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一十四章 退却
    柔媚女子抬眼望来,有风轻轻吹过,拂起了她的衣角。

    她的脸上满是凄婉之色。

    “你要杀我,便因为我是妖吗?”女子望向王凡,楚楚可怜道。

    “你耳朵聋了吗?”王凡有些不耐烦道,“我可没说要杀你,你也该庆幸还没有害人性命,否则我哪会跟你多费唇舌,早就一拳打死你。”

    柔媚女子脸色更是苍白。

    她沉默了片刻,一跺脚,便闪身退到了身后黑暗之中。

    短暂的交手,便让她知道了,对面这个看似年纪轻轻的少年,其实心志坚定若磐石,不是轻易为言语所动的人。

    再加上高深莫测的修为,让她知难而退了。

    “看来,得另想办法寻找血食,以压制六哥体内的寒劲。”

    仅有的一束月光再次被乌云笼罩,消失在了天空当中,小池镇再次恢复了安静。

    王凡盘膝坐了下来,闭上双目开始打坐修炼。

    一夜就这样平安过去,无风无浪。

    “果然是少年英雄,有道真人!”

    旭日高升,镇民们三三两两的出来,互相问询,知晓昨夜无事,顿时对王凡钦佩万分,都跑来向王凡致谢。

    面对镇民们的热情,王凡却是笑不出来。

    因为,他没有接到系统完成任务的提示。

    “除妖……莫非,一定要击杀三尾妖狐才行?”王凡心中疑惑。

    狐性诡诈,说不定昨天只是诈退,等王凡离开小池镇后,她便再次回来兴风作浪。

    显然王凡是没有这个精力一直驻守在这里的。

    “真人,莫非有不妥之处?”老镇长神情有些紧张道。

    老镇长虽然年纪大了,但是人情世故却是更加练达,一眼便看出了王凡的异状,原本想要取出剩余银两的手也停下了动作。

    “昨天妖狐前来侵扰,见到我就直接退去,想要彻底除此祸患,我却还要往黑石洞一行。”王凡道。

    “劳烦真人。”老镇长感激道。

    与老镇长寒暄了片刻,王凡便要离镇前往黑石洞。

    即将离开小镇时,背后突然传出了一道声音,带着几分焦急,几分急切。

    “小哥请留步!”

    王凡差点摔了个跟头。

    随即他立定身子,向后望去,就见到了一个老头站在身后,须发皆白,面容清庸,看上去竟然有几分道骨仙风,得道真人的模样,让人一眼看去便有了几分敬意。他手中还拿着一根竹竿,上面挂着一块白布,写着四个字:“仙人指路。”

    而老人身旁,还有一个**岁的小女孩,扎着两根冲天辫子,生的是活泼可爱,手里拿着一串冰糖葫芦,正在津津有味地吃着。

    “原来是这两人。”

    王凡一脸恍然。

    却是周一仙与小环爷孙两人。

    这两人是诛仙世界的两朵奇葩,爷爷周一仙没有修道天赋,专干坑蒙拐骗之事,而孙女小环对于相术之道极有天赋,平常帮着爷爷忽悠肥羊。

    “不知老先生唤我何事?”王凡看着周一仙,淡然问道。

    老头周一仙没有立刻回答,而是走上前,盯着王凡从头到尾细细打量。

    王凡没有发作,淡然以对。

    过了片刻,周一仙才停止了打量,面容上浮现了一丝急迫,语重心长道:“这位小哥,你乌云盖顶,印堂发黑,面有死气,你,大祸临头了!”

    “哦?老先生详细说说看吧。”王凡似笑非笑道。

    周一仙心中一喜,暗道肥羊上钩了。

    根据以往经验,这时候可不能直接谈钱的事情,以免吓走对方。而是应该先进一步取得信任,等到对方对自己言听计从之时,那时候银钱自然手到擒来。

    刚刚周一仙让孙女小环在一旁为王凡看了相,自认为已经对王凡的人生过往有了一些了解。

    他眯起眼睛,微微笑道:“小兄弟你天庭饱满、地阔方圆,但是两颊微微凹陷,应该并非富贵中人,可对?”

    王凡摇了摇头,一本正经道:“不对,我出身天明皇朝皇室,乃是十三皇子。”

    周一仙脸上的微笑僵住了。

    什么情况?

    这是什么情况?

    你这穿着,还有气质,你说自己是十三皇子?你怎么不说你是玉皇大帝?

    你咋这么能吹呢!比我还能吹!

    第一件事就没有说准,接下来的轱辘话便说不出来了,已经有点要崩了,但周一仙久经考验,以往行骗被拆穿的次数也很多,他仍然镇定了下来。

    周一仙轻咳了两下,轻轻拍拍袍子,气度变得越发从容,道:“咳,刚才老夫漏看了些,看你眉浓而密,直而挺,但右眉末端却微微发散,此位是主父母尊亲,只怕小哥家中有了变故,虽然身份尊贵,但是颠沛流离已久吧!”

    王凡摇了摇头,淡淡道:“没有,最近刚被父皇加封了爵位,还获封了‘镇妖将军’。”

    周一仙脸色呆愣了一下,不再理会王凡,径自走到了一旁的街角,抱头蹲了下来,手中的竹竿摔在了地上都没有发觉。

    竹竿上挂着的“仙人指路”白布摔落到地面,洁白的布匹上沾染了灰尘。

    “告辞。”王凡微微一笑,随即不再管这两人,大踏步朝着镇外而去。

    王凡离去之后,正在吃糖葫芦的小女孩转转眼珠,朝蹲在街边的爷爷小跑了过去。

    “爷爷,你没事吧?”

    周一仙这时恢复了一些,但仍旧是一脸呆滞的表情。

    他看向孙女,抱怨道:“怎么没事?小环,生意泡汤了,你只看出他得了一笔横财,怎么没看出他还是个傻子?”

    原来这爷孙两人,真正有本事的却是这个小女孩小环,平常都是由她看出“肥羊”的前半生,然后抽空告诉周一仙,由鹤骨仙风的周一仙进行忽悠,骗取钱财。

    当然,那些“肥羊”也是为了求个安慰才进行算命。

    两者各取所需罢了。

    往常,爷孙俩屡试不爽,但今天,却是一点都不灵光。

    “这我哪里看得出,这人命相十分诡异,每时每刻都在变化,根本无法测算,相书中根本没有记载过这种命数,像是世间根本不应该有这样一个人一般。”

    周一仙再次愣住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