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九十一章 决战之前
    ,精彩小说免费!

    脸色苍白的陆雪琪从天空当中缓缓落了下来。

    “胜者小竹峰弟子……”裁判长老开始宣布结果。

    “等一下。”

    擂台之下的田不易鬼魅一般地出现在了裁判长老身旁,手按在了他的肩膀上,打断了他。裁判长老有些疑惑,正要询问时,台上陡然发生了异变。

    浓厚的天地灵气如同潮汐一般涌了过来,汇聚在了擂台上那道伤痕累累的焦黑躯体周围。

    在众人震惊的目光当中,那些焦黑的伤口开始复原,如同枯木逢春,再度焕发出生机,并且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

    几乎短短十个呼吸的功夫,王凡身上所有的伤口都愈合完毕,毫发无损。

    “伏!”

    王凡运转罡气,震荡躯体,一层焦黑色如同尘土一般的“污垢”便从身上掉落了下来,这些“污垢”却是被强横的雷霆之力从体内逼迫而出的杂质,以及伤势复原过程中被代谢掉的腐坏肌体。

    污垢被抖落后,王凡顿时露出了一身细腻如同瓷器一般的肌肤,整个身体散发出金玉般的光泽。

    这便是人仙境第九重金肌玉骨的威能,恢复能力强大得可怕,此刻王凡的躯体已经非普通凡俗的血肉,而是如同琉璃晶玉一般,本身便是一种宝物。

    不夸张的说,若是他的血肉为药师所得,甚至可以炼制成一炉灵药。

    “果然,天雷之力狂猛暴烈,以我现在的实力,想要硬挡还是有些勉强。”王凡轻轻呼出了一口气,睁开了双眼,“怪不得有那么多人喜欢渡雷劫,不论是否是天道强加,只要渡过雷劫,便是对**精神的一个洗礼,是一次升华。”

    当然度不过去便是彻头彻尾的悲剧了。

    王凡扫视了一番,精芒顿时从双眼当中射出,仿若电光。

    众人齐齐一惊,尤其是诸脉首座,脸上全都露出了不可置信的表情。在他们的感应当中,原本气息微弱的王凡此刻竟然再次恢复了生机,并且比以往更加蓬勃。

    如果将以往王凡的生命气息比作是一个小池塘,那么此刻,他的生机至少也是一个湖泊大小。

    像是获得了新生。

    青云门诸脉首座长老们怎么也想不明白,被青云门四大道法真诀之一的神剑御雷真诀正面击中后,为何浑若无事。

    而另外一边,施展了御雷真诀的陆雪琪此刻站在擂台之上,摇摇欲坠。

    至此,胜败已经一目了然。

    刷!

    一道影子闪过,水月大师已经出现在了陆雪琪身旁,扶住了他。

    她看了看王凡,又扫了一眼田不易和裁判长老,神色一黯道:“小竹峰输了。”

    “师傅……”陆雪琪无力地倚靠在师父身上,她的脸色白了一下,眼中忽地泪光闪动,语声仿佛带了一些急迫,一些哽咽。

    水月大师面上神情掠过一阵疼惜之意,伸手抓住了陆雪琪的手,低声道:“傻孩子,你已经做得够好了。”

    水月大师看向了擂台之下的田不易,目光微微示意。

    田不易微微一愣,放下了一直按着裁判长老的手,裁判长老没有了掣肘,立刻高声宣布:“本次比试,获胜者大竹峰,王凡!”

    ……

    这一天,将会永远载入大竹峰一脉的历史。

    因为大竹峰有两位弟子在七脉会武的半决赛中取得了胜利,在决赛会师。

    大竹峰第八代弟子,王凡,排行第七。

    大竹峰第八代弟子,张小凡,排行第八。

    大竹峰一时风光无两,但是田不易此刻的心情却是不好,或者应该说是……

    极度的恶劣!

    通天峰玉清殿内,田不易坐在属于自己的檀木大椅上,正面对着包括长门掌教道玄真人在内其他六脉首座长老。

    众人皆是默然不语,道玄真人低眉垂目,手中把玩着一根黑色的烧火棍。

    “田师弟,你怎么看?”道玄真人打破了沉默。

    “我能怎么看?”田不易沉默片刻,道,“张小凡上山之时并没有此物,多半是这些年中机缘巧合,在哪里偶然得到这等宝物。”

    苍松道人冷冷道:“此棍可以和风回峰的轩辕剑相抗,已是神兵之属,但遍观天下,从未听说过有这等宝物。”

    曾书书所持的轩辕剑虽然并非真正的上古神兵轩辕剑,只是它的仿品,但在历代风回峰长老加持之下,亦是不逊色于天琊的神兵利器,

    田不易脸色一冷,冷然道:”神州浩土,何等广大,不知道还有多少不世出的奇珍异宝,你没听说过不代表没有,你我充其量也不过是井底之蛙罢了。”

    如果王凡站在这里,大概要赞一句。

    噬血珠和摄魂棍的来历,普通的青云弟子不了解还是情有可原,但身为一派掌门的道玄真人和其他六脉首座都不识得,那就不符合常理了。

    虽然两者融合为一,但是特征还是极为明显,鬼王宗宗主万人往能够认出的东西,偌大一个青云门却认不出,着实不应该。

    硬要说,也大概只能推托到正道承平日久的缘故。

    这时候,风回峰的首座长老曾叔常站了起来,道:“这棍子来历不明,施法时妖气腾腾,明明便是一件邪物,这样的邪物掌控在张师侄手上,着实令人生疑,不如好好彻查一番,等有了结果后再进行七脉会武决赛。”

    田不易双目圆睁,怒视曾叔常。

    他又不是傻瓜,岂能看不出曾叔常的打算。

    曾叔常分明是不能接受儿子曾书书败在张小凡手上的结果,想要先调查一番,若是能够查出张小凡和魔教有勾结,自然取消了决赛资格。

    那么曾书书便可以参加决赛了。

    岂不是美滋滋?

    虽然田不易和曾叔常两人关系不差,但是涉及风回峰一脉的利益,曾叔常却是毫不含糊,果断偏向了自己的儿子,想要为曾书书争取进入决赛的机会。

    道玄真人陷入了沉思,似乎在考虑曾叔常的建议。

    田不易见状顿时大急,怒道:“发些黑气便是妖气了吗?有些红丝便是邪物了吗?若如此,我回去把脸涂黑了,诸位是不是也要把我当做魔教妖人给斩了?”

    道玄真人眉头一皱,道:“田师弟,你不要这么说话,怎么好端端地说自己是魔教妖人!”

    众人紧接着一番争执,最终不欢而散。

    呼啸声中,田不易御剑离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