长长的抛物线。

    最后,重重地砸在金爷面前的桌子上,顿时,碗筷、汤水、菜肴与调料等等飞溅得满天满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