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章 相遇
    ,精彩小说免费!

    宇文化及心中满是喜意,只要拿下这位女子,他在杨广心中的地位必然更进一步,可以获得更强大的权力,到时无论是拥兵自重还是护驾勤王,皆在一念之间,有了很大的余地。

    终于,霸烈的攻势大量地消耗了傅君婥的真元,原本运转流畅的九玄**忽得停了一瞬。

    便只是这一瞬,宇文化及便抓住了,冰玄劲全力攻出,方圆十丈的空气瞬间变得奇寒无比,草木之上更是覆盖上了一层冰霜,如同来到了寒冬。

    一拳轰出,一股若有若无的拳劲笼罩了傅君婥浑身上下四面八方的空间,从上下左右朝着中心的傅君婥挤压过来。

    面对这样的攻势,换做寻常,即便不敌也可以运转身法躲避,但是如今身在空中,兼且真元运转凝滞,傅君婥顿时陷入了绝地。

    一股绝望自心中生起。

    “难道我今日便要命丧于此?始终是没有再见到那人一面,也不知那人心中是否还记得我……”

    蕴含着强大冰劲的手掌距离她美丽动人的头颅不过一尺之遥,傅君婥已经无力躲避,眼看便是尸横当场的结局。

    “咦!”

    霎时间,冰玄劲猛然一收,在没有触及到傅君婥身躯之时便已经全部消散,而宇文化及本人更是倒飞十多丈,如同破布偶一般砸在地上,“噼噼啪啪”骨骼断裂之声不绝于耳。

    如果不是那微弱的呼吸声,势必让人以为他已经死了。

    “怎么可能?”傅君婥顿时大为震惊,四处张望,终于发现了远处小谷口一道模糊的身影,“相隔数十丈,竟然能够不凭借任何兵器隔空震伤宇文化及这样的宗师级高手,便是师尊也绝难做到,难道是他?”

    一丝奇异的情愫从她的心中升腾了起来,似乎想要说些什么,但始终没有说出口。

    宇文化及运转冰玄劲真元,艰难地坐起身来,却已经没有了站立起来的力量,浑身软若无骨。

    “王将军,为何出手伤人,我乃是宇文化及,右屯卫将军,宇文述之子,此次奉命捉拿高句丽奸细……”宇文化及语声急促。

    他的心中抱有一丝侥幸,但心中却已经做出了最坏的打算。

    “监视”这种活不好干,被发现了一般不会有好下场,又何况是镇压南方的霸主人物。

    “这与我无关。”王凡淡然道。

    “那……”宇文化及心中略微松了口气,以为对方不计较,不过随后他的心便沉入了谷底。

    “只是刚刚我在谷内修炼,即将突破成为人仙,却被你们的打斗惊扰,突破失败。”王凡表情平静,没有一丝一毫发怒的样子,就好像述说的事情与自己无关一样。

    宇文化及只感觉一股凉气从尾椎骨处冒了上来,迅速蹿遍了全身,就好像小时候大冬天赤身**待在户外一样冰寒。

    突破人仙,失败?

    一种不妙的预感从心头生起。

    以王凡的地位与实力,完全没有必要骗他。看着王凡平静的表情,他不由浑身颤抖了起来,差点就要瘫软在地。

    虽然不知道“人仙”是什么,但是“突破失败”还是能听懂的。

    他勉强笑道:“王将军,你听我解释。”

    “有什么好解释的?”王凡说得轻描淡写,让宇文化及一颗心直直地沉入了九幽深渊。

    王凡是何人?可能江湖知晓的并不多,但唯有最顶尖的一小撮人才知道他的底细。

    这可是实力在三大宗师之上的强者!毕玄、傅采林都在他手中折戟!

    这样的强者突破境界被自己打断,光是想想都觉得这太梦幻了,简直就像是一种荣耀。

    只是这种荣耀着实令人消受不起,宇文化及有些不敢想象自己的下场会是何等凄惨。换位思考,如果是自己在即将突破的一刹那被人打断,会是什么心情?

    宇文化及很快有了答案。

    杀!

    神挡杀神,佛挡杀佛,遇仙杀仙,遇魔杀魔,挡我道者,杀无赦,杀出一条通天大道,杀出一个自由自在、惟我独仙。

    宇文化及绝望地看向了王凡。

    蝼蚁尚且贪生,更何况他宇文化及。直到这一刻,他才发现自己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坚强、视死如归。

    不过多年经受的世家子弟教育很快让他清醒了过来,虽然脸色灰白,但仍旧咬牙道:“此事皆是我一人之过,望王将军怜悯,放过宇文阀。”

    天发杀机,斗转星移;地发杀机,龙蛇起陆;人发杀机,天地反覆。以己度人,若是有人打断自己成仙,那么不但要诛杀罪魁祸首,更要灭其九族。

    宇文化及紧紧攥着自己的拳头,用尽全身力气向前匍匐,叩拜哀求:“望将军怜悯。”

    王凡轻轻扫了宇文化及一眼,随后笑了笑,转身离去。

    宇文化及再也支撑不住,直接瘫软在了地上,脸色灰白,如同一条死狗,那看向自己的眼神中没有丝毫杀机,完全是看待蝼蚁的目光。

    虽然极度羞辱,但是至少性命保住了。

    他大大松了口气。

    不过,随后无边的惊恐再次笼罩住了他。

    “小贼,受死!”傅君婥此刻满脸怒容,几乎整个人都化作了一股火焰,要将王凡烧成灰烬。

    “锵!”

    一道清脆的声音响起,御虚宝剑再次出鞘,森寒剑气,席卷四野。

    “不,不要……”宇文化及内心惊恐到了极点,想要阻止傅君婥,却力有未逮,想要爬起来却再次扑跌在地。

    他深深地知道,傅君婥这一剑不会起到任何作用,反而极有可能激怒王凡,引得对方杀死自己两人。

    “蠢,蠢女人,为何世上竟然会有如此之蠢的女子。”宇文化及心中恨极欲狂。

    王凡讶异地看着发怒的女人,心中有些纳闷。

    不可捉摸,不可猜度,唯女人而已。

    一根白玉般的手指轻轻点出,便如同最优秀的琴师抚动琴弦般轻柔。

    “铮!”

    一声金属磬音,御虚宝剑猛地弹飞开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