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五章 传功
    ,精彩小说免费!

    “道家术法,当真神妙无双,竟然能够役使诸天神力,若能与佛家相互印证,取长补短,必能参破长生不死之谜,只可惜道玄真人修为虽然修为远胜于我,但终究和我三个师兄一样,放不开门户之见,唉!”

    普智长叹一声,脑海中突然想起了那一道笼罩在火焰中的人影。

    “那又是何种法门,非佛非道,像是凡人的武术,只是凡人的武术小技,能够到达这种抗衡天地大力的程度吗?”

    他晃晃头,将这种可笑的想法抛出了脑海。

    蓦地,他的目光停留在了林惊羽和张小凡身上。

    普智突然想到了一个绝妙的主意。

    “老衲只需要传授两人佛家功法,再令他们投入青云门下,修习道家功法,岂不是能够替我完成心愿?”普智越想越满意,“佛道两家自古隔阂,老死不相往来,但是青云门绝对想不到,两个自小生活在青云山下的年幼少年,会身怀佛门功法,只要有人能够身兼两家绝学,必然可以突破万年来长生不死的迷局。”

    不知不觉间,普智整个人竟是亢奋无比,两腮涨红,眼中密布血丝。

    他纳入怀中的那枚深紫圆珠,正透发着邪魅的红光。

    “这小孩的资质不错。”普智将手伸向了林惊羽。

    但手伸到一般便停了下来。

    “不行,当今各门派门户之见极重,极其忌讳偷师,这孩子资质太好,一进入青云门,必然备受瞩目,以他小小年纪,只怕藏不住秘密,到时暴露,必死无疑!”

    普智转而看向了一旁的张小凡,想到了他白天宁死不屈的倔强性子,微微点头。

    一种冥冥中的缘分似乎又将两人联系在了一起。

    “就是你了。”普智说完不再迟疑,伸手拍在了张小凡身上,以佛家真元,将之救醒。

    张小凡悠悠醒来,眼前模糊一片,耳中嗡嗡作响。

    过了好一会儿,视线恢复清晰,顿时吓了一跳。

    只见白天见到的那个秃子正在死死看着自己,同时脸上还带着兴奋的笑容。

    “你,你想干什么?”张小凡有些害怕,讷讷道。

    普智细细端详着他,不答反问道:“小施主,这风大雨大,你一个小孩子,为何来此偏僻之地?”

    普智心中其实已经有了猜想。

    对方必然是看自己这个和尚可怜,给自己送吃的来。

    坚韧绝强的性子,又心地善良,这样的弟子,他很满意!

    “我给大凡哥送些吃的来!”张小凡怔了一下道。

    普智的表情顿时变得僵硬了些许,嘴角微微扯动:“是这样吗?”

    果然老衲与草庙村的八字不合。

    等一下!

    普智突然想起一件事,赶忙撇下张小凡,冲向了化作了一片废墟的草庙。

    “草庙里还住着那个孩子,刚才生死关头,老衲竟然完全忘了这件事,也不知他现在是死是活?”普智心头担忧。

    其实他已经对此不抱有希望了。

    被压在草庙废墟中如此之久,兼且大雨滂沱,寻常人早就一命呜呼了。只是身为出家人,即便之前那个少年为难过普智,普智依旧想要尽下人事。

    片刻之后,普智回到了松树之下。

    “大凡哥怎么样了?”张小凡此刻也想到了这件事,询问声中带着一些害怕,深怕从普智口中听到噩耗。

    “不见了。”普智有些疑惑。

    不过很快便释然了。

    他将整个废墟翻了个底朝天,也没有找到那少年的尸体残骸。既然如此,那么只有一个解释。

    那少年被人救走了。

    至于救人者是谁?

    毫无疑问便是那位击退黑衣人的高手。

    “不用担心,庙里什么都没有找到,那位小施主已经被人救走了。”普智宽慰着张小凡。

    张小凡平静了下来。

    普智见此,心中对其心性更加满意,嘴角一动,合十道:“善哉善哉,万般皆是缘,命中早注定,我佛慈悲!”

    张小凡奇道:“你说啥?”

    普智微笑道:“老衲是说,小施主与我有缘,老衲这里有一套修行法门,你可愿意学?”

    张小凡道:“法门是什么东西?”

    普智额头上渗出冷汗,随即尴尬地笑了一声,伸出枯瘦手掌,摸了摸张小凡的脑袋,缓解了一下自己的尴尬,道:“法门不是什么东西,就是一些呼吸吐纳的方法,你学了之后,要答应我几件事,好吗?”

    张小凡似懂非懂,过了一会儿道:“不好。”

    “!”

    普智愣了一下,正要说些什么,却听张小凡继续道;“呼吸吐纳有什么好学的,我又不是不会。”

    完全没有办法和草庙村的熊孩子交流啊!

    普智心中默念佛号,缓了好久才平复了自己的心情。

    “老衲这个不是普通的呼吸吐纳法门,只要学了这套法门后,可以感悟自身,开启自身宝藏,拥有种种神通大力。”普智诱惑道。

    “可以像大凡哥那样一个打三十个吗?”张小凡眼中充满了期盼。

    老和尚额头青筋猛然暴起。

    他的双手时而握拳,时而握爪,似乎想要打人。

    但最终忍耐住了。

    “可,可以,别说一个打三十个,打三百个也行!”普智强笑道。

    “那你教我吧!”张小凡点了点头,兴奋道。

    “好!记住,你每日一定要修习这法门一次,但是不可以在人前修炼,只有在夜深人静,孤身一人时进行,最后,非到生死关头,万万不可以施展此术,否则性命难保!”普智深深吸气,郑重道,“你做得到吗?”

    张小凡由于了一下,歪了歪头,又抓了抓头,脸上有些犹豫,但最终还是点头道:“做得到!”

    普智松了口气。

    他深怕这熊孩子学了这套法门就去和小朋友们斗殴。

    普智不再多话,开始传授真法口诀。

    这套口诀说长不长,千字左右,但是枯涩艰深,张小凡用尽心力,花了三个时辰,在晨曦初起时,终于尽数背下。

    普智见他完全熟记后,方才松了一口气,同时眼中露出狂热的光芒。

    “此子果然与我佛有缘,这大梵般若便是我寺最优秀的弟子法相修习,也整整耗了三天功夫才能尽数背下,他竟然在没有任何佛学修为的前提下,一夜功夫便已经牢记,真是天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