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一十八章 殉情
    面对这头火龙,王凡却是视若无物,神情平淡,便是眼皮也没有眨动一下。

    “交出玄火鉴,然后离开黑石洞,否则今日此处,便是你们的葬身之地。”

    王凡平淡的声音在岩洞中响起。

    顿时,强大无匹的罡气冲天而起,化作了一道阴冷至极,好像万年不化的玄冰之风,吹向了半空中蜿蜒游动的火龙。

    与此同时,一股拳意锁定了两头妖狐,两头妖狐只觉眼前一花,幻象纷呈,只看见了无边无际的雪原,远处是高耸上天的冰山,死寂冰冷,没有半点生机。

    冰原之上,冻死的绝望,极度的寒冷,简直要令人完全疯狂,然后彻底连躯体带神魂,成为一块永恒的冰雕。

    圣拳,寒冰!

    这一式拳法却是借鉴了风云世界中秦霜的冰霜皇拳的寒意,在面对玄火鉴召唤出的火龙时,具有莫大的优势。

    寒风压向了巨大火龙,如同大山倾倒,排空而来,火龙身上的炽热火焰被这道罡气给压制,在空中的游动都变得艰难了起来。

    原本跳动沸腾的岩浆池,竟然隐隐有了被冻结的趋势。

    简直可怕!

    六尾白狐突然全身不由自主地抖了一下,随后痛苦之色大作。

    “大哥!”

    原本就苦苦支撑的三尾妖狐一惊之色,再也无法顾及操控玄火鉴,而是从火龙头上飘身而下,落到了六尾白狐面前,脸上满是惶急之色。

    她将玄火鉴放在六尾白狐怀中。

    一道淡淡的红光闪烁,六尾白狐只觉一股暖意从玄火鉴上散发出来,驱散了体外的寒冷,体内的冰毒虽然无法驱散,却也深深潜伏了起来。

    失去操控的火龙却是在这时,猛地一冲而下!

    非是向王凡冲击而来,而是猛地一头扎进了岩浆池中,转眼消失不见,再也不见出来。

    显然圣拳寒冰一式让它大大吃了一顿苦头。

    “大哥,你没事吧?”三尾妖狐幽幽的声音响起。

    “暂时还死不了。”六尾白狐自嘲地笑了笑,“不过离死也不远了。”

    听到六尾白狐如此才说,三尾妖狐脸色有了几分凄然,柔媚已极的脸上,竟是怔怔滑落了两行眼泪。

    泪水滴到了白狐那纯白如雪的皮毛之上,形成了一个小小的坑窝。

    “不要伤心,就算这位仙长不取走玄火鉴,我也不行了。”

    白狐的精神略微恢复了些,看着她,吃力地抬起前爪,似乎想要抓住她,但举到半空,却又落了下去。

    它喘息了半晌,道:“三百年来,我东跑西窜,整日整夜都过着暗无天日的日子,既怕焚香谷的人前来追杀,又要日夜忍受‘九寒凝冰刺’的冰毒攻身,将近千年的道行根基,也已经被这冰毒一点一滴地坏了,如今我全身冰冷,寒入骨髓,已经是不成了。”

    三尾妖狐身子一颤,再也说不出话来。

    三尾妖狐将玄火鉴从白狐怀中取出,缓缓站了起来。

    在这个热焰腾腾的熔岩地穴之中,玄火鉴也被照得隐隐发红,而在它正中的那个古老火焰图腾,此刻仿佛也将燃烧了起来,几欲喷薄而出。

    三尾妖狐却没有驱使玄火鉴攻击王凡,而是将这无上至宝递向了王凡。

    “仙长,这玄火鉴是你的了。”

    她的笑容凄婉惨淡。

    啪!

    忽地有一滴泪珠,悄悄滴落在玄火鉴上,片刻之后,化作白烟,袅袅升起。

    原来,狐狸也是有泪的吗?

    王凡微微失神。

    一幅模糊的场景浮现在眼前,只见一道白衣女子的身影,抱着一头狐狸,纵身跃下了岩浆池之中,蹈入了火海。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生死相许……”

    画面一晃,王凡回神了过来。

    眼前两头狐妖仍在,三尾妖狐正将玄火鉴递向自己,眼神微微疑惑,似在疑惑自己为何还没有接过这件至宝。

    “也许,这就是它们的结局。”

    王凡心中一软,抛弃了取走玄火鉴,任两人自生自灭的打算。

    ……

    完成任务的王凡并没有丝毫喜悦,他看着手中黯淡无光的玄火鉴,一股怒火忍不住生出。

    “系统,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为什么我无法使用玄火鉴?”

    简直坑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一个“任务物品”说明,愣是让王凡无法运用这件奇宝。

    “仙长,你没事吧?”

    熔岩地洞中,三尾妖狐看着脸色阴沉的王凡,有些胆怯道。

    此刻的三尾妖狐虽然眼神中带着恐惧,但是脸上的喜色却怎么也遮掩不住,她看向王凡的眼神中甚至有着感激、钦佩等种种情绪。

    盖因她旁边站着的一位青年男子。

    这位青年男子俊逸不凡,丰神俊朗,只是站在那里,便有一种卓然物外的气质,让人一见心折。

    却是伤势痊愈的六尾白狐。

    “没事。”

    王凡冷淡回应了一声,将手中的玄火鉴收入了系统物品栏中,随后道:“黑石洞中这些妖兽,这段时间你们却是要严加约束,若是逃逸出去害人,就别怪我取你们性命。”

    “是,仙长。”

    青年男子神情一凛,躬身应道。

    王凡又取出了一颗鲜红灵异的珠子,浓郁的血气生机从其中散发开来,简直要化作实质,空气中也充满了香甜温暖的味道。

    他将这枚珠子交给了青年男子。

    “三日之后,大概会有一个拿着奇怪棍子的少年来到小池镇,你将这枚珠子交给他,叮嘱他服下吧。”

    青年男子立刻应是。

    “你们两人,好自为之。”

    王凡留下话后,便身影闪动,几个眨眼就离开了熔岩洞穴。

    接过血珠的六尾魔狐却仍旧是躬身而立,过了许久,才直起身来,将手中珠子递到眼前打量。

    看着看着,眼中便露出了迷醉之色,但却没有丝毫贪婪之意。

    “大哥,你伤势刚刚痊愈,不如服下这枚珠子,然后我俩远走高飞。”三尾妖狐突然道。

    “不成的。”六尾将手中的珠子收了起来,叹息道,“若是我真服下了这颗珠子,只怕……”

    后面的话没有说出来,但是三尾妖狐却已经明白了。

    她的脸色微微有些发白,额头冷汗渗出。

    “我们已经承了仙长的恩惠,却不能恩将仇报。”六尾微微叹息,“那颗名为‘仙豆’的神药举世罕见,使我三百多年的伤势顷刻痊愈,这样的异宝,仙长竟然毫不犹豫赠予了我,这份恩情本就难以报答,又岂可贪图更多?”

    两次死里逃生的经历,让六尾对生命有了更多的感悟。

    贪婪,便是原罪之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