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三章 战天(一)
    ,精彩小说免费!

    天门第二层世界,自在地界,寒风凛冽。

    一股比外界更冷的寒意在断浪与怒风雷两人心头升起。

    “这怎么可能?”

    他们在王凡的第二拳中存活了下来,但脸上却没有丝毫喜色,而是一脸惊惧。

    并非两人扛住了王凡的这一拳,而是两人在拳风扑面之时,便已经骇然发觉……他们根本挡不住这一拳!

    若是挡,只有死!

    于是他们退却了,并没有硬接这一拳。

    事实证明了他们的判断。

    挡这一拳的破军、神官、神判死了,退却的怒风雷与断浪虽然被拳劲擦中受了不轻的伤势,却活了下来。

    他们隔着远远地看向王凡,满脸惊惧,浑身颤栗。

    他们想要离开,却又不敢离开。

    两拳,自在地界七大高手,四死三伤!

    王凡慢慢收回右拳,神情淡然,好像只是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他将视线凝注在了怒风雷与断浪身上。

    两人顿觉一股无穷杀气笼罩在身上,不但呼吸困难,便是真元运转也缓慢了不少。

    “前辈,我知错了,愿意弃暗投明。”

    断浪竟然“噗通”一声,立刻跪在地上,不断地磕头求饶起来。

    “我知道帝释天关押无名前辈和秦帮主的地点,这便为前辈带路!”断浪连声道。

    王凡微微一愕,意兴阑珊地挥了挥手:“步惊云,你们三人跟着断浪去救人吧,我独自一人前往虚空天界即可。”

    众人心中戚戚然。

    换在三天前,王凡若是说出这番话,势必被他们耻笑。

    但是就在刚刚,王凡两拳击杀了四位地界强者,便已经证明了自己的实力。

    在场的所有人,无论是敌是友,都用无比崇敬,看着神明一般的目光看着这位身着麻布衣衫的平凡少年。

    就好像看到了一个新的武林神话。

    ……

    抛开步惊云三人独自前行,王凡更为放松了些。

    很快,便来到了天门第三层虚空天界。

    虚空天界的入口是一面巨大的冰镜,正是虚空天界的入口。

    “徐福前辈,王凡求见。”

    王凡来到冰镜处,没有贸然闯入,而是向着冰镜传音,原本平滑的镜面顿时起了波动,一股股寒气散发了出来。

    蓦地,一道道冰寒的气息从镜面上扑了出来,最终形成了一座高达一丈的冰雕人形,内中一道人影若隐若现,依稀便是徐福的样貌。

    “原来是王少侠。”徐福使用的是自己原本的声音,自带一股雍容尊贵气度,“不知何故屠戮我天门中人?”

    冰雕中射出了两道精芒,锁定了王凡全身上下。

    无边无际的寒气与杀意笼罩了王凡的身体。片刻功夫,王凡的衣衫上便结成了一层薄霜。

    “呵呵,莫非门主忘记了六年前侠王大会一招之赐了吗?”王凡咧嘴一笑,露出了白森森的牙齿。

    “哼!”

    徐福怒哼一声,倏然出招,冰雕右掌伸出,猛然破碎开来,化为了无数冰刺飞出,闪电般戳向了王凡周身大穴。

    冰刺森寒,竟然带上了金属一般的色泽,仿佛神兵利器一般,若是被刺中,必然血花四溅,惨不忍睹!

    “雕虫小技。”王凡冷笑一声,右掌化爪,朝前抓出。

    一道道真元缠绕在了五指手掌之上,形成了鳞片指甲,有五个指头,指指如钩,像是某种凶兽的利爪一样,充满了狰狞的气息。

    花间派最强拳法奥义——对影!

    一爪抓取,很快一化为三,三化无穷,爪还未到,爪上蕴含的真劲已经将周围的寒气全部驱散。

    嘭嘭嘭!

    冰刺爆裂声不绝于耳,冰屑四溅,白色粉尘四散,就好像下了一场小雪。

    “这武功,我好像在哪里见过!”徐福语声中带有一丝疑惑。

    虽然疑惑,他手上的动作决然不慢,一击不中,后招源源不绝。人形冰雕陡然粉碎,化作冰剑,猛然向着王凡方向冲击切割。

    “小子,便让你见识一下本座真正的功夫!”

    徐福内力再吐,周围的冰层如同天崩地裂,冰墙破碎变形,射出了无数冰剑!

    万剑归宗!

    王凡心中突然想到了这套绝世剑法的名字。

    “好剑法,我也有一套剑法,请前辈品鉴!”王凡笑道。

    一把金锷绿刃的宝剑滑入了右手掌心,随后,握紧了它。

    花间派最强剑法奥义——分散!

    宝剑猛然变作了一团碧芒,光芒爆开,化作漫天剑影,如同狂风暴雨,朝着四周飘散。

    顿时,空气中都是千千万万的光影剑鸣之音,咔嚓声连绵不绝,无数冰剑化作细屑飘散在空气当中,爆出了湿润寒冷的气息。

    半柱香过后,光影消失,剑鸣停止,冰屑散尽,周围恢复清明。

    虚空天界的入口处,此刻就好像被火药炸过,一片狼藉。

    “果然是好剑法,只是却不配与万剑归宗相提并论。”

    冰雕已经粉碎,徐福高大雄健的身影缓缓出现,他的气度依旧雍容华贵,有如帝皇。

    他看着王凡手中的碧落剑,眼神无比凝重。

    “不过是倚仗兵器之利,才侥幸破了本座的万剑归宗,若是没有此剑,胜负还是两说。”徐福不屑道。

    “前辈此言差矣,圣人有云:君子性非异也,善假于物也。宝剑铸造出来便是为了使人强大,难道猎人打猎不用弓箭猎刀,一定要与野兽肉搏吗?”王凡道。

    徐福顿时哑口无言。

    王凡见状,脸上倏地露出了嘲讽的笑容:“何况前辈你不也仗着老不死的能力,打败了大部分敌人么!”

    “你!”面对如此羞辱,以徐福近两千年的城府,亦是有些动怒。

    “惊目劫!”

    徐福猛地发动了惊目劫,一股森寒的眼神突然爆发了出来,寒光如剑,直刺王凡双眼。

    四目相接,王凡骤觉双眼一寒!

    随后内心深处亦随之发寒,寒气随着血液真元朝着全身涌去,眼寒!手寒!腿寒!血寒!渐渐地五脏六腑都开始变寒起来,身子微微发僵!

    这便是惊目劫!

    天下高手习武,只知苦练拳掌腿及兵器,从来没有人在双眼之上下苦功。其实,人看见开心的事会高兴,看见可怕的事会恐惧。以目摄心,乃是上乘功法,若能以目光压制对手气势,就能决胜负于刹那之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