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章:富江酒店
    在阴暗的灯光下,影子的眼睛闪亮如星。

    仿如死神降临。

    逃!

    格雷格心志让恐惧压倒,连滚带爬的翻起来,不顾一切地冲向阳台。

    他在这一刻,甚至忘记了这是八楼。

    冲到阳台。

    格雷格发现影子的身体比风还快,还轻,瞬间越过自己,敏捷如豹地跃上栏杆,再向前一跃。这个死神,他要干什么?他不是要追自己吗?格雷格完全无法思考了,面前的影子,看起来比羽毛还要轻盈,随风而降。

    在格雷格失神的注视下,影子于半空中翻旋着身体,动作美妙得就像一只高处跳下的灵猫。

    **!

    下面传来两声轻响。

    影子双脚,踏在东山湖水面上。

    就像一个施展了凌波微步的魔法师,头也不回,一步一步,踏波远去。

    这,这怎么可能!上帝,请告诉我这是幻觉,不,这不是真的!不过他为什么要走?难道他不想杀我吗?死神也有仁慈的审判?又或者,他知道我只是一个配合行动的司机?格雷格心中涌现一阵狂喜,只要自己能够逃出生天,一定向上面汇报,告诉他们……格雷格心中正欣喜若狂地幻想着,胸口,忽然传来一阵的剧痛,喉咙里,有股热热的东西一下激喷出来。

    鲜血、以及许多辨认不出的内脏碎块。

    喷溅了一地。

    直到这时,格雷格才明白,原来自己早就完了,就在自己转身逃跑,背对死神的一刹那,自己的心脏,就已经被敌人一拳轰碎……

    “妈妈。”格雷格记得,当初在离开家乡时,那个生活悲苦的妇人一直哭泣,哀求自己不要离开她的身边,可是自己相信拳头和勇力,相信自己通过努力,可以创造更加美好的生活,可以让自己进入白人的世界,加入上等人的行列。

    现在,一切都完了。

    格雷格感觉视线开始模糊,眼前的景物渐渐黑下去。

    周围又黑又冷,只有心中那个哭泣妇人的影像,越发清晰,他明白什么将要降临,恐惧的灵魂,禁不住颤抖起来,一缕从来没有过的悔意,自心底涌现:“妈妈,我错了!”

    黑夜过去。

    新的一天开始,阳光普照,和以前没有不同。

    林东今天起得特别晚,也许是心情不错,他睡了一个舒舒服服的大懒觉。

    中午照例到大嘴美食店开餐,萌货仍然不见人影,但有一个让林东意想不到的人,却坐在桌子前。

    浓眉哥。

    满脸苦大仇恨的浓眉哥,正努力地对付着一顿大餐。林东发现这厮也是个吃货,一个人竟然吃了六碗饭,现在还敢向第七碗伸出罪恶之手,也不知道他那份工资怎么够他填饱肚皮。林东一屁股坐下来,跟上次浓眉哥来找时一个腔调:“我说大哥,拼个桌行吗?”

    不等浓眉哥开口,林东就向店主大叔招手:“不要浪费时间,赶紧给我碗筷。”

    端起碗。

    一边抢菜吃,一边问:“大哥,今天这么有空?”

    “结案了,我下午放假。”浓眉哥闷声闷气地扒着饭,好半天才开口:“这顿饭要aa制。”

    “我靠,你好意思?你都吃了半天!”林东从来没有看过这么吝啬的男人,他觉得像浓眉哥这种针鼻削铁打大刀的人,一辈子将注定孤独终老。

    两人火力全开地拼抢着桌面上剩余不多的菜,转眼间一扫而光。

    林东赶紧招手,让店主大叔加菜。

    菜一上。

    浓眉哥很不客气地伸筷子挟,满嘴是饭的他口中却说:“这是你加的,你自己结帐。”

    林东愕然,像刚刚才认识对方似的,奇问:“大哥,你其实不叫浓眉哥而是叫吝啬哥吧?你叫的要aa制,我叫的要自己结帐,这还有天理吗?”

