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章:今天的天气不错!
    有本事的人弄钱很容易,林东从来不怀疑这句话。

    因为,他就属于有本事的人。

    赌石捡漏这些。

    对于普通人来说,几乎不可能,干这行的人都贼精,但对于修真者而言,就是一伸手的事情,甚至,比这还要简单……要是林东愿意,随便在贮物戒指里拿个小玩意儿出来,估计够他吃上一辈子的了,但林东舍不得。用钱钱想换手中的宝贝?门都没有,那些可是通向修真世界的大道基石,是与飘渺仙子再续前缘的幸福鹊桥,一个也不能少!

    “咦?”午饭还没着落,准备坐车到玉石街捡漏的林东,在路口公共汽车站,发现了几个鬼鬼祟祟的家伙。

    有人假装上车。

    不停地挤。

    也有人拿太阳赏报纸在一旁掩护。

    在挤汽车的短短时间,有个手速奇快的小个子,连番得手,收获颇丰。他在割开一位地中海大叔裤袋尽得其内的同时,又顺手剪了旁边肥胖师奶的金项链。

    他的动作超快。

    除了他的同伴之外,外人对此毫无察觉。

    小偷团伙嘛,哪都有,以前的林东还鼓起胆子抓过两次,扭送,后来发现这些家伙在里面出来的速度比自己还快,实在管不了,最后只好装眼瞎。但今天可不同,因为今天的林东有点穷,而且,那几个家伙竟然怒瞪了他一眼,警告意味十足。

    尼玛!

    你们还以为老子是当初那个抓住一个小毛贼就紧张得小心肝砰砰直跳的战五渣吗?

    “朋友之间有通财之谊,哥今天很穷,还没吃午饭,又懒得走远路,所以,你们随便借点钱花花吧!”林东记得,在穿越的第一年,在路上经常有人向他借钱,说朋友之间有通财之谊。

    那时候的林东很苦逼。

    不借不行。

    这种窘境到了穿越的第三年才勉强有所好转,有时候,别人向林东借钱花,林东能反过来向对方借点。到了第五第六年,要走在路上,基本上没人向林东借钱了,一般情况下,都是林东向别人借。到了第八第九年,一些小门小派,尤其是背后没有大靠山撑腰的那种,也与林东建立起这种有通财之谊的朋友关系,只要林东开口要,没有不答应的。

    唯一的例外,就是飘渺仙子。

    最开始,林东还以为她是一个小师妹,恃着自己可能是大师兄的身份,准备向她借点,谁不想让她一掌打飞千里之外。

    也许是祖宗积德,后来,林东机缘巧合地邂逅了她好几次。有心观察的林东发现,这妹子虽然战力爆表,在修真世界的身份地位也高得吓死人,但性格很不错,就是太爱静了一些,平时总是一个人独来独往,让林东看了都替她心疼。林东觉得一生中要能有这样一个道侣,那么人生也就别无所求了。

    为了早日赶上心中的妹子,林东决定抛弃混日子的过去,努力拼搏,做个匹配妹子比翼双|飞的好修真。

    就在穿越回归的那一天,他壮着胆子,悄悄溜入九狱禁地,偷学飘渺仙子她们家的独门秘籍。

    谁不想得手后,心中实在太激动。

    溜走的时候,摸错了方向。

    妹子正在瀑布下洗澡。

    啊不对,是练功……所以,让她一掌给秒了,这事,说冤真不冤!

    “找事是不是?在东山这地头上你充什么英雄?想找死吧你?”那些家伙一看有人出头,不管车上的,还是站前帮忙掩护的,统统扑过来,将林东团团围住,一个个的眼神就像看见了血肉的鬣狗。

    “我这个人很随和,有就多借点,没有三五万也行,实在不行一两万也中。”林东表示自己的要求不高。

    他也知道,这些渣渣手上没有多少钱。

    钱都是要上缴的。

    可是他的好心没好报,有个估计是看场的魁梧大汉自站台后面冲上来,一只沙煲大的拳头猛擂过来:“我借尼玛!”这不是个会家子,但拳头很大,力量很足,要是换是以前的林东,说不定连一拳也挨不了。可惜,偷袭对于修真者无用,就算是刚刚回归修为举的林东也一样。

    全场,没有人看清林东的动作,只觉眼前一花,当人们能够看清时,发现魁梧大汉不知所故,四肢着地,狼狈不堪地俯跪在地。

    而林东就站在后面,一只脚踩着魁梧大汉后膝弯,另一膝盖抵着这个倒霉蛋的脊梁骨。

    弯腰,探手,按在那颗大脑袋上。

    动作简单利索。

    潇洒无比。

    双手就那么轻轻一扭,只听见脖子间响起‘格咯’一声脆响,魁梧大汉两眼翻白,就像伐倒的大树那般,整个砰然倒地,再无声息……

    “你杀了他?啊!”对面那几个冲过来准备帮忙围殴的毛贼全部被定身了。

    一个个吓得快要当场疯掉。

    大哥,我们只是小偷,偷个钱包而已,你不用出手杀人吧?再说,这手法也太熟练了吧!

