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六章 机缘
    ,精彩小说免费!

    大燕城内,午夜,桂花居。

    这是位于大燕城东区中心处的一所小院,是州主李皓给镇妖军主将安排的住所。

    北州大捷后,大军班师回朝,镇妖军兵将原本也要回返中州,但是为了照顾受了重伤的王衷,王凡请旨留了下来,镇妖军则由鲁迪率领班师。

    桂花居主卧中,王凡此刻脸色灰败,身上气息也极为黯弱。

    “没想到萧玲的星辰耀体术如此恐怖,不愧是萧族绝学!”王凡缓缓调理气息,同时感应自身状况。

    铜皮铁骨般坚韧的身躯上布满了一道道裂纹,仿佛尘封久远的瓷器,随时会破碎;能够消化金石百毒的五脏内腑也是密布创口,血液汩汩而流。

    “若是光靠真元疗伤,只怕一年都好不了!”

    王凡心中得出了判断。

    越是强大的肉身,受到的创伤越是难以复原。

    幸运的是,王凡有疗伤圣物。

    “使用仙豆。”

    使用仙豆之后,王凡顿时觉得浑身舒畅,神清气爽,真元流转比以往更加流畅,对于武道的理解也增进了一个层次。

    再次运转武道心法,顿时觉得浑身滚烫,好像站在火炉旁边,气血翻涌,精力饱满得像是要溢出来,无比旺盛。

    乘着这个关口,王凡再次施展了一套玄武掌法,这一次掌法,却又和之前任何一次截然不同,轻飘飘的,没有任何威力的样子,激不起一丝掌风,便是房间中的烛火也无法熄灭。

    仿佛是一个普通人随意挥掌。

    但若是落在强者眼中,便可以发现所有的真元灵气全部汇聚掌上,含而不露,威能内敛,只有在击中敌人的那一刹那才会彻底爆发出来。

    王凡的玄武神掌更加隐蔽,更加高深莫测起来。

    “果然,与高手对决才是武道进步的最快方法,只是并非所有人都有仙豆……若是没有疗伤圣药,与高手对决后留下的暗伤便会积累,到最后一齐爆发出来,万劫不复。”

    王凡缓缓收招,顿时觉得澎湃的气血开始平复,降到了一个恰到好处的平衡点,浑身暖洋洋的,好像是沐浴在温泉当中,极其舒适。

    “笃笃……”突然敲门声响了起来。

    “十八弟,你怎么来了?”

    王凡停下修炼,走去开门,却发现是十八皇子王衷来了。

    “这么晚,打扰十三哥休息了。”十八皇子王衷脸色有些发白,显然伤势并没有好利索。

    “咱们兄弟之间就不需要这么客气了。”王凡招呼他坐下,给他倒了壶茶水。

    这间桂花居中,原本李皓是安排了十个仆人听王凡差遣的,只是王凡将他们全部遣散了回去。

    照顾他起居的一直是小月,换了别人他不习惯,也没有信任。

    “对不起,十三哥!”十八皇子王衷却是没有喝茶,而是突然一脸沉重地道歉。

    王凡有些惊讶,问道:“此事从何说起?”

    “平定蛮族的流言……”十八皇子王衷解释起来。

    他一番解释,才让王凡明白了发生了什么。

    无非最近出现的传言。

    传言当中,人蛮大战时,力挽狂澜的将领变成了王衷,击溃蛮族大军的也变成了王衷。

    而真正的功臣王凡却好像是从未存在过一般,而关于镇妖军的军功,更是全部隐没,没有出现在任何一封奏折之上。

    “……是舅父命人做的。”十八皇子王衷艰难道。

    说完之后,他便垂首沉默,连看王凡一眼都不敢。

    他的舅父便是杨绍,杨家的族长,朝廷的礼部尚书,亦是当朝国舅。

    过了许久,十八皇子王衷才微微抬头看了一眼,却惊讶地发现王凡一脸平静,丝毫没有生气的模样。

    “十三哥,你不生气吗?”他小心翼翼地问道。

    “有什么好生气的。”王凡平静道。

    换作是前身,遭受这样的对待,大概会愤懑、会恼怒、会隐忍、会伺机报复。

    但是现在的王凡,对天明皇朝没有丝毫归属感,便是对整个明洲世界,也没有丝毫归属感,他真正所希望的,无非是回去地球世界罢了。

    对于太子之位,继承大宝,他并不看重。

    流言传播如此顺利也和王凡的听之任之有很大关系。

    这件事情也并非那样简单,掠夺了王凡的功劳后,将之全部转嫁到十八皇子王衷身上,仅凭杨家的势力难以做到,至少也要联合其他几个大家族才能做得滴水不漏。

    背后的水很深。

    但王凡根本不在意,甚至隐隐有些期待事情的发展。

    “我的主线任务,就全靠你们的帮忙了!”

    王凡心中甚至暗暗高兴,主线任务需要帮助十八皇子王衷登上太子之位,这是一个难度极大的任务。

    因为他无权无势,武道修为也没有到达左右朝政的高度。

    现在有势力在暗中推动十八皇子上位,王凡乐见其成。

    说到底,王凡的真正底牌还是崩坏系统,只有不断地完成系统任务,获得崩坏值,兑换出能够提升实力的宝物,才是他真正应该做的。

    “十八弟,这些琐事不用去管,你只管安心养伤即可。”

    王凡不欲多言,闭上了双眼,开始了修炼。

    十八皇子无奈,只得起身离开。

    ……

    “十三哥,你真的不在意太子之位吗?”

    一间卧室当中,在明灭不定的烛火照耀之下,王衷从怀中取出了一块古朴的玉佩,轻轻摩挲起来。

    渐渐的,他眼前开始恍惚了起来。

    一副极为久远的画面浮现在了他的眼前。

    那是一座堆满了书籍的宫殿,两位少年正对而立。

    其中一人赫然是他的模样,而另外一人却笼罩在朦胧的光线中,看不真切。

    一块古朴的玉佩掉在他脚下,他想要捡起来,但又不敢,正打算快步离开,笼罩在光线中的人影声音响了起来。

    “唉,明明机缘就在眼前,为何却要放弃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