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七章 抢亲
    ,精彩小说免费!

    不夜舫中,捕神三人身周人去桌空,清净了一片。

    仅余下一位白衣少年坐在附近。

    这位白衣少年手握单刀,全身冒汗,像要去进行一件迫不得已的大事一般。古怪的是他的额头绑着白色布条,仿佛要去奔丧。

    “这一幕似曾相识啊!”王凡疑惑地摸了摸下巴,随后便想起了对方是谁。

    这位白衣少年名叫叶平,与朝阳镖局总镖头潘日飞之女子菊相爱,私定终身。

    很老套的剧情,总镖头不肯将貌美如花的女儿许配给家世一般,甚至有些贫寒的叶平,而是逼迫她嫁给另外一个家世显赫的少年俊杰。

    这个少年俊杰便是拜剑山庄少主人——傲天!

    贫寒少年与富家少爷的对决,一向是贫寒少年完败,只是叶平与子菊两人不一样。子菊仍旧爱着叶平,不愿做拜剑山庄少奶奶享受荣华富贵,而叶平也颇有决心与毅力,竟然苦练刀法,打算抢亲。

    “接下来,便是叶平抢亲的剧情了。”王凡心道。

    “当当当……”

    这时,舫外隐隐传来一阵喧闹的锣鼓乐声,王凡凭窗望去,却见岸上远处有队庞大的送嫁队伍,正在浩浩荡荡地前行,即将经过不夜舫。

    白衣少年叶平听到这阵喧闹声,全身冒汗更甚,背上白衣都现出了汗渍。

    他的额头之上青筋暴涨,握刀的右手时而松开,时而紧紧抓住,心中进行着天人交战。到得最后,叶平的神情猛然狰狞一片,便要离席而起。

    就在这时,一只粗糙的右手轻轻按在了他的肩膀之上。

    手掌看似轻柔,却带着一股无可抵御的大力,将叶平牢牢按住,无法站起。同时一道柔和的声音响了起来,温厚淳和,带着凛然正气。

    “小兄弟,你的刀,不是一柄好刀!”

    叶平闻听此言,额角流汗,双目圆睁。

    “若要成为好刀,首先握刀的手不可以发抖。”按住叶平的却是带着铁质面具的捕神,“小兄弟,这件事便交给我吧!”

    叶平乍听此言,心神大震,情不自禁道:“你知道我与子菊之事?”

    “自然。”

    捕神甫一说完,便从楼船窗口跳下,拦在了岸边大道正中央,正好挡住了送嫁队伍前方。

    “阁下!在下是朝阳镖局总镖头潘日飞,小女即将嫁给拜剑山庄小主人傲天,还望阁下行个方便,不要阻拦。”

    送亲队伍中冲出了一位体型彪硕的中年男子,双手抱拳,冲着捕神行了一礼。

    他的言语恭敬客气,却掩盖不住脸上那份得意之气。

    不过随后,他的额头冷汗便下来了。

    因为,他看清楚了面前之人是谁!

    “竟然是捕神!糟糕了,听闻他已经辞去朝廷差事,加入了无双城,无双城如今势大,别说拜剑山庄,便是天下会也得避其锋芒。”潘日飞心中焦急,“只是不知他为何要阻我。”

    正当潘日飞六神无主之时,远处传来了重重的马蹄声。

    却是十多位骑士,为首之人乃是一位穿着红袍的英俊青年。行至近处,红袍青年倏然一按马背,飞身跃下。

    “捕神,为何破坏在下婚事?”

    红袍青年正是拜剑山庄少庄主,傲天!

    他的神情无比倨傲,他也有骄傲的资本。

    拜剑山庄是江湖上的新兴势力,而他作为少庄主,初出道时便一剑斩下三派掌门头颅,恍若平地惊雷,震慑江湖。

    虽然六年之前惜败天下会秦霜,但是知耻后勇,剑术益发精进,连灭二十多个大小门派,快速拓展了拜剑山庄的势力。

    捕神虽然声名卓著,但是在他眼里,不过是无双城的走狗,无论实力还是地位,都不够资格与他相比。

    “婚姻大事讲究两情相悦,少庄主却是以势压人,逼迫一个可怜女子,未免太过分,这件闲事在下少不得便要管一管!”捕神冷声道。

    听闻此言,傲天一愣,随即便是大怒,高声道:“胡说八道,婚姻大事讲求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拜剑山庄已经向朝阳镖局下了聘礼,潘总镖头也答应了这件婚事!”

    “既然你斗胆坏我婚事,我就用手中剑雪此耻辱,长离剑!”一言不合,傲天无比骄傲,不欲与捕神废话,直接出手。

    “是!”

    随着“长离剑”喝声出口,他身旁的一位老剑仆应声跪下,背负着的长离剑铿然出鞘!落入了傲天手中,被其紧紧握住。

    “嚎!”

    傲天一取长离剑,身形顿时化作一道无俦旋风,向捕神席卷过去!剑气磅礴,一旁河道水面之上泛起了无数漩涡。

    下一刻,长离剑已经随着旋风火速架在了捕神的脖颈之上,剑速之快,吓得周围众人连连惊呼,但是捕神却毫无闪避之意。

    然而长离剑却在刹那间停住,没有斩下去。

    因为傲天的咽喉部位也顶着一柄锋芒四射的匕首。

    匕首之王,小龙泉。

    小龙泉握在了捕神手中,这柄匕首原本是皇室大内之宝,是一等一的神兵,无数皇子皇女想要得到,可惜全被皇帝拒绝,因为捕神屡建奇功,皇帝陛下才赐予了他。

    傲天的脸色迅速阴沉了下来,眼前发生的事情似曾相识,这让他想到了一些不太美好的记忆。

    捕神脸色淡然,平静道:“少庄主,花轿之内的姑娘之心毫不属你,你得到她,也是徒然。”

    听闻此言,傲天的脸色愈发阴晴不定起来,突然闭上了双目,冷道:“我不理她的心是否属我!只要本少爷想要得到的,就必须得到!”

    二人言谈之间,长离剑剑锋未动,因为傲天没有把握一剑将捕神置诸死地。

    周围的剑仆大为紧张,其中一位剑仆上前劝解:“少爷,婚事虽大,但是剑祭举行在即,你绝不能轻率万金之躯!”

    傲天丝毫没有放下长离剑的打算,只是冷冷盯着捕神。

    而捕神的表情淡然无比,丝毫没有紧张之感。

    明明下一刻就可能同归于尽,但是两人却都从容不迫,反而周围之人全都浑身冒汗,屏息静气,鸦雀无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