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六章 魔宝
    ,精彩小说免费!

    在齐老牛的甜言蜜语之下,田灵儿很快就心花怒放起来。

    齐老牛趁热打铁,从怀中取出了一个小锦盒,递给了田灵儿,笑道:“田师妹,这小盒中的‘清凉珠’乃是数年前我随家师苍松真人行侠仗义,剿灭一派魔教凶徒后偶然所得,虽然并不是什么奇珍异宝,但是带在身上能够祛暑降热,另外据说对女子养颜护肤也有些好处,今天就送予师妹。”

    王凡在旁看得直皱眉。

    齐昊高大英俊,见面送珠宝,简直就是仙侠版本的高富帅,寻常女子根本抵挡不了他的爱情攻势,更不用说未经情事的田灵儿了。

    眼看田灵儿脸上泛红,即将接过小锦盒时,异变突生。

    一旁突然深处一只手掌,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抢在田灵儿之前,将锦盒接到了手中。

    众人顿时诧异,齐齐看了过去。

    抢锦盒之人正是王凡。

    “咔”的一声,王凡打开了小锦盒,一颗散发着柔和光泽的小珠出现在了众人眼前,正是“清凉珠”。

    齐昊脸色微微有些难看,他刚才沉浸在儿女情长中,没有发觉王凡的突然袭击,等到反应过来的时候,清凉珠已经落到了王凡的手中。

    他按捺住怒气,沉声道:“大凡师弟这是何意,这清凉珠我已答应送予灵儿师妹,若是师弟想要,我下次想办法为你再寻上一颗。”

    王凡此举超乎了所有人意料,便是田不易苏茹两人也转过头来,诧异地看向了他。

    “大凡,别胡闹,快将清凉珠还给齐昊师侄。”苏茹语声有些严厉。

    王凡微微一笑,右手将清凉珠从小锦盒中取出,作势欲递给齐昊。

    齐昊松了口气,伸手欲接。

    “啪啦……”

    一阵沉闷的脆响,众人都是一惊,齐齐看向了王凡右手掌心。

    就见到王凡满脸笑容,而他的右掌五指猛地合拢又张开,掌心原本浑圆玉润的明珠此刻化作了一小堆粉尘。

    “呼!”

    王凡轻轻一吹,奇宝“清凉珠”就化作烟尘,随风消散在空中。

    “你……”

    以齐昊的城府,此刻亦是脸色大变。

    若非田不易、苏茹在上,他早已拔剑砍了上去。

    田不易眉头紧紧皱起,苏茹已然道:“大凡,你做什么,还不快跟你齐师兄道歉!”

    语声严厉无比,实则却是在回护王凡。

    齐昊定定地看着王凡,神色极为平静。

    但所有人都可以看出,那隐藏在平静下的怒火,就好像是潜伏着的火山岩浆,一旦爆发,便会毁天灭地,不可收拾。

    王凡脸上露出了淡淡的笑容:“抱歉,齐师兄,师弟鲁莽了。”

    听到王凡道歉,齐昊的脸色缓和了些许,正要说些什么,却听到王凡继续道:“只是这清凉珠毕竟出自魔教凶徒,看似无甚异状,实际说不定便是什么魔宝,能够蛊惑人心,就这样送给灵儿师妹,若是害了她该如何是好?”

    齐昊大脑猛地空白了一瞬,随即便是无边的怒火从胸膺中爆发开来,直欲焚遍五脏六腑。

    欺人太甚!

    齐昊死死地盯着王凡,身上真元流转,道道寒冰气流盘旋,整个守静堂温度瞬间降低了三四度,像是进入了寒冬。

    王凡淡然以对。

    两人陡然变得剑拔弩张起来。

    正在气氛紧张的时刻,忽然堂外传来一声大喊:“哎呀!”

    声音未落,就见到一个人影从堂外摔了进来,“噗通”一声摔在地上,余势未歇,居然还向后滚了几下,灰头土脸,狼狈至极。

    众人细看,不是张小凡是谁。

    大竹峰一脉众人都变了脸色,田灵儿与张小凡最是要好,此刻再也顾不得清凉珠,而是当先冲了上去,扶起了他,急问道:“小凡,你怎么了?”

    张小凡摔得不轻,头昏脑涨,但口中还是道:“没……没什么,我没事。”

    正在此时,林惊羽从门外跑了进来,面上有焦急之色,道:“小凡,你没事吧,我一时失手……”

    大竹峰众人齐齐大怒。

    便是一直面容温柔和蔼的苏茹也是勃然变色。

    一时失手?

    骗鬼呢!

    一时失手能把人打进守静堂来?这里可是大竹峰主殿!

    守静堂的气氛顿时变得诡异起来,大竹峰众人包括首座田不易等人,尽皆冷冷地看着齐昊、林惊羽师兄弟两人,一言不发。

    而林惊羽也发觉了堂内的古怪气氛,正要解释,却被齐昊拦住,挡在了身后。

    “家师让弟子通报之事已经转达,我与林师弟两人还有任务在身,这便告辞了。”齐昊拱手道。

    他最终按捺住因清凉珠被毁产生的愤怒,想要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可惜,齐昊高估了田不易的心胸。

    “欺压同门师弟,送魔教邪宝害我女儿,苍松就是这么教弟子的吗?若是他不会教弟子,那便由我代劳吧!”

    田不易站起身来,上下打量着两人,面色难看至极。

    齐昊一颗心沉入了谷底。

    田不易好强护短、心胸狭隘在青云门中是出了名的,以大欺小这种事放在其他各脉长老身上是断然做不出的,但是田不易做起来却是毫无压力。

    他踏上一步,脸上赤气一掠而过,正要有所动作,忽地人影一闪,苏茹已经站在了丈夫身旁,伸手拉住了他,嘴边有淡淡笑意,低声道:“一大把年纪了,跟同门后辈闹起来,像什么样子?”

    齐昊紧张的身子放松了下来,正要说些什么,却见到苏茹将目光放到了堂下一人身上,笑眯眯道:“大凡,你便代你师父向龙首峰的高徒讨教一下吧!”

    被苏茹看着的少年踏前几步,站在了齐昊、林惊羽身前。

    “你们两个……谁先来?”

    王凡淡淡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