    林东一看不好,路边围观的兔民们都要误会了,赶紧打个哈哈:“不好意思,我平时习惯了,其实我一直都想改过,比如一三五就做个好人什么的。大家放心,他脖子其实没啥事,最多三个月,就能回复原来的样子了,我保证。”

    说完,又拿出了自以为最潇洒最和气的微笑,可是对方一看,更是吓得魂飞魄散。

    差点没有尿裤子。

    不管怎么说,这钱还是要借的。

    “你们有没有搞错啊?怎么才这么一点?这对得起我们之间深厚的交情吗?”林东现在非常的不满,严重批评道:“你们也太懒惰了,有这么好的工作不好好干,都不敬业爱岗,这个经济怎么能搞得上去呢!”

    一边将那几个快哭掉的家伙手中的钱拢起来。

    熟练地装进口袋。

    看见小个子他们快哭的表情。

    林东觉得有时候太严厉了也不行,对待朋友要宽容嘛,错误给指出来了,但同时还适宜加一点点鼓励。

    于是,伸手在那个手很快的小个子的肩膀上拍了拍:“我也知道你们不容易,工作起来很辛苦,但现在社会就是这样,各行各业的竞争力都很大,你们不努力,那肯定是要被淘汰的。不过你们也不用太灰心,毕竟你们几个还年轻,机会还有的是,好好努力吧!”

    说完在另一个家伙的上衣口袋里掏出副墨镜,酷酷地戴在鼻梁上。

    吹着口哨,悠然远去。

    留给围观人们的,是个潇洒无比的背影。

    “发生了啥事?”倒在地上的魁梧大汉忽然坐了起来,他的表情非常的迷惘。

    “你,你,你没事吧?”小个子壮着胆子问了句,魁梧大汉外表看起来一切正常,除了头是歪的之外。

    “啥事没有。”大头歪到右肩膀这边却浑然不觉的魁梧大汉摸了摸脑壳:“我现在的脑子有点乱,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我怎么就倒在地上了?”

    “你的头不疼吗?”小个子与同伴面面相觑,头歪扭成这样都没事,这好像有点不科学吧?

    “不疼啊!有什么不对吗?”魁梧大汉完全不记得发生了什么。

    他这么一说。

    就连远远围观的人们都觉得恐怖了。

    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林东毫无自觉地吹着口哨,坐上了驶向玉器街的出租。今天的收获不多,林东觉得自己应该再接再厉,继续努力,去玉器街看看哪个老板比较顺眼,然后,凭着深厚的交情再借点。

    出租车的司机大哥,属于站一起撒尿也能聊上的那种。

    非常健谈。

    尤其是出手大方的林东,第一时间递上张老人头,在金钱buff的加持之下,更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最出名当然是百年老店‘祥麒’了,祥麒在东山市要排第二,没人敢说第一。玉石?他们大厅摆的那块石头据说能值一亿,镇店之宝,那不得了,你一进就知道了,很大,全国也没有几块。不过他们都做成品,赌石得到高平区那边的石头街,那边开出来,这边负责卖,一直是这样,分摊风险,做生意得谨慎啊。你是想买块玉石哄小女朋友吧?这样去不行,你得找个熟人,玉石翡翠这里面的道道很多的,一不小心,就会被坑。我有个朋友,以前是个千万富翁,人吊得很,说话的口气跟比尔盖茨差不多,可是,他仅仅让人合伙坑了一把,不多,真不多,一把就完蛋了,房子车子什么的全赔光。现在哪,听说他家孝上学的补习费都交不上去,你说惨不惨啊?”司机大哥说得眉飞色舞,看来,看别人倒霉有时候也是一种人生乐事。

    “我就去瞧瞧。”林东摆出虚心听讲的模样。

    “瞅准了,千万别着急出手,你得摸清其中的门道。你一个人去还好,要是带上小女朋友,让对方围着使劲一捧,要不掉坑里你尽管找我!”司机大哥很热心地忠告林东。

    “大哥你有熟人?”林东一听笑了。

    “熟人自然有,做我们这行的,别的不说,就是朋友多。只是你小打小闹买块玉,自个拿主意也行,没有百来万的东西,不好意思向人家开口啊,做这行的人有规矩,不是朋友不能随便帮忙。假如你想买特好的,那得找个熟人带着,那样有保证,一般万儿八千的,还是自个看,多瞅,瞅准了再下手……”司机大哥拍着胸口表示,要是林东想买顶级翡翠,百万以上的,尽管找他帮忙。

    “谢谢大哥。”虚伪的林东同学表示今天学到东西了。

    “给你留一张名片,有事尽管找我。”司机大哥这个服务态度很赞,可惜他不是东山市长,否则更赞。

    在玉器街下车,林东仰首向天。

    万里晴空。

    阳光灿烂。

    今天的天气不错,嗯,是个很适宜谈论交情的天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