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九章 分散
    ,精彩小说免费!

    “好强!这到底是什么剑法?”

    名为剑贫的中年男子跃出小船,落在了水面之上,涉水而行,向着不夜舫疾奔,如履平地,显出了一身超凡轻功。

    剑贫,本命剑贪,乃是关外胡人,自幼嗜剑如命,搜罗天下名剑及剑法,痴醉如狂。但他心无厌足,迄今为止没有找到一柄宝剑能够满足他,故成为了一位不带剑的剑手。

    此外他学剑百家,却是杂而不纯,虽然习得了无数剑法,却始终未能开宗立派,成就自己的剑道,故贪字变为了贫,遂改名自嘲曰——剑贫!

    “不知是何人的绝妙剑法,一定要见识一下!”

    不过几个眨眼的功夫,剑贫便进入了不夜舫当中。

    此刻不夜舫大厅中,只有五人,捕神与王凡一道,左右先锋与白衣少年叶平一起,很快剑贫锁定了目标。

    身形幻动之间,剑贫如同一阵狂风般冲了过来,陡然出现在了王凡所坐的大桌之旁。随后便绕着王凡不断挪动,以好奇目光朝着王凡周身上下每寸地方仔仔细细地打量着。

    王凡视若无睹,老神在在端坐原处。

    终于过了片刻,剑贫停止了挪动,静静地立于了王凡面前,脸上满是讨好的笑容。

    “嘻嘻,在下剑贫!很想与你交个朋友,不知道少侠高姓大名?”

    王凡微微一愣,却是有些吃惊。

    剑贫不认识他,他却知道剑贫。

    他知道剑贫好剑成痴,贪婪成性,此刻火麟剑随意摆放在木桌之上,以剑贫的品行竟然没有抢夺宝剑,着实古怪。

    “王凡。”王凡淡淡道。

    “可否让在下观赏一下这柄宝剑?”剑贫指了指火麟剑。

    “自然可以。”王凡点头。

    此刻火麟剑上的火麒麟片已经被王凡取下,不再是未来那柄无限邪异的神兵,只是一柄普通的宝剑罢了,并不放在王凡心上。

    只是因为使用碧落剑容易失控,这才顺手用下火麟剑。

    “王少侠果然爽快。”剑贫脸色一喜,立刻伸手摸向了火麟剑,那样子活像一个贼偷,引得一旁的捕神侧目连连。

    不过刚刚王凡与傲天交手一幕,已经让捕神深深明白,这位看似平凡的少年却是一位极强的武者,并不需要他保护。

    他来到南安镇另有要事去办,和左右先锋两人打了个招呼,便带上叶平一起离开了不夜舫。

    大厅之内顿时只剩下了王凡与剑贫二人。

    “好剑,果然是一柄锋锐无双的好剑,若是我没有看错,这是断家的火麟剑吧?”剑贫仔细端详了很久,随后一剑下劈,将木桌的一角斩了下来。

    “不错。”王凡再次点头,想要听听对方说些什么。

    此刻的剑贫虽然充满了对火麟剑的欣赏之意,眼中却没有丝毫贪婪之情,着实有些古怪。

    “可是此剑绝对配不上你!”剑贫语出惊人,“这柄火麟剑剑心已经沉睡,就好像一个木偶,没有心灵,死气沉沉,焉能配得上小兄弟你的蓬勃朝气?”

    “老夫生有剑眼,一看便知你必须要放弃这柄火麟剑,另觅神兵,这样你的剑术修为方可提升,否则人剑不配……”

    剑贫脸容一肃,认真道:“轻则,剑毁!重则,人亡!”

    “呵呵,既然如此,那此剑便赠予你吧,也算作是前辈金玉良言的报酬。”王凡笑道。

    说罢他起身就走,丝毫不留恋火麟剑。

    这样一来,剑贫傻眼了。

    其实他根本看不上这柄火麟剑。

    刚刚那番话半真半假,他生有剑眼是真,火麟剑剑心沉睡也是真,但是人剑不配、剑毁人亡什么的就是鬼扯了。

    剑贫连忙带上火麟剑赶上,拦住了王凡的去路。

    “王少侠,慢着!昔才老夫不吝赠言,可不是为了贪图你的宝剑,这火麟剑虽然配不上你,但亦是一柄难得的好剑,留作珍藏也是极佳。”剑贫脸上露出了谄媚的笑容。

    “说吧,前辈,你到底想要什么?”王凡双手抱胸,似笑非笑道。

    剑贫顿时心中一凛,知道对方不但修为盖世,便是智慧亦不弱,竟然片刻之间便看出了自己有所企图。

    他连忙将火麟剑归鞘,递还给了王凡。

    “少侠不要误会,老夫绝非贪得无厌之徒,只求少侠能将刚才所使的那式剑法传授予我。”剑贫伸开双手连摆,脸上有些尴尬,“若是不方便的话就算了。”

    剑贫脸上微微有些畏惧之色。

    明明是极为强大的剑手,并且生有剑眼,他却无法看出王凡的剑心到底是什么,这可是从来没有发生过的事情。

    “有何不可,刚刚那招剑法名为——分散!”

    王凡话音刚落,火麟剑已经出鞘。

    剑贫只觉眼前尽是千千万万的光影剑鸣之音,他不知道王凡如何拔剑,只看到王凡淡然的神色,手上寒芒大盛,顿时剑影幢幢。

    剑贫一声惊吼,展开浑身解数,双手回抱胸前,掌影翻飞,不断抵挡。

    手掌与剑影的每一次碰撞,都感觉有一股沛然大力袭来,沉重的力量从剑身传递向剑贫的手掌,每阻挡一下,剑贫便退一步,有如触电,全身麻木。

    到得最后,剑贫再也支撑不住,双手无比疼痛,几乎已经不像是自己的。

    “难道他要杀了我?”剑贫心中大恐。

    就在剑贫以为小命休矣时,剑影猛然散去。

    “锵”的一声,火麟剑已经归鞘。

    “如何,这便是花间派最强剑法奥义——分散,你可学会了?”

    王凡神色淡然,依旧端坐原处,仿佛完全没有出过手。

    反观剑贫,却是一脸怅然若失的模样,呆呆站在原处,神情复杂,其中有畏惧,惶恐之色,但更多的还是贪婪。

    剑贫猛然双膝跪倒大喊,“少侠剑术精湛博学,在下是诚心求学的,窥斑见豹,请将这套剑法所有的招式都教给我吧!”

    剑贫开始连连叩头,一边叩头一边高声呼喊:“老夫向你下跪,叩拜你,请教我吧!”

    连磕三记响头后,剑贫抬头,却发觉不夜舫内已经空无一人。

    不知何时,王凡已经离去,连同那柄火麟剑一起。

    “剑招自由,不拘一格,剑意深邃,直而不野,婉转附物,怊怅切情,乃是一等一的剑法。如此强大的剑法,我不会放弃的!”

    剑贫双眼射出精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