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九章 战危
    ,精彩小说免费!

    面对三位人仙境强者,王凡陷入了绝境。

    但是奇怪的,他心中却是异常冷静,没有丝毫的惧怕与惶恐,精神意志反而前所未有的凝聚,体内真元更是以一种前所未有的速度运转。

    这个过程当中,血肉、骨骼、筋膜、内脏不断地被淬炼进化,以一种前所未有的速度朝着人仙第二重境界迈去。

    “果然,只有战斗才是武道境界提升的最快方式,面对前所未有的强敌,才能开发自身无尽的潜力,提升人的武道修为,所有的武技都在战斗中冶炼,十次、百次、千次的战斗,肯定可以不断加快武道境界的提升,让我朝着更高的境界冲击!”

    王凡心中有了一种明悟。

    他的头脑思路无比的清晰,脑海中浮现出许多画面,最后定格在了龙珠世界那位身穿红色武道服的少年身上。

    一股豪情从胸膺之中迸发开来,王凡长啸一声,穿云裂石。

    “吃我一拳!”

    碧光悄然敛去,强横的真元从他的右拳爆发,拳劲如同闪电,瞬间划破虚空,将赤离、赤艮与白兑三人全部笼罩在了其中,每一个人都有一种感觉,这拳劲的目标,就是自己。

    这一拳攻出,赤离陡然之间,心中升腾起一种孤立的感觉,虽然是三人一起围攻王凡,但是自己好像被孤立了起来。

    不但是赤离,赤艮和白兑心中也是同样的感觉。

    这一拳!

    三位蛮族强者都被孤立了起来!

    如此精妙的拳法,已经具有了某种道的韵味。

    “面对三位人仙境武者依然敢主动开战,而没有丝毫逃避的想法,武道之心如此坚定执着,若是今天让他逃走,只怕以后蛮族便有大难。”赤离心中涌起一股杀意。

    赤离闪电般从腰间取下一柄短刀,倾尽全力,一刀朝着王凡的右拳劈去。

    但是,王凡的拳劲的速度比他快了数倍,只是一个闪烁,拳劲便急速凝聚,猛然砸在了他的乌木短刀刀身,一股巨力传递而来。

    “咔嚓!”

    一声金属脆响,短刀断为两截。

    这可是由火神乌木打造的短刀,虽然比不上以秘法锻造的火神弓,但是依旧是不可多得的利器,切金断玉轻而易举!

    只是此刻,这柄短刀却是寿终正寝,除了断为两截,更是密布裂纹,几乎粉碎为木屑。

    拳势未尽,狠狠地砸中了赤离的胸膛。

    “咚!”

    一声闷响,赤离就好像被奔驰中的巨象撞中,倒飞了出去,喷出的血雾漫天都是。

    只是一招,赤离便已经重伤,可见这一拳拳劲的刚猛。原本他可以退避躲开,但最终却是正面硬接了这一拳。

    他并非逞强,而是在为另外两位蛮族人创造机会。

    赤离成功了,在他硬接王凡一拳后,另外两个蛮族人赤艮与白兑的攻击已经一左一右到达王凡身周,封死了他躲避的空间。

    “砰!”

    王凡左臂一抬,碧落剑与赤艮的乌木棍产生了猛烈的撞击声,火星迸射,随后绿色剑光猛地暴涨,闪烁出漫天绿光、剑影,赤艮只觉一股巨力传递而来,手中竟然把持不住乌木棍,几乎脱手。

    “他的力量竟然比我还强!”赤艮简直不敢相信。

    对比蛮族强壮健硕的身躯,王凡的身形可以算作“苗条”,但是事实却是王凡在以一对三的情况之下,还以力量压制住了赤艮。

    不过也仅此而已。

    因为,王凡一拳一剑已经耗尽了蓄积的真元,面对最后一位高手白兑,却是无力抵抗,只来得及微微侧身。

    “嗤!”

    一道惊天刀芒斩下,血浪冲天而起,与鲜血一同飞上天空的还有一条手臂。

    王凡的右臂。

    ……

    “殿下!”

    看到王凡被一刀断臂,罗烈再也按捺不住,惊声道。

    如果王凡死在北州,那么哪怕此次镇压蛮族大获全胜,他也不会有好下场,忍不住转身质问:“鲁将军,殿下已经极端危险,你还不命令镇妖军出动救援,到底是何居心?”

    鲁迪看都不看罗烈一眼,双眼紧盯着战场。

    “莫非当初殿下在船上教训了你,你怀恨在心不成?”罗烈突然哼道,“既然如此,给我拿下……”

    罗烈想要控制住鲁迪,夺取镇妖军的指挥权。只要保住王凡,那么临阵夺权,承受些许罪责,那也算不了什么。

    只是他话还没有说完,便被鲁迪一声厉喝打断。

    “闭嘴!”

    “你……”罗烈双目圆睁,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以下犯上一向是军中的忌讳,鲁迪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副将,竟然敢当面呵斥自己,换作寻常早就被拖下去处斩。

    现在却是不行,若是处置鲁迪,只怕镇妖军哗变,两万驻守大军会先内讧。

    外敌当前,只有忍耐,罗烈神色阴沉,正要说些什么,却再次被鲁迪打断。

    “临行前王将军将镇妖军托付与我,现在我一举一动皆是他嘱托。”鲁迪冷声道,“若是罗烈将军有想法,可以带领所部前去支援,只是坏了王将军谋划,莫怪战后军法处置。”

    罗烈不以为然,以他从军多年的经验,岂会被这样一番话吓住。

    他看向麾下将领,却发现他们都是一脸踌躇,竟然没有一人站出来反驳鲁迪。

    “唉,这些天放权给十三殿下,却是让我在军中威严大损。”罗烈稍微一想,便明白了怎么回事。

    治军一道,除了赏罚分明,更是要立威,他之前将所部大军交予王凡统率,不管不问,威信已经丧失。鲁迪则是在这段时间,代王凡掌管大军,赏罚分明,在将士当中有了威信。

    刚刚鲁迪驳斥罗烈,竟然没有一个人站出来为老长官说话,可见罗烈的威信之低。

    “你就真的不担心十三殿下死在那里?”罗烈指向五里外的战场,气急败坏道。

    远处战场,王凡陷入围攻,又断了右臂,情势已经岌岌可危,好像下一刻就会被杀死。

    看到这一幕,鲁迪双目通红,遍布血丝,额头满是冷汗。

    但最终,他还是没有下令出击。

    “我相信将军的决定,如有意外,罪责我一力承担!”鲁迪毅然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