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三十二章 梦醒
    ,精彩小说免费!

    法善与张小凡两人之间的火药气味越发浓重了起来。

    战斗,一触即发。

    就在此时,一只手拉住了张小凡。

    这是一只略有些苍老、肥胖的手掌,皮肤由于失血过多,微微有些发白。

    张小凡一怔。

    这是田不易的手。

    “不要冲动!”田不易的声音响了起来,带着疲惫,“老八,我相信你。”

    张小凡向身旁看了过去。

    就见到田不易从地上爬了起来,随后艰难地站直了身躯,仿佛一座高山一般。

    “交给我吧!我一定会还你一个清白!”

    田不易的嘴角扯出了一丝难看的笑容。

    张小凡的嘴唇,蓦地颤抖了起来,他看向了田不易。只见师父脸色铁青,冒着一层灰黑之气,唯有那双目光,依旧是那么熟悉。

    张小凡突然就平静了下来。

    晚风,吹动了他的衣衫,轻轻飘动。

    田不易转向了天音寺众人,正要开口解释些什么,又一声惊讶的呼喊声响起。

    “不错,就是噬血珠,不会错的!”

    此话一出,在场之人,无论是魔教中人还是正道,尽皆变色。

    “他手中法宝的顶端那颗圆珠,血丝绕体,一定就是八百年前黑心老人的噬血珠!”

    众皆哗然,个个面带惊骇神色。

    尤其是青云门弟子,先是看向了张小凡,又有人看向了王凡。

    张小凡……王凡……炼血堂……噬血珠……

    好像一条线串连了前后,将“真相”全部揭露了出来。

    “原来,他们竟然都是魔教派到我们门中的卧底……”青云门弟子当中,突然传出了这样一句话。

    众人皆是哗然,个个面带惊骇神色。

    只有张小凡,脸色平静如水,没有丝毫波澜,只有一颗心,沉入了谷底。

    良久……良久……

    周围的声音彻底平静了下去之后,他突然笑了起来。

    笑容中满是苦意。

    他慢慢转过身子,看向了王凡的方向。

    “大凡师兄,不知道炼血堂还招人不?”张小凡问道。

    王凡微微一愣。

    周围的人,无论是魔教中人,还是正道中人,也全部愣了起来,尤其是青云门中人,满是不可置信之色。

    “老八,你是认真的吗?”

    田不易慢慢转过身来,定定地看着张小凡。

    “师父,请恕徒儿不孝。”

    张小凡突然跪了下来,向着田不易恭恭敬敬地磕了三个响头。

    “呵呵……”

    田不易忽然笑了,低低地笑着,笑声中带着痛楚愤恨,随后身体晃动了几下,直直地倒下,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他的眼前,一片漆黑,仿佛那片无尽的黑暗夜空,铺天盖地地向他压来!

    然后,田不易昏过去了。

    ……

    田不易感觉自己做了好长好长的一个梦。

    在黑暗中,他独自行走着。

    直到来到了一个宽广美丽、云雾缭绕的广场上,他飞奔了过去,那些熟悉的面孔微笑地望着他,开着玩笑。

    仙气阵阵,钟鼎鸣响。

    他在宽大的擂台之上,纵横捭阖,击败了一个又一个对手,擂台之下,无数人欢呼、鼓掌。

    忽然,场景变幻,他来到了擂台之下,变成了观战的一员,而擂台之上的人,却变成了他的弟子们,或成功击败对手,或被对方打败。

    “师父,我让您失望了。”

    好气啊,真是废柴徒弟。

    “师父,我晋级四强了。”

    好,真是好徒弟。

    “师父,明天我就要和大凡师兄争夺冠军了,虽然师兄修行深厚,我远远不是对手,但我还是想要试一下!”

    田不易笑得很开心,心想:反正冠军都是我徒弟,也无所谓了。

    突然,擂台之上的景象变了。

    由巨木搭建的擂台变为了玉石擂台,观战的人全部消失不见了,田不易发现,原本熟悉的师兄师弟们也全都变得陌生了起来,好像换了一个人。

    他的这些师兄弟们,就在擂台之上,围攻着他最得意的弟子。

    漫天的碧芒血气中,他的弟子身负重创,在击杀了一位同门后,逃离了擂台。

    逆徒!逆徒!还好我还有一个徒弟。老八也很争气,获得了七脉会武大试的魁首!

    田不易这样想到。

    只是,之前那一位弟子的样貌仍然会时不时地浮现在脑海。

    再过些年,我这个首座之位便可以传承下去了。

    然而就在下一刻,擂台消失不见,原本仙气缭绕、阳光明媚的云海广场变作了一片黑暗的山林,乌云压顶,低得像是天塌了下来。

    周围也多出了许许多多的陌生人。

    这些人围住了他赋予了最大期望的那个弟子,喝问着,吵闹着。

    他突然怒气横生,道:“都滚开,离我徒弟远点!”

    翻身坐起,汗流浃背,喘息不止。

    “不易,你怎么了?”一个熟悉的声音在旁边响起,抓住了田不易的肩膀,温婉问道。

    田不易喘息着,向旁边看去,就见到苏茹坐在床前,倾倒众生的脸庞上带着紧张与憔悴之色,正盯着自己。

    田不易怔了一下,向四周望去,这是一间小屋,摆设简陋,房间里只有普通的桌椅和一张木床,此刻他就躺在床上,身上盖着薄被。

    “这里是……通天峰!”

    田不易稍稍一想,便知道了自己所在何处。

    随后夫妇两人便陷入了沉默当中。

    良久……

    田不易问道:“师妹,我们怎么回来的?”

    苏茹叹了一口气,道:“那日在流波山上,你昏过去之后,天音寺那些和尚便叫嚷着要带走小凡,曾师兄据理力争,差点起了冲突,最后由于魔教中人在侧,才没有打起来,然后几位师兄商量了一下,就带着你先退回来了。幸亏魔教那里也有些混乱,而且注意力都似乎在夔牛身上,也没有多加阻挡,我们就顺利地回到通天峰了。”

    “老八怎么样了?”田不易突然问道。

    “小凡他……”苏茹轻皱黛眉,欲言又止。

    “说吧!”田不易叹了口气,心中已经有了不好的预感。

    “小凡被那人带走了。”苏茹道。

    “被他带走了?”田不易愣了一下,开始喃喃自语,“也好……也好……”

    随后,房间再次陷入了安静当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