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六章 道奇
    ,精彩小说免费!

    第二日正午时分,笼罩庄园周围数里范围的雷雨云散去,雨过天晴,金色阳光破云而出,寇仲、徐子陵双双清醒了过来。

    他仍旧保持着自然行走的状态,体内却感觉有一股凉浸浸的真元,在烈日高照之下,丝毫不觉得炎热,极为舒服。

    “昨天那种感觉到底是什么?”寇仲想到了昨天神兆发动之时的感觉,心中茫然。

    不过入目的景象却是让他吃了一惊。

    整个天地都变得清晰了许多,天空、白云、青草、树木,色彩更加丰富,很多平时忽略了的细微情况,亦是一一映在心头,空气流动的声音、蚂蚁行走的声音,都无法躲过此刻他敏锐的听觉。

    最为特殊的是天地之间,无论是有生命的花草树木、鱼虫蝉蛉,都好像跟他整个人相连接,他成为了这天地自然的一分子,而不是独立的个体。

    这种感觉极为奇妙,但是寇仲却高兴不起来。

    “这便是练成《长生诀》了么,只是我心中却为什么感觉自己好像失去了什么?”

    他看向了一旁躺卧在地的徐子陵,却发现对方也是用一种同样的眼神看着自己,均是没有喜色,脸上都是若有所失的表情。

    不顾眼前这魅力倍增的世界,两人齐齐看向庄园的一角,希望能够找到王凡,弄明白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却发现不知何时,王凡和石龙的身影已经消失,行迹杳然。

    “王长老的身份绝不是石龙武场的客卿长老那么简单。”随着长生诀修成,寇仲的聪明才智似乎全部开发了出来,头脑前所未有的清明,往昔与王凡相处的种种情形涌上心头。

    “以前无法察觉,现在才发觉王长老无论精神、气度都远远超出石师一筹,并且石师在他面前也极为小心翼翼,完全没有扬州第一高手的风范。”寇仲心中隐隐有了一些猜测,却无法全然肯定。

    他看向了徐子陵,希望从他那边得到支持。

    然而却发现徐子陵一动不动,闭目独立,一股玄奥莫测的气息在他身周盘旋,明明站立在庄园当中,在他寇仲的灵觉中却好似这个人完全不存在。

    寇仲立刻便知道,徐子陵已经在运转长生诀真元。

    “石师与王长老在那个方向。”片刻之后,徐子陵猛然睁开双目,神光大放,指定了某个方向。

    原来却是徐子陵灵机乍现,不由自主地通过长生诀真元感应王凡的位置,就好像是一种本能一样,奇妙得紧。

    不得不说,此时的双龙,比起原著有了截然不同的地方,更加强大,修成的长生诀真元也更加神妙,有了与众不同的效用。

    锁定了王凡的方向,两人便立刻动身,前往目的地。

    他们心中有太多的疑问,而能够解开疑问的只有一个人。

    王凡。

    他们已经等不及了。

    ……

    石龙庄园之外有一条小河,它连通着小秦淮河。

    虽然名字中带有一个“小”字,却是一条极为宽阔的大河,波涛汹涌,浪花飞溅,水汽漫天,两岸空气湿润,颇有一番壮丽景色。

    一叶轻舟,此刻横在小秦淮河中央,随着浪涛摇摆起伏,却没有被水流冲击得往下游而去,而是一直停留原地。

    一位峨冠博带的老人坐在船上,留着五缕长须,面容古朴,身穿宽厚锦袍,身形伟岸如山,正在凝神垂钓,颇有一种出尘飘逸的隐士风范。

    当然在王凡眼中,这就是在**裸地装逼,扮演的还是商周时期的神人姜子牙。

    王凡没有打扰对方,只是静静地看着他的表演。

    老人脸上突然露出了一丝笑容,如同小孩般开心嚷道:“鱼上钩啦!”

    鱼竿上提,猛然弯曲了起来,就好像钓到了一条数十斤重的大鱼,一时之间竟然拉不上来,一人一鱼之间陷入了僵持。

    正在此刻,寇仲、徐子陵两人赶了过来。

    “这位老先生是何人?”寇仲看得眉头大皱,总感觉面前这老人透着一种说不出来的奇怪感觉,但却并不让人讨厌。

    而另外一边的徐子陵则是浑身一震,骇然望向了被大鱼扯得弯曲的鱼竿,浑身发麻,背脊冒着凉气。

    与此同时,寇仲与石龙也终于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

    钓丝缓缓离水,赫然是空丝,别说没有鱼饵,便是连个直钩都没有。

    世间竟有如此玄功!

    三人齐齐倒抽一口凉气。

    钓丝在半空中不断地荡来荡去,老人就好像真的钓到了大鱼一样,紧紧攥着鱼竿,手中还呈现出大鱼挣扎,鱼身湿滑难抓的动作景象,没有半点做作之感,就好像是真的有一尾无形的大鱼,被钩在了一只无形的鱼钩之上。

    费了一番功夫后,老人终于将鱼竿上无形的大鱼解了下来,钓竿恢复原状,不再弯曲,老人熟练地将无形之鱼放向了身旁的鱼篓。

    正在这时,异变陡生。

    一道银光乍然闪现,就好像闪电一般,猛然刺向了老人。

    银光速度极快,也亏得在场最低都是江湖一流高手,便是寇徐二人虽然没有一流高手的战力,但是五官敏锐,灵觉远超普通高手,是以也能看清。

    那如同闪电般的银色光芒赫然是一把玄铁斧头,锋刃锐利,如同白练一般旋转着劈向了老人,老人被斧风吹得须发飘扬,衣袍翻飞,脸上露出了极为凝重的神色。

    他再也顾不得鱼篓与鱼竿,一对晶莹如玉的大手从两边长袖中探出,看似漫不经意地指尖合拢,却生出非任何笔墨能够形容的玄妙变化。

    快如闪电的铁斧突然就变得如同陷入了沼泽当中,猛然慢了下来,最后被纳入了掌中。

    老人脸上露出了轻松之色。

    却在刹那,变化突生。

    原本被纳入掌中的铁斧表面闪过剧烈的光华,“轰然”一声,迅速解体,分解为无数的铁碎片四散,同时耀眼的光辉生出,笼罩了方圆百米,天地之间处处辉煌,就好像原地升起了一轮小太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