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八章 蛮心
    ,精彩小说免费!

    “你叫做王凡?”

    白拒立在虚空当中,庞大的天地灵气将他包围着,让他保持着御空之姿态。他看也没看死去的赤羽、黑摩两人尸体,反而饶有兴趣地打量着王凡。

    看见他这副表情,王凡不由更加警惕,全神戒备。

    “听闻你在朝廷中只是一个不受宠的皇子,也没有势力支持你,继承大宝的几率低得可怜,我却是有办法改变你的命运。”白拒从容道。

    王凡依旧冷眉冷眼,却没有主动攻击,而是站立原地恢复消耗的真元。

    能够拖延时间,自然是极好的。

    “只要你改投我族,信仰上古金神,便可以获得我们金族的支持,未来成就荒族之皇,与人皇平起平坐,岂不快哉!”

    白拒的声音中似乎带着一种魔力,能够激发出人类心底最深处的**与追求。

    声音入耳,王凡顿觉一股不甘心的情绪从内心深处激发了出来,开始吞噬自己的理智,愤怒、怨恨种种负面情绪紧接着涌出,意识变得有些昏沉。

    这是蛮族的一门绝学。

    蛮心印。

    蛮心印传闻是蛮神留下来的绝学,这门武功需要配合蛮族特有的心法使用,通过声音激发威力,若是对人族使用,会影响对方的神智,无限扩大负面情绪,使人陷入无尽的痛苦中。

    但若是对蛮族使用,反而会激发蛮族血脉,让蛮人真元血气运转加速,增进修为与战力。

    这门功法极为特殊,便是蛮族人中都只有少数高层才知晓,更不用说王凡,根本没有听说过,初次面对这门诡异莫名的功法,顿时中招。

    “此子在皇城被欺压多年,心中势必满怀怨恨,借助蛮心印我便可以控制他,他的潜力如此巨大,日后运作一番,未必不能成为荒族之皇,到那时,荒林便是我金族的天下!”

    蛮族是蔑称,蛮族人自称为荒族,荒族有多个分支,金族是其中一支,信仰的神祇是上古金神。上古蛮荒神灵极多,赤蛮族信仰的是上古火神,黑蛮族信仰的是上古水神。

    “一旦成就荒族之皇,就可以率领荒族大军,攻打天明皇朝,随后占领中央明洲,甚至一统五大部洲也并非不可。”白拒的声音越来越缓慢,其中诱惑的魔力却是越发深刻。

    中了魔音的王凡脸色越来越迷茫,开始了急剧变幻,痛苦、不甘、怨恨、嫉妒、仇恨等各种各样的神情出现在了他的面孔之上,狰狞可怕,宛若魔鬼。

    “想想你那对你不管不顾的父皇,以及那些对你百般羞辱欺压的血肉兄弟,这一切都是虚假,唯有实力,才是真实!只要你投入我荒族,荒族必然倾尽一切资源培养你,让你拥有无可匹敌的力量!”

    白拒的脸上的笑意越来越浓。

    只差一步,就可以彻底蛊惑面前这个少年,操控对方的心灵。

    轰!

    王凡脑海中猛然传出了一阵剧响,无数景象如同走马灯一样闪现在眼前。

    幼儿蹒跚学步,牙牙学语……一个小孩儿坐在明亮的教室中念书……一位少年站在一面五星红旗之下敬礼……一位青年漫步在宽阔的校园当中……

    无数场景,无数人像,无数记忆涌入了王凡脑海,将仇恨、痛苦、怨恨、不甘等情绪冲击得一干二净,不复存在。

    “是了,我不是明洲世界的王凡,这些痛苦仇恨都与我无关,我来自地球世界,我是地球世界的人!”

    王凡猛然清醒了过来,眼神恢复了清明。

    顿时发现自己不知不觉间已经来到了白拒身前,头颅低垂着,膝盖已经弯曲,作势欲跪。

    “好厉害的功法!”王凡心头凛然,前所未有得庆幸,“如果不是我还保留着穿越前的灵魂记忆,只怕要彻底沦为此人奴隶。”

    伴随着庆幸的,便是极度的痛恨了。

    右手所持的碧落剑的剑尖突然闪烁出一点微不可查的绿光,晶莹剔透。换做平常时候,白拒早就察觉,可是此刻他沉浸在收服人族少年天才的愉悦中,忽略了这一点。

    花间派最强剑术奥义——分散!千年斩!

    碧落剑凌空刺出,顿时灵气翻滚,一道剑气风卷残云般袭向了白拒要害,谷道所在。

    叮!

    一声尖锐的金属鸣音过后,王凡感觉碧落剑如中铁石,浑然无法寸进。

    “金刚不坏之躯!”

    王凡早有预料,人仙境第三重便是金刚不坏,对方已经是人仙境第八重三昧真火境界的强者,金刚不坏之躯势必早就修成。

    有了第八重练就的三昧真火淬炼,白拒的身体势必已经强横坚韧到了一个不可思议之境界。

    若是能够一剑刺伤,那才奇怪。

    “竟然能够抵抗蛮心印的控制……原本想要留你一条狗命,没有想到你如此冥顽不灵,真是浪费本座心血。”

    白拒脸色一沉,再不迟疑,也不见如何作势,双拳霍地朝下挥击,罡气如涛,直直轰向了脚下的王凡,瞬间天地风云变,灵力四处逸散,如同世界末日一样。

    “人族小儿,受死!”

    怒喝声中,拳劲包围了王凡上下左右四方,无处可逃。

    王凡脸色无比凝重,知道自己遇上了无比恐怖的劫难。

    但面对如此强敌,他依旧镇定,脑海中瞬间浮现出了一幅图像。

    一只仙鹤立于松树枝头,任凭狂风吹卷,屹立不动;一只老鼋畅快游于海中,无论海啸龙卷,依旧安之若素。

    鹤立松梢月,鼋行水底天!

    心法运转,真元顿时起了奇妙的变化,如同鳌鼋的甲壳般覆盖在了王凡全身,狂暴的拳劲冲击其上,顿时卸去了其七八成威力,余者不足三成。

    但即便是三成的力量,也使得他口喷鲜血,眼前发黑,几乎昏倒。

    “哈哈哈……这就是炎帝之子?简直是不堪一击!”

    立于虚空之中的白拒哈哈大笑,精壮伟岸,如同魔神,满头黑发飘舞,狂野的气息震慑四方,人族军阵的军气都凭空弱了三分。

    相反,蛮族战士们士气大阵,停下的攻势再次发动,个个奋勇争先,浴血而狂,冲击得方圆大阵岌岌可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