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章:轻如落羽
    有了这件守护之铠,生命安全将得以保障。

    不过,这还不够。

    林东又动手将另一块约重三十公斤左右的白金团,分成两半,辅以两块更小的中品魂石碎片,慢慢的炼化成一对款式华丽的白金长靴。一阵耀眼的白光后,林东成功激活了铭刻在上面的‘落羽’符文图阵,与新生的‘守护之铠’一样,‘落羽之靴’也视创造它的林东如父,喜悦地发出阵阵颤鸣。

    守护之铠可以提供足够的防御力,但假如没有落羽之靴,林东现在的体质,根本不可能穿上它自由行动。

    落羽之靴能连铠带人。

    将整个负重力消减去百分之九十九。

    林东先穿落羽之靴,再穿上守护之铠的话,问题就不大了,别说还拥有一枚与林东灵魂相连永不背叛的力士戒指相辅,根本不会在乎剩余几公斤的负重,就算没有,以林东修炼后提升数倍的身体素质,也能轻松承受。

    “呼!”

    擦了一把汗。

    在两件宝物诞生灵识后,林东感觉颇是疲惫。

    为了复仇,创造两件辅助宝物,竟然将修炼的灵气能量消耗大半……幸好最后都成功了!

    外面,天色已经完全黑下来,咕咕叫的肚子在提醒林东,该吃晚餐了。林东将两件宝物收起,收入贮物戒指内,再慢悠悠的下楼,到萌货家的大嘴美食店开饭。萌货出奇地不在,不过她的父亲认得林东,非常热情地上前招呼这位天天有人请吃饭的大肚汉。

    开店最不怕的就是大肚汉,更别说这个吃货还有人放了五万块在店里押着,说是全程请客。

    街角那边。

    小个子何金水和歪头他们一看林东下来,脸上是既惊又喜。

    犹豫一阵子,最终还是由小个子何金水上前说话,歪头他们几个就像未过门的小媳妇那样在后面陪着。

    何金水看林东吃得正痛快,又回头看看同伴,歪头他们全体挥手,示意他勇敢上前,可是他们自己却如临大敌,随时准备脚底抹油。小个子何金水抹了一把额头上了的大汗,小心翼翼地凑上前,但嘴唇哆嗦着,半天也说不出一句话来。

    “有事?”林东眼角也不看他一下。

    “有……不……没……”何金水的嘴唇哆嗦得更厉害了,脸上的大汗有如雨下。

    “不说就滚蛋,别在这碍眼!”林东很不喜欢吃饭的时候有人来打扰,再说了,身为男子汉大丈夫的,又不是娘们,你说话能利索一点不?

    他一骂,何金水心里反而没有那么害怕了。

    心里酝酿好言语。

    一咬牙说出来:“我们……打,打枪的不是我们的人,老大说,我们只想和你交朋友。打枪的那个,据说是城西金牙接的,他们真正目标也不是您,而是另一个,听说她是省里不知哪位老大的保姆,这几天回东山筹办儿子的婚宴。金牙那边的枪手,可能是受人之托,想给上面一个警告,才误伤了您……我们老大用尽力量,啊,查到了一个地址,在东山湖那边的豪华新城,但准不准我们不敢保证。我们老大让我们来给您转个话,不惜一切条件,交你这个朋友,如果有需要,随时吩咐下来,上刀山下油锅,我们都……”

    林东心想这些家伙的狗鼻子好灵。

    也许是遥遥跟在自己身后的他们看见了当时打枪的情形;或者自己裤管染血回家时,让守候在这条街道的他们看见了,推断出白天的枪击案目标之一是自己。

    至于他们老大,看来也是一个人物。

    短短几小时。

    就能追查到了杀手的所在,还拿来卖自己一个人情。

    至于杀手原来的目标是谁根本不重要,重要的那家伙向自己开枪了。

    林东随意的一挥手:“很好,这份情我领了。回去告诉你们老大,如果情况属实,这会是一个好的开始。”

    说完,继续开餐,再也不管小个子和歪头他们。小个子何金水一听,脸生喜色,激动地抹了把大汗,带着歪头他们,齐齐向林东鞠躬,然后飞快离开,也许是急着往上汇报吧,林东才懒得管他们。

    没有萌货,林东发现自己吃饭时的干劲都差了那么一点点。

    草草地吃个饱肚完事。

    回去自己的小窝,修炼半小时,调整好状态,再看一看时间还早得很,拿手机出来,主动地给班长大人打了个电话,让班长大人感到非常惊喜。

    随便聊一会,通话结束,林东又打开电脑玩了一会儿游戏。

    要看表面,完全是一个无害的宅男嘛,哪里有半分复仇之神的模样?

    门响。

    林东放下鼠标去开门,发现有一个拿着纸笔的户警,在房东大妈的陪同下,前来登记。

    “现在上面的规定很严格,两三个月就得查一次,要是出事,像今天这样的话,谁也不能下班,整个市必须排查一遍,没找到人就一直找,谁也别想休息,我们也苦啊,这日子……”户警满脸带笑,他跟房东是老熟人,但登记时却非常认真,一丝不苟的。

    “谁说不是。”房东大妈兴致勃勃地讨论着枪击案的话题:“像今天这样的事,也太恐怖了,就在大街上,在光天化日之下,四条人命,这还了得,我们都不敢出街了!”

    “你们登记吧!”林东把身份证拿出来,自己继续游戏,撸啊撸的撸个不停。

    户警一边登记一边看他,表情说不出的古怪。

    房东大妈看林东对游戏这副痴迷模样,心中颇是失望。林东这样的大学生,自然没有任何问题,身份登记很快结束了。户警礼貌地告辞,房东大妈本来还想开口询问下林东的,但看他忙着玩游戏,不由暗中摇摇头,微带叹息地关上门。

    开始,林东还以为找上门来的会是浓眉哥。

    没想到只是一个户警大叔。

    装着不知道也好。

    反正林东从来就不指望浓眉哥他们帮自己解决那个杀手。那个杀手目前所呆的地方,似乎非常的安全,仇恨之源的感应一直没有大移动,有几次微微动了一下,但还在东山湖豪华新城之内。

    整幢出租楼的拽全部登记完,房东大妈和户警相继离开,楼道恢复了安静。

    林东撸完,关掉游戏。

    开始蒙头大睡。

    房警下去后,忽然在楼道停下脚步,对房东大妈指指楼道口的监控摄像头:“为了安全,把这个打开吧!”

    睡梦中,林东似乎梦到了好笑的东西,脸上浮生一丝笑意。他早早睡下,一觉睡到深夜两点,才猛然睁开眼睛,房里一片漆黑,那眸,却明亮如星。

    轻轻的推开窗户,一阵轻风自外面吹拂进来。

    夜凉如水。

    林东穿好守护之铠和落羽之靴,他并没有开门走楼道,而是一个飞身,像跳水运动员那般,直接自窗户口跳出去,潇洒无比地在半空中转体,连续五个跟斗,一千八百度大翻身,最后轻盈如落叶,自六楼之上,悄然无声地飘降在外面马路的地面上。

    刚好,在马路电子监控的死角位置。

    这是白天就观察好的落点。

    丝毫不差。

    一闪身,林东整个人轻烟般消失在茫茫夜色之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