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六章 传道
    ,精彩小说免费!

    “七师弟,八师弟,回廊小院左边右边各有七间屋子,这间屋子是我住的,其他各位师弟都是依次而居,都在右侧,而右侧只剩下了一间,你们中有一人要住到左边的屋子里……”

    宋大仁感觉颇为头疼。

    两个新来的师弟都是小孩子,山居清苦,独自一人住在小院左边又容易产生被孤立的感觉,有些不好安排。

    “要不然,你们一起住,也好有个照应。”宋大仁觉得自己想到了一个绝妙的主意。

    “不用了,我住左边的屋子就好。”王凡果断拒绝道。

    “那……好吧。”宋大仁松了口气。

    不知为何,他总觉得两个新来的师弟中,张小凡给他的感觉更亲切些,而王凡总是给他一种若即若离的感觉。

    好像永远不在同一个世界。

    分配好屋子,天色已经黑了下来,一轮明月挂在了窗外,宋大仁开始向两人讲述门规戒条:“师弟,你们记好了,本门门规第一条,首重尊师……”

    青云门的十二门规二十戒条很快讲完,宋大仁原本还想传授基本修道法门,见张小凡一脸疲倦,便停住了,准备第二天再正式传授。

    “明日再传授你们修炼法门吧。”

    张小凡顿时松了口气。

    毕竟不过十一岁,奔波数天,又是第一次远离父母来到陌生的地方,张小凡早就心神俱疲,听到大师兄如此说,便告退回自己屋子休息了。

    “凡师弟,你不去休息吗?”宋大仁见到王凡丝毫没有起身的打算,不由奇怪道。

    “大师兄,天色尚早,不如将基础道法先传授予我吧。”王凡道。

    宋大仁愣了一下,不过随即微笑点头,并没有拒绝。

    他让王凡在桌前坐下,先教授如何打坐、冥思,再粗略地说了一下人体经脉和精气运行。

    这些都是极为基础的东西,王凡早就知晓,只是为免宋大仁疑心,故装作不知。

    这些都教授完成后,正戏便来了。

    “凡师弟,接下来我要传予你的便是我派最根本的法门,这是本门奇术,精深奥妙,邪魔妖人,多有窥探,你需得立下重誓,学成之后,若非本门弟子,绝不传于外人。”宋大仁一脸郑重道。

    “大师兄,我明白了。苍天在上,厚土在下,弟子王凡若是泄露青云门道法秘密,必遭天打五雷轰!”王凡立下了誓言。

    就在此时,一种奇异的感受充斥了王凡心田,让他心中有些恍惚。

    仿佛冥冥当中有某种存在记录了他的话语。

    恍惚的感觉很快消去,王凡清醒了过来,随即便有些惊疑不定:“难道这便是所谓的天道誓言?”

    宋大仁浑然不觉王凡的异状,开始传授道法。

    “太极玄清道”,是青云门诸般奇术妙法的根本,是开派祖师青云子从无名古卷中领悟而出,经历代青云门宗师精研,时至今日,已是夺天地造化、玄妙无匹的无上道法。

    此诀共有玉清、上清、太清三个境界,青云门下共有近千人,但大多数都停留在玉清境界,能够突破玉清境界的,包含掌门道玄真人在内,也不过十人出头。

    而青云门便是凭借着这十多人,成为了当今正派魁首。

    至于传说中的太清境界,相传只有千多年前不世出的奇才青叶祖师修到过。

    太极玄清道修习过程从易而难。

    玉清境第一层境界大多数人在第一年即可修成,但往后开始,艰深困难处便显现出来。

    玉清境第二层一般人要修习五年,资质差的说不得便要十年往上。

    玉清境第三层更加是个分水岭,资质好的修习个五六十年也不稀奇,而资质稍差的便一生都停滞于此了。

    太极玄清道的主要修行法门,到了第三层就大致传授完毕,往后更多的是靠自身修行和悟性资质。修行高深的师长或许会指点一二,那也是经验之谈,能够让弟子少走一些弯路。

    这些“弯路”,通常是以百年计的。

    而能够将太极玄清道修到玉清境第四层的,便是有了万法根本,可以开始同时修习其他奇术妙法,也可以修炼属于自己的法宝。

    宋大仁初为人师,见王凡听得仔细,不由兴致大发,继续侃侃而谈:“玉清境第一层的功法,便是引气入体,也就是所谓的‘练气’,将天地灵气引入体内进行大周天运转,借此与天地一息,进而感悟天地造化,若是能够引入天地灵气在体内连续运转三十六个大周天,那么自身经脉已经稳固,第一层便是练成了。”

    他看着王凡笑道:“听师傅讲,师弟你的资质比我们好许多,想来一年之内便可以达到这个境界。不过一开始却不可以操之过急,贪功冒进反而有走火入魔之虞,你先学控制全身窍穴吧。”

    王凡沉默不语。

    宋大仁点点头,站起身道:“那就先这样,太极洞在后山,需要修炼到玉清境第三层以上的弟子才能进去修炼,在这之前,你先在自己房里修炼,好好努力吧!”

    王凡跟着起身:“多谢大师兄。”

    宋大仁想要送他回屋,王凡婉拒,自行出门,转过一个拐角,来到了回廊小院的左侧屋子,这一排七个屋子全都没有人住,灯火熄灭,漆黑一片,只有月光洒在屋前,颇有一些阴森森的味道。

    王凡随意挑了一间屋子,便推开门走了进去。

    就见屋内只有一桌一椅一床,其他什么都没有了,简单朴素至极。

    他默默走到床前,盘膝坐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