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章:星期一,哥要做个好人
    这些人是上次的小偷团伙。

    估计是找场子来了。

    小个子在,歪头的魁梧大汉也在,上次在场的几个人都在,不过他们脸上,却隐带一丝忧虑,没有另外十几人脸上那种嚣张和自信。

    领头的,是一个穿花衣服穿着沙滩裤像在夏威夷度假的卷毛男。

    他的年纪并不大,个头也不高,但体格强壮,脸生横肉,身上带着一种普通人没有的骠悍气息。此人鼻孔朝天,脸上戴着一副蛤蟆眼镜,脚下迈着螃蟹步,在众人的簇拥下,目空一切地走过来。他的身边,跟着一个超过两米的大块头,脸如锅底,形似黑塔,行走间,对得瑟卷毛男有隐有保护之意,不用说也知道是个保镖或者打手。

    “吐,小子你很狂啊,爷都找你几天了,想不到你还敢冒头!”卷毛男吐了一口痰,旁若无人地在林东的座边坐下,又随手拿根牙签,叨了起来,像电影里的小马哥那样装酷地耍咬着。

    “你还看?”有个小肚子的店主大叔顾不得做生意了,赶紧扯小妹妹进屋,砰一下关上门,深怕殃及池鱼。

    边间的食客四散。

    也有喜欢围观自带八卦天赋的兔民们,站得远远的看热闹。

    林东眼角也不看卷毛男一下,表情就像进餐的猛虎被一只小虫子打扰了般恼火:“你是什么哥啊?还懂不懂礼貌?食不言寝不语你没有听说过吗?在这个日新月异做什么都得与时俱进的新时代,没点素质你怎么做老大啊?”

    卷毛男呆了。

    站在他身后的一大群人也惊呆了。

    只有悄悄退到人群外的小个子和歪头大汉他们几个,脸上才露出‘早知道会这样’的表情。

    林东的筷子不停,继续向最后一块红烧排骨开动,卷毛男这时才反应过来,一口痰飞吐在盘子上。林东的筷子停了,他却得意无比,用力地咳嗽,将每个盘子都唾上一口唾沫,纹有骷髅刺青的大手向后挥了挥:“你们都上来整一口,让这小子吃个饱!我告诉你们,要让他整干净了,盘子全部舔个精光,不用洗的那种,还有地上的,你们别给他漏了!等他爽了,完事了,老子再给他说说,什么是装逼的后果!”

    “今天好像是星期一,好吧,哥要做个好人。”林东微笑,就这样愉快的决定了。

    “好尼玛!”卷毛男身边的黑塔大汉,拿出一只毛森森的巨手,劈头盖脸的来揪林东,他准备一丝不苟地执行老大的吩咐,让这小子舔盘子,直舔到老大喊停为止。

    林东仍然坐着不动。

    景物一闪。

    黑塔大汉就像炮弹那般轰飞出去,撞翻两个同伴,撞飞一个环保垃圾桶,带着漫天垃圾,极速滑过二十多米的空间,重重地砸在街角绿化带上,一颗绿化树发出痛苦的**,在令人牙酸的声音中,轰然倒地。

    卷毛男傻了眼,所有情不自禁扭头去看的人,都被一下定格。

    卧槽!

    被大货车撞中也没有这么夸张吧?

    “豹哥?”一起来的那些人,都紧张地看着卷毛男,希望身为老大的他赶快拿个主意。

    “豹哥是吧?认识你很高兴啊,我这个人最喜欢交朋友了!”林东仍然坐着不动,但想拔腿就逃的卷毛男不知为何,啪的一声,一下子跪在他的跟前了。

    林东抬起一只脚,踩着卷毛男的大头。

    将他一下踩在水泥地面上。

    卷毛男自然拼命挣扎。

    可惜,这比蚂蚁撼柱还要困难,右手中指佩戴着一枚‘力士戒指’的林东,就是换一头非洲野牛来,也无法在他的脚下挣扎逃脱的。

    带来助阵的那群人大骇,一个个退身向后,个个脸色发青。

    尤其是小个子和歪头大汉他们几个。

    更是吓得两股战战。

    也不是全部人都是懦夫,勇敢的人还有,比如有个站在林东背后视界死角的高瘦男子。他拿着一根粗大的水管,悄悄然给同伙打着眼色,希望同伴有人站出来,吸引林东的注意,他好下手偷袭。

    他蹑手蹑脚,慢慢举起手中的水管,准备当头一棒,在林东后脑来记狠的。

    门后偷看的萌货想喊,可是店主大叔赶紧捂住。

    偷袭非常成功。

    “去死!”

    水管带着森森影子,怒速砸向林东后脑。

    可是结果,却让人非常的遗憾。

    林东向后随意一伸手,高瘦男子手中的水管,不知怎的,就到了林东手里,过程比那些接力跑选手交接棒还要默契。而高瘦男忽然升至半空,就像孙悟空翻跟斗那样,整个腾空而起,姿势颇是优美,凌空转体七百二,最后潇洒无比地以脸着地……如果不看那牙齿崩飞鲜血涂地的话,单看那动作难度,拿到奥运会参加跳水比赛,相信都足够了。

    “不愧是豹哥,小弟特别多。”林东把卷毛男脖子上牛绳那么粗的金链给扯下来:“我最喜欢跟豹哥这么慷慨大方的老大交朋友了,啧啧啧,这么粗的金链,戴上去得多威风啊!”

    一边谈交情,一边在众目睽睽之下将金链袋袋平安。

    当然,林东可没白要,他也送卷毛男礼物。

    将手中的水管就像拧面条般弯好。

    套在卷毛男脖子上。

    又拍了拍卷毛男的脸颊:“豹哥刚才请我吃饭,我也不能太失礼了,要不这样,我也请豹哥喝茶吧!”

    面前那些人就像被施了定身法一样,一个个站在那里,不敢跑更不敢近。被踩在脚下的卷毛男更是死的心都有了,早知对手的战力这么碉堡,别说做老大,就是给个皇帝当也不来这……卷毛男现在连挣扎也不敢,他此刻有种感觉,假如自己稍有异动,对方就会像捏死一只臭虫那样将自己碾成齑粉。

    “我有眼不识泰山,我不敢了,不敢了,老大,有事你吩咐,要我怎么都行,只求你饶小弟一遭。”卷毛男苦苦哀求,他深恨自己刚才做得太过份,装逼过头了,要不然也不会弄成这样。

    现在,只望对方大人有大量,能够放过自己。

    站后排的小个子一看不行,赶紧跪下来。

    他一跪。

    就像多米诺骨牌效应一样。

    同来除了躺在地上的,全都跪下来了,一个个低着头,无人敢直视林东的目光。

    “豹哥说得哪里话,既然想交豹哥这个朋友,我肯定是好客又热情的,别的不说,一壶茶肯定没问题。你们可能不知道,我这个人最喜欢交朋友了。”林东很淡定地拿起桌子的茶壶,先给自己倒一杯,再将滚烫的茶水很悠然地倒在卷毛男的身上,头上。

    卷毛男烫得发出杀猪般的惨叫,可林东却充耳不闻,依然慢腾腾地倒着,口中啧啧叹息:“看来一壶茶还不能够表达我的诚意啊,豹哥你不要跟我客气,我再请你喝一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