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九十九章 叛徒
    夜深,山海苑后园。

    后园是个大花园,连接着东南西北四苑,张小凡从自己所住的西苑走了出去,来到了花园中心。

    这时候繁星满天,一轮圆月挂在天边,夜风习习,隐约带着一丝芬芳,小径幽深曲折,通往前方不知名处,路旁青草灌木,各色花朵,遍地开放。

    张小凡心头茫然,顺着小径走了下去,微风拂面,带来了丝丝凉意。

    路旁,一朵小花儿正在夜风中轻颤,有晶莹露珠,附在粉白花瓣之上,玲珑剔透,张小凡停下脚步,不觉得竟是看得痴了。

    隐隐幽香,传递而来。

    忽然,一只纤纤玉手,从黑暗处伸来,带着一分清幽的美丽,映着天上的星光,探到这朵花上。

    折下了它!

    张小凡冷冷地看了过去。

    一个水绿衣衫的少女,站在那儿,像是吸引了漫天光芒,轻轻地把花朵放到鼻前,嗅了一下。

    正是白天遇见的名为“碧瑶”的少女。

    此刻她依然身穿那一套水绿衣裳,在月光下肌肤如雪,清丽无双,恍如仙女一样。

    少女将刚折下的花朵放到鼻端,深深吸气,脸上浮现出陶醉的表情,更有一股惊心动魄的美丽,那朵花在她秀美脸庞前,竟也似更加灿烂。

    张小凡就这样冷冷看着,不发一言。

    绿衣少女……碧瑶明眸流转,眼波如水一般在张小凡身上打了个转,淡淡道:“怎么,生气了?”

    张小凡冷哼一声,理也不理,转过身子,便要离开。

    碧瑶眼中闪过一丝怒气,接着道:“白天不是好大的威风,怎么现在不说话了?”

    张小凡步伐稳定,身子动也不动,丝毫没有回头的打算。

    碧瑶顿时急了。

    如同黑珍珠一般的双眼眨动了两下,一个主意浮现在了她心头。

    “喂,臭小子,你能跟我说说青云门的那个叛徒吗?”

    哒!

    张小凡停住了脚步。

    碧瑶清丽的脸庞上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随即,转变为了惊恐。

    下一刻,一根黑漆漆的棍子便疾射至碧瑶眼前,带着浓重玄黑气流,吹得她身上绿衫哗啦啦作响,狂暴的气流四溢,压得碧瑶连开口说话都做不到。

    “他,不是叛徒!”

    张小凡阴沉着脸色,看着碧瑶的目光中充斥着无边怒火。

    甚至,还带上了一丝丝杀意。

    在这一刻,碧瑶有一种感觉,如果再说一句叛徒,那么对方真的会杀了自己!

    “不说就不说!”碧瑶突然有种想哭的感觉。

    从小到大,她集万千宠爱于一身,谁敢这样和她说话?

    但是今天,这个叫做张小凡的少年,却是三番两次呵斥她,让她心中生出了不忿的感觉。

    张小凡冷哼一声,捏动法诀,召回了噬魂棍。

    随后朝着西苑方向大步走回。

    碧瑶呆呆地看着他离去的身影,眼神一阵迷茫。

    ……

    张小凡离去之后,碧瑶依然站在远处,手里把玩着那朵折下的粉白鲜花。

    她突然看向了花园某个角落,疑惑道:“幽姨,刚才你为何不出手?”

    一道淡淡的黑影从角落里浮现了出来,却是一位蒙着面纱的女子,正是被碧瑶唤作“幽姨”的神秘人,此刻她依然蒙着面纱,但是身上却是换了一件黑色丝裙,在这样的夜里,几乎便如同幽灵一般。

    “这小子虽然修为强横,但还没有达到太极玄清道上清境修为,以幽姨您的实力,片刻就可以将他击杀,刚刚若是您出手的话,我就不用受他欺负了!”

    碧瑶一边向神秘女子走去,一边抱怨连连。

    然而就在靠近幽姨的一瞬间,碧瑶突然脸色大变。

    她终于明白为何刚刚幽姨没有出手了。

    因为就在幽姨的背后阴影中,一道黯淡的颀长绿光正抵在了她的后心处,散发着澎湃浓郁的杀机,仿佛只要稍有异动,这道绿光便会贯穿心脏,收魂夺命。

    却是一柄金锷绿刃的宝剑。

    而这把剑正握在一个人的手上。

    这个人全身都隐藏在了黑暗当中,只有一双明亮但幽静的眼眸出现在碧瑶眼前,吓了她一跳。

    碧瑶连忙后退数步,便要催动法宝“伤心花”。

    “碧瑶,住手。”

    蒙面女子面纱轻动,却是发生阻止了碧瑶出手,女子的声音回荡在花园之中,幽深飘荡,虽然清柔,却带着一分鬼气。

    “你到底是谁?快放开幽姨!否则鬼王宗与你不死不休!”

    碧瑶终于领悟。

    她深知幽姨的实力超过自己不知凡几,但却在无声无息间便为对方所制,由此可见敌人的实力该是何等可怕。

    此刻她最好的选择,便是抛下幽姨,逃往鬼王宗,将事情禀明宗主,然后派人来救,而不是上前与敌人拼命。

    因为,以碧瑶的实力,上前也只是送命罢了。

    “我么?”

    蒙纱女子身后的阴影中传来了一道声音,平静且淡然。

    “便是你刚才所说的青云门叛徒了。”

    碧瑶只觉脑中“嗡”的一下,手中不自觉地握紧,力道失控下,将折下的那美丽的花朵揉成了碎末。

    “你就是王凡!”

    碧瑶满脸不可置信的表情。

    这种背后说人坏话结果被当面抓到的感觉……

    啧啧,谁试谁知道。

    “自然是我。”王凡的面容从阴影的黑暗处显现,神色无比平静。

    若非他手中的绿剑仍旧抵着蒙面女子的要害,任谁也想不到,这样一个长相平凡的人,竟然会是一个强大的修真者。

    “怎么,不逃跑吗?”

    王凡看着欲走还留的碧瑶,脸上露出了淡淡的笑容。

    碧瑶陷入了两难当中。

    幽姨是她极为重要的人。

    除了父亲和已经过世的母亲外,幽姨是碧瑶最亲近的人,甚至隐隐将其看做是母亲一样。

    她断然不能就这样舍弃对方离开。

    不过敌人太强横了,远远超出了自己的想象。

    连幽姨这样的高手都在不知不觉间被生擒,更不用说碧瑶的修为了,只怕是送上门的菜。

    正当碧瑶去留难以决断时,蒙纱女子那清柔婉转的声音再度响起:“她只是个不明事理的孩子罢了,请看在鬼王宗的面子上,放过她吧!”

    (.. = < r=://..>小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