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一章 怀疑
    出乎张小凡意料的是,魔教众人似乎并没有发现小周明显到无以复加的挑拨。

    这些魔教中人并无一人指责年轻人,反而是个个都向碧瑶等鬼王宗门人看去,脸上有警惕之色,四周低低的议论之声,更是纷纷而起。

    “果然是魔教人士,居心叵测,互相防备。”张小凡稍稍一想,便想明白了。

    真作假时假亦真。

    这些魔教中人未必看不出小周是在挑拨,但是却借着小周的存在来逼宫鬼王宗,迫使他们透露夔牛一事的详情。

    正在众人争执之时,一道淡淡的声音响了起来。

    “你不是我圣教门下之人,究竟是何身份?”

    众人齐齐一惊,看向了声音来源之处。

    就见到一位中年男子从碧瑶身后的阴影中走出,细眉方脸,眉目儒雅,穿着一身儒袍,与凶狠粗豪的魔教中人大不相同。

    他的腰间别着一枚淡紫色的玉佩,玲珑剔透,隐隐有祥瑞之气,一看便知不是凡品。

    躲在暗处的张小凡大吃一惊。

    这中年男子赫然是曾经在空桑山山下,茶摊之中遇到的——万人往!

    “果然,他是魔教之人,而且看他与鬼王宗之人走得很近,想来也是鬼王宗之人。”张小凡思绪万千,突然将目光投注在了碧瑶身上,“那天与碧瑶分开后,便恰好碰上了此人,加上这人并没有加害于我,显然就是看碧瑶的面上。”

    一时之间,心思烦乱,千头万绪,不知从何理起。

    而万人往现身之后,一直看着小周的方向。

    “这位是谁,怎可如此胡说?我乃是圣教炼血堂一系弟子,难道只因为我仗义执言,你们便要污蔑于我吗?”小周沉声道。

    小周的目光向万人往望去,眼中射出警惕之色。

    万人往微微一愕,目光投注在了他的身上,突然冷笑道:“原来还藏了一个!”

    小周顿时吃了一惊。

    敢情,刚才万人往说的不是自己?自己跳出来却显得有些心虚。

    小周环视一圈,见周围魔教人物看着自己的目光中都充满了怀疑,还有一些人更是露出了杀机。

    “是晚辈误会了,那不知前辈指的是……”小周强自镇定道。

    万人往没有理他。

    他看向了野狗道人……身旁的那位黑袍人。

    “阁下还不现出真身吗?藏头露尾算什么?”鬼王宗一位门人突然站出来冷喝道。

    众人的目光放在了黑袍人身上。

    “这人好像的确从未见过,我圣教门下也没有听说过有这号人物?”

    “前些天与正道那些杂碎争斗时,还没有这个人,他到底是什么时候来到流波山的?”

    “八成是野狗在路上收的散修。”

    “嘿,炼血堂如今算是越来越没落的,什么来历不明的人都能够加入。”

    “嘿嘿,你们也不是不知道,炼血堂年老大他们在自家老巢被人杀了,连门下弟子也被杀了个七七八八,要不然,能够轮到野狗在这里充大?”

    众人议论纷纷。

    其中有不屑的,有鄙夷的,有幸灾乐祸的,也有羡慕妒忌的。

    毕竟,野狗道人如今也算是一派掌门,虽然门下大猫小猫三两只,但宁为鸡口毋为牛后。

    “鬼王,这中间是否是有什么误会?”

    被众人讽刺,野狗道人脸上一阵青一阵白,但最终站了出来,为手下辩解道。

    “堂主,这中间根本没有什么误会,只是如今鬼王宗势大,我们炼血堂式微,鬼王前辈自然想怎么说便怎么说!”小周冷笑连连,“说我非炼血堂门人也就罢了,这位兄弟才加入炼血堂没多久,从进来到现在一言不发,都能引起鬼王前辈的怀疑……”

    其他人眼中顿时露出了惊疑不定的目光。

    道理的确如此,小周这人身上的确疑点重重,但是这黑袍人,从头到尾沉默,没有任何可疑举动,也招致鬼王怀疑,的确让人难以理解。

    小周目光一扫,见到众人神情,顿时心中一松,还待再说。

    “小周,你闭嘴。”

    野狗道人突然低声喝道。

    小周微微一愣,看向了野狗道人,脸上满是不解。

    就见到野狗道人从地上站了起来,目光直直地看向万人往,道:“既然鬼王前辈不信任炼血堂,我们炼血堂也不必留在这里,流波山一事,请恕我们不参与了。”

    众人看向了野狗道人,眼中满是震惊。

    他怎么敢?

    这些魔教人物怎么也不敢相信,以野狗道人的微末道行,竟然敢违抗鬼王宗的命令。

    便是万人往,也是露出了吃惊的神色。

    他将目光从黑袍人身上挪回,放到了野狗道人身上。

    野狗道人顿时感觉一股威势笼罩了自己,呼吸微微重了起来,像是背负着一座大山,心中不由惊恐了起来。

    但即便这样,他也没有低头退缩,而是与万人往对视。

    “至于小周的身份,炼血堂自会调查清楚,给大家一个交代,就不必鬼王费心了。”

    每说一个字,野狗道人便感觉自己身上的压力大了一分,对方的威势也加强了一分,像是随时可能出手击杀自己。

    但他依旧顶着鬼王的目光,将话说完了。

    野狗道人身躯微微颤抖,脸上渗出汗珠,一滴滴掉落在洞中地面上,他却顾不得去擦拭。

    他站立在原地,神情木然。

    像是等候审判的囚徒。

    良久。

    “哈哈,不错!”

    鬼王突然收回了目光,笑了一声。

    野狗道人顿时感觉身上如山一般的压力消失不见,不由微微松了一口气,想要上前一步说些什么,却怎么也迈不动步子。

    他低头看去,才发现自己的双腿在微微颤抖。

    万人往的目光收了回来,淡然道:“既然野狗道兄坚持,那么这小周便交给你处置,不过这位兄台,烦请将黑袍退去,露出真容给大家瞧一瞧,以免与正道人士交战时误伤。”

    野狗道人有心想要再次站出来。

    但这个要求的确不过分,而且自从半路收下了这黑袍散修后,对方一直不肯露出真容,野狗道人心中也是有些怀疑。

    “好吧!”

    黑袍人说出了自进洞以来的第一句话。

    轻轻的两个字。

    没有凛然的气势,没有霸道的威严。

    但万人往、野狗道人,还有洞穴深处隐藏着的张小凡三人,齐齐变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