    “我只要刚才aa制那么多钱!”浓眉哥非常坦然。

    “那你还叫那么多?”林东暴汗。

    “你不是有人请吃饭吗?”浓眉哥彻底把林东给打败了,早知道他是这样的人,林东觉得自己应该坐在距离这家伙一公里的地方吃饭,否则,都不安全。浓眉哥趁林东郁闷,风卷残云地将桌面上的菜清光,就连汤汁也浇在自己的饭面上。林东用仇恨的目光瞪着这个无耻的家伙,浓眉哥却非常淡定,不慌不忙地干掉最后一碗饭,还舒服地打了一个饱嗝。

    在林东化悲愤为食欲之际,浓眉哥提出了一个假设:“你说有没有这种可能,一个密室,在不惊动周围警卫的情况下,有人用游泳的方式,穿过封锁线,进入里面?”

    林东摇了摇头:“游泳多麻烦,我觉得直接在水面走过去更方便!”

    浓眉哥呆了。

    好半晌,他才摸摸后脑,努力不让自己的神经崩断:“你觉得这世间有人能够在水面上行走吗?”

    “达摩老祖就行,一苇渡江没有听说过吗?”林东同学严重鄙视浓眉哥的见识,浓眉哥听得一脸噎住了的表情。他感觉跟面前这个人说话很费力,仿佛两个世界的人似的,当然,他不知道,林东对他也是这种感觉。

    浓眉哥站起来,左掏掏,右掏掏。

    搜遍浑身。

    才找出几张皱巴巴的纸币。

    林东第一次发现这个大兔朝里竟然还有比自己更穷的家伙。

    临走,浓眉哥又回头,用一种很古怪的表情问:“假如有个很欠揍的家伙,明知犯了错误,为了掩盖,今晚还在富江酒店设宴,高调庆贺不是生日的生日,你觉得会不会有一个人,从水面走过去,给他一点教训?”

    林东头也不抬,还他一句:“我觉得没有人会自水面走过去那么无聊,就算去,也从门口走进去。”

    浓眉哥听后,带着便秘了三天的表情。

    离开了。

    班长大人的电话就像准点报时一般,刚好十二点正,就响了起来。

    “去你小姨那上班?不不不,我想休息几天,我现在需要休息,这个暑假我再也不要打工了,对,心都伤透了,多久?这个,大约需要休息一百年吧!”林东随口报了个期限,发现这厮如此懒怠,那边的班长大人恨不得把他抓起来吊打。

    “别让我逮到你!”班长大人的口气就像喜欢绑票尤其喜欢绑架小媳妇的山贼老大。

    挂了电话,林东心情不错地溜达起来。

    手机店逛一圈。

    店里两个妹子围着林东拼命推荐,手把手教他试机,林东只看不买,也完全不影响心情,笑声如铃。旁边惨被无视的四眼老板,此时的脸色早已经黑如锅底。

    他强忍一口气,等林东与两个妹子依依惜别地挥手再见,走出店门远去不见背影,才愤怒地呸出了一口。

    污言秽语,就跟不要钱似的,从外表斯文的他的口中喷出来。

    “尼玛的花头鸭子,药店碧莲不……”

    骂得正过瘾。

    忽然几个人涌进店里。

    其中一个是歪头,模样看上去特逗。

    “几位想买什么款式的手机?”四眼老板一看有生意上门,咒骂暂停,带点意犹未尽,决定等招呼了这一波客人,喝杯水,找个空暇,再好好喷一下那个该死的小白脸。

    “买尼玛!”小个子何金水和歪头他们围上来,劈头盖脸的就是一顿暴打。

    打完后,扬长而去,就连保护费也不收。

    这事看上去一点儿也不科学。

    活活被打成猪头的四眼老板怎么也想不明白,自己是如何招惹这几位大爷的?难道是迎接时的口气不对?脸上的表情没有配合好?还是此前骂人的说话让他们听到后误会了?劳资冤哪,劳资骂的是那个企图勾|引自家店里妹子的小白脸,不是他们几位爷啊!

    晚上,再在大嘴美食店开餐的林东终于忍不住了,问店主大叔:“你女儿呢?”

    “去同学家玩了。”店主大叔对他女儿明显没有经营上心:“还打包不?”

    “算了。”林东摆摆手。

    没有那个萌货在一旁搞乱,吃饭似乎没有平时那么开胃,林东同学今晚只拿下十二碗,比平时足足少了三大碗,战斗力退减明显。

    闷闷不乐地回去躺下,好不容易熬到八点。

    再下去。

    到街口打个出租:“富江酒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