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8章 猜疑
    听到田不易大喝,守静堂内的气氛稍微缓和了些。

    王凡退回大竹峰弟子阵列当中,齐昊也将寒冰剑收起。

    “多谢王师弟指点。”齐昊定下神来,双目深深投注在王凡身上,随后又转向田不易,“田师叔,弟子还有其他事情要办,便先行告辞了。”

    “你们去吧!”田不易的声音恢复了平静,从堂上传了出来。

    王凡出手为他挣回来面子,他也不打算继续为难齐昊两人。

    “可惜,任务无法完成了,不过也算是小有收获。”王凡遗憾地看着齐老牛两人御空离去,眼中满是不舍之意。

    齐昊两人离去之后,众弟子顿时围了上来交口称赞,对王凡敬佩不已。

    片刻之后,苏茹将众弟子赶回太极洞修炼,独独将王凡人留了下来。

    “王凡,你的太极玄清道修炼到第几重了?”田不易定定地看着王凡,突然问道。

    “禀师父,还是第五重。”王凡恭敬道。

    “第五重吗?”田不易微微沉吟,随后脸上露出了奇怪的神色,忽地上前探手抓住了王凡的手腕。

    苏茹则在旁紧张地看着两人,掌心微微渗出冷汗。

    她预料中的抵抗并没有发生,王凡神色如常,动也不动,任其施为。

    “不错,的确是第五重。”田不易试探了片刻,最终放开了王凡,沉声道,“但能够凭借拳脚功夫便能够击败龙首峰姓林的小子,还是在对方持有神剑斩龙的情况……”

    田不易的声音陡然转高:“你究竟是哪个门派派过来的奸细?”

    王凡顿觉股强大的气势从田不易身上散发出来,牢牢地锁定了自己,只要自己稍有异状,便会遭受雷霆万钧的攻击。

    王凡仍旧神色如常,仿佛根本没有察觉到这点,淡然道:“弟子并非其他门派派来的奸细,那拳法武功是在游历各地时,结合各个武林门派的武功,博采众长,自创出来的。”

    田不易神色缓和了起来。

    在他眼中,武林门派比起青云门而言就好像是街边小武馆样,完全不值提。他是不可能因为这种原因,放弃位修道天才的。

    “也好。”田不易声音缓和了下来,“看来你不但修道天赋极高,便是在武功上也颇有建树,未来说不定能够青出于蓝,超越为师,好好修炼吧,不要懈怠!”

    “是,师父。”王凡应承道。

    话音落下,他便扭着大大的肚子,朝着守静堂后堂走去。

    倒是苏茹并没有第时间离开,而是轻咳了声,走到了王凡身前,温声道:“不要怪你师父疑心,青云门道法精深玄奥,历来被邪魔外道窥视,曾经多次有邪道门徒妄图拜入我派,偷学神功妙法,你师父也是以防万。”

    王凡点头道:“我没有责怪师父的意思。”

    “那就好。”苏茹脸上神色更加温和了些,突然问起了另外件事,“对了,今天你为何要捏碎齐师侄的‘清凉珠’?莫非那真的是魔门邪宝?”

    “弟子不能肯定。”王凡实话实说。

    苏茹这时候笑了起来:“无论是不是,就当它是吧!”

    王凡松了口气,心中暗道:“小凡,我只能帮你到这里了,若是最终师姐仍旧选择了齐老牛,那么就怪你自己不争气。”

    凭心而论,齐昊这个人的确算得上英俊倜傥,表人才,无论是能力还是品性,都是等的人才,田灵儿嫁给他也算是个很好的归宿。

    但人是会亲疏远近的,王凡与张小凡相处多年,自然更加偏向张小凡。

    所以这次王凡决定将齐昊与田灵儿的感情扼杀在萌芽当中,直接毁坏了两人的定情之物——清凉珠。

    “清凉珠”也许真是魔门法宝也说不定呢?

    ……

    当王凡离开了守静堂后,苏茹独自走进后堂,过堂门,便看见田不易站在回廊上怔怔地看着院中的青竹。

    她走近丈夫身旁,轻声道:“今天你怎么了?”

    田不易回神,没有回答妻子的问题,反而问道:“你看老七的修为到底到了什么境界?真的是玉清境五层吗?”

    苏茹淡淡道:“刚刚大凡不是已经说过了么,他是玉清境第五层的修为,并且你也亲自出手试探过了。”

    田不易嘴角动,欲言又止。

    苏茹微微笑,替他说了下去:“可是为什么偏偏他能够打败境界更高的齐昊?”

    今天守静堂内,齐昊施展太极玄清道时从容不迫,至少已经修到了玉清境第八层,若非王凡横空出世,大竹峰门下绝无人是他的对手。

    如此以下克上,田不易心中难免产生疑虑。

    最大的可能性便是王凡带艺投师,这种行为是各大门派最为忌惮的事情。

    “想来是那所谓武功的威能。”田不易深深看了妻子眼,缓缓转过头,自说自话。

    满园青竹,随着冬日带来,渐渐枯萎变黄,田不易看着青竹怔怔出神。

    苏茹则看着田不易,嘴角露出了丝微笑,道:“无论王凡是什么人,来自哪里,又将去往何处,但他始终是我们大竹峰的弟子!”

    听闻此言,田不易似乎是窒息了下,矮胖的身子微微动弹,却没有回头,良久低沉的声音才传了出来:“我想明白了,既然成为了他的师父,日为师终生为父,无论他是何来历,善也好,恶也好,我都并帮他承担!”

    苏茹微笑不语。

    ……

    入夜,天色黑了下来。

    张小凡慢慢走回住处,感觉满身疲惫。

    猴子小灰和黄狗子大黄两人也跟着张小凡进了屋子,在房间里面打闹不休,“吱吱吱”和“汪汪汪”声此起彼伏,倒是给冷清的房间增添了许多生气。

    张小凡嘴角露出点笑容,走到桌边坐了下来。

    “嘶!”

    不小心碰到了白天被林惊羽打伤的位置,张小凡疼得吸了口凉气。

    “没有想到惊羽的修为也如此强了!还有他那位齐昊师兄!”他想起了那位英俊消散,倜傥不凡的齐昊师兄,心中本能地起了厌烦感觉。

    真的看他很不顺眼啊!

    张小凡思绪万千,很快又想到了王凡与齐昊斗法时的诸般奇术妙法,心中向往不已,忍不住叹了口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