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八章 离去
    ,精彩小说免费!

    扬州城松林宫,也即是如今的镇国将军府大厅中。

    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主案上的一个木盒之上。木盒古朴,没有花纹,看上去平凡至极。

    他们看着它的目光都极为热切。

    如果有江湖名宿在这边,必然会莫名震惊,到底是何等物事才能让这些人物失态。这些人的身份极高,其他人不说,光是统领江都水军的云广陵与号称历阳总管的杜伏威便足可震慑一方。

    而在场其余还有十几人的精神气势完全不弱于这两人。

    这说明了什么?

    杜伏威和云广陵皆已经晋升为了宗师,而在座众人总共加起来已经接近了二十之数,这几乎已经占了大隋南方武林顶尖高手的大半。

    也唯有镇国将军府才有这样的实力底蕴。

    也只有镇国将军才能压制住这群高手,换了另外一个人,哪怕是三大宗师齐至,也休想将这群人压制得服服帖帖。

    到底木盒中装着什么样的宝物能够让他们露出这样贪婪的神情呢?

    答案很快揭晓。

    一方纯白无瑕,宝光闪烁的玉玺被王凡从木盒中去取了出来,随意地放置在了案几上。

    玉玺方圆四寸大小,上面雕刻着五条栩栩如生的小龙,交纽盘绕,缺了一个小角,用黄金镶补了起来,玉玺下方则是有个八个篆体:“受命于天,既寿永昌。”

    和氏璧!

    虽然早有心理准备,但是所有人看到这一方宝物的时候,心神仍旧受到了极大的冲击,一些修养不足的更是身躯微微发颤。

    “杨公宝库与和氏璧,得一可安天下。”有人喃喃自语道,眼中射出贪婪的光芒。

    这样的人并不止一个。

    “咳……”

    一声轻咳声传来,顿时看着和氏璧之人全都收敛了目光,一些知道自己方才失态者更是有些战战兢兢起来。

    他们此刻才想起来,这方宝玺的持有者是谁。

    镇国将军!

    想到这个人的恐怖,顿时所有的野心、贪婪如同冰雪般消融。

    见所有人沉默,王凡正要开口说些什么,却被一位带着高冠,脸容古拙的男子打断。

    “这宝玺会否有假?”

    这位男子年约四十,说话声音有些死板,但是站立在那里,却是如同一柄利刃,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危险与锋芒,让人无法忽略他的存在。

    “若我没有记错,这方宝玺应是时时刻刻散发着一种奇特的能量,凡是修炼武道有成之人皆会被其影响,真元紊乱。”高冠男子皱着眉头,语气满是怀疑。

    众人精神猛地一震,少数人脸上露出了喜色,似乎知道了这方宝玺是假的以后更为开心。

    这很正常,若这真是一方假玺,那么镇国将军为何要拿出来?

    还能有什么理由呢,除了造反。

    他们作为将军府中人,深深地知道将军府的实力到底有多么强大。可以说,取得天下易如反掌,他们已经迫不及待想要当从龙之臣,建功立业了。

    所有人的目光集中到了王凡的身上,想要从他的神情、肢体动作中看出些什么来。

    只是他们失望了。

    什么都看不出来,三年过去,时光没有在对方身上留下任何痕迹,依旧是穿着麻布衣衫,神情淡然平静的少年。

    只是只有他们才知道,这具年轻的身躯中蕴含了怎么强大可怖、如同魔神般的力量。

    “今天召集大家过来,是要宣布两件事。”王凡清了清嗓子,开口道。

    众人精神一震,大部分人脸露喜色。

    只是很快,他们脸上的喜色便化为了浓浓的惊愕。

    “三日后我将返归故国,在我回扬州前,江南事务一并交予寇仲、徐子陵处理,由杜伏威、虚行之、陈老谋、云广陵四位先生协助,其余诸人亦要尽心辅佐,不得有误。”

    王凡语声从容,就好像是在说“我今天早饭吃了两个包子”一样。

    但是听在堂下十多位武道宗师耳中,不啻于山崩地裂。

    “什么?”有人惊呼道。

    “将军,如今我们形势一片大好,只要揭竿而起,向北进军,没有任何人能够挡住我们江南大军,统一天下易如反掌,为何放弃这样的机会?”有人长身而立,满脸怒气,不敢相信自己耳朵所听到的。

    这些人表情大多是无法接受,便是一些习惯于沉默的宗师脸上也是露出了不解之色。

    现在发生了事情已经超出了他们的理解范围,都不是为山九仞功亏一篑,而是明明已经成为了大山,却要自己主动将之推倒一样。

    他们无法理解、捉摸王凡的想法。

    只有石龙是例外,只有他隐隐捕捉到了王凡要离去的一丝真相。

    “你们这些凡夫俗子,又岂能理解长生的伟大,如此执迷于权力**,终身无法进窥天道至境。”石龙心中对这些人充满了不屑,“只有武道极境,才是将军的追求。”

    他看向了王凡,眼光中有着崇拜、尊敬。

    这是对武道的尊重与崇拜。

    当然也并非所有人都与石龙一样的心思,一些人心中忍不住生出喜意,似乎看到了一些机会。

    “两个乳臭未干的小子,怎能驾驭如此庞大的势力,只要施展一些计策,便可以架空两人,获得庞大的权力,只是杜伏威这人却是不好相与,不过我却是不惧。”

    生出同样念头之人不少,只是全都隐藏在心中,不敢表露出来。

    更有一些人将心中念头收敛得更深,脸上露出了忠诚的表情,深怕被王凡看出些什么。

    “诸位记得在下所言即可,若我回到扬州之时,发现诸位没有遵从我的命令,那么下场就不用我多说了。”王凡淡淡道。

    众人心中一寒。

    虽然王凡的声音平静,没有丝毫威胁的意味,也没有强大的气势,但是所有人心头却感觉到了沉甸甸的压力,就好像一座大山压在心头,无法挪开。

    袖中铁斧,谈笑杀人。

    三年来,死在王凡手下的武林强者过百,而士兵更是数以千计。

    “谨遵将军令。”众人皆弯腰拱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