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章 圣剑
    ,精彩小说免费!

    听着蓝月圣主嚣张至极的话语,王凡呵呵一笑,并不做声。

    他如今最强大的战力需要神石与碧落剑的配合,不过现在正是磨练自身剑法武道的最佳时机,若是一开始便用尽全力,便无法凭借蓝月圣主这块磨刀石,来提升自我。

    “既然不肯展露,那便去死吧!”

    蓝月圣主双手一环,一股蓝气自体内徐徐膨胀而出,汇聚双手之间,提聚到极限之际,猛然腾空而起,立于半空,有如魔神。

    蓝气越发浓烈,凝聚为一道深蓝月轮笼罩全身,深蓝而诡异,猛然之间,深蓝月轮化为一头人形凶兽,赫然是蓝月迷城的守护神——月牙兽!

    月牙兽猛扑而下,朝着王凡噬来。

    虽然口中对王凡不屑一顾,但是一出手却是最为猛烈、霸道、凶绝的至强一击!

    面对这强绝一击,王凡神情淡然。

    “好一个无相破元气!”

    王凡一声赞叹,随即磅礴的剑气从火麟剑射出,瞬间划过十丈虚空,斩破了狂风,带着无比凌厉的呼啸声朝着月牙兽斩去。

    这一剑未至,铺天盖地的剑气便已经锁定了蓝色月牙兽的四面八方,周围的砖石上传来了一声声无比尖锐的摩擦声,如同刀片划过铁板,刺得耳朵生疼,更有一股宏大的剑意,遥遥笼罩了蓝月圣主。

    这也就是蓝月圣主,换了普通人,剑气还没到,就被宏大无边的剑意刺碎了心神魂魄。

    “好强!”

    蓝月圣主脸色一变,功力再次提聚三分,蓝月罡气凝聚成的月牙兽变得更加凝聚,转攻为守,双爪猛然朝前一抓,抓住了火麟剑的剑身,紧紧锁镇。

    “原来是南麟剑首断帅的佩剑——火麟!断了火麟剑,看你还能够施展出什么剑法!”

    蓝月圣主脸上露出了冷酷的笑容,心念转动间,无相破元气化为的月牙兽双爪一扭,便要以无边大力,扭断火麟。

    “破!”

    对此,王凡只是再次催动了圣剑剑法。

    雄厚的真元凝集,白色的剑芒从火麟剑身冲出,化作一道璀璨的光柱,瞬间冲破了月牙兽双爪锁镇,击中了它的胸膛。

    “轰隆!”

    蓝月迷城中顿时传来了雷霆轰鸣,庞大的余波朝着四面八方散去,将一些建筑物的外墙冲击得摇摇欲坠,墙面上坑坑洼洼,就好像被炸弹袭击过一样。

    一些小的塔楼更是无法承受这样的冲击,直接倒塌变成一堆废墟。

    这两个人的简单一次交手,就好像是两头远古巨兽在猛烈碰撞,惊天动地,声震百里!

    “怎么可能?”

    强烈的震荡感传来,蓝月圣主神色微微一变,不由自主地朝后退了一步,而对面的王凡却只是微微摇晃了下身体。

    两人的第一次交手,高下立判。

    蓝月圣主虽然已经是人仙境第六重的修为,但是竟然不敌人仙境第一重的王凡。

    “他的真元如此涣散,根本无法匹敌我的真元,但是他的肉身太强大了,简直如同蛮荒巨兽,再加上那套无比特殊的剑法,我的无相破元气竟然不是敌手!”

    见到自己全力一击竟然在对决中落入了下风,蓝月圣主的瞳孔不由为之一缩。

    他苦修无相破元气三十年,经过无数磨难,才逐渐将元气凝练到了有如实质的地步,可是王凡极为平凡的一剑,便将自己的全力一击破去,甚至震得自己受了内伤。

    更可怕的是,无相破元气的破尽天下真元特性,对王凡毫无效果。

    蓝月圣主心中震撼,他还是第一次碰到这种情况。

    “我不相信!”

    蓝月圣主心中怒吼,再次催动元气,散开的蓝色烟气以一种前所未有的速度再次凝结,形成的月牙兽体型更为巨大,足有三丈之高,如同魔兽。

    月牙兽咆哮着朝着王凡扑去,磅礴雄浑的真元铺天盖地地朝着他直压而下,如同泰山压顶、天柱崩毁一般可怖。

    王凡的脸色亦是变得无比凝重。

    火麟微微转动,一道有形无质的剑气射出,随后化为三道,三道剑气又变为六道,绵绵密密的剑气化作渔网一样的剑幕,虽然细密,但是却无比坚韧,网向了月牙兽。

    圣剑剑法第三式,三生万物!

    这一式圣剑剑法借鉴了圣灵剑法,剑十八的精华,取三三不尽,六六无穷之意,剑气无有断绝。

    陷入了剑网的月牙兽开始了剧烈的挣扎,像是落入了陷阱的困兽,凶残而疯狂。

    剑网不时会被撕裂出一道道小缺口,但随即被无穷无尽的剑气弥补,月牙兽不断破坏,而剑气不断修补剑网,陷入了一个微妙的平衡。

    双方僵持住了。

    一位蓝月宗的门徒偷偷潜向了王凡的身后,手中兵器举起,猛然朝着王凡头颅砸去,若是砸实,顷刻便要命丧当场。

    情势万分危急,紧张欲裂。

    但是王凡却好像毫无所觉,仍旧挥动手中火麟剑,射出一道道绵密柔韧的剑气,修补着不断被月牙兽毁坏的剑网。

    他的神情淡然,没有丝毫担忧,就好像他能维持同样的动作万年。

    “蓬”的一声爆响,鲜血碎肉飘洒得漫天都是,在王凡身周空地处,涂上了一幅鲜艳的图画!

    情况非常惨烈,图画依旧冒着丝丝热气,这些热气是因为它的主人死得太快,鲜血还没有冷却。

    “这位仁兄是来搞笑的吗?”

    死的人自然不是王凡,而是要偷袭王凡的蓝月宗门徒。

    “此刻我身周一丈内被无匹剑气笼罩,人兽皆无法接近,除非人仙境高手全力出手,一般的先天境界高手根本无法近身。”王凡有些同情这位惨死之人。

    这位蓝月宗门徒偷袭失败,让王凡警觉了起来,他太专注与蓝月宗主对决,竟然忘了防备周围人的偷袭。

    这里可是蓝月宗老巢!

    若非蓝月宗没有其他人仙境的强者,否则王凡肯定要吃大亏。

    “算了,尽早结束战斗吧,拖久了说不定会有什么变数出现。”王凡双眉微不可查地皱了一下,最终只能轻叹一声。

    “咔嚓!”

    随着清脆的声音,一把金锷绿刃的宝剑突然滑落在王凡右手掌心。

    碧落剑,出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