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章 圣人所言
    ,精彩小说免费!

    天下大乱,盗贼四起,人人自危,武馆便兴旺了起来。

    而扬州城最大规模的武馆便是石龙武场,乃是由扬州第一高手石龙创建。

    最近一个月来,石龙不再教授弟子武艺,反而隐居在城郊一所小庄园中,足不出户,一应生活物资由徒弟按时送到庄园当中。

    他之所以一反常态是因为他获得了一个天大的机缘。

    他得到了一本秘籍。

    《长生诀》。

    偶然之际,他获得了这门传说中的四大奇书之一,他原本就天性好道,一直独身未娶,如今获得了道门宝典,自然废寝忘食,日夜钻研。

    根据传说,《长生诀》来自上古黄帝之师广成子,全书皆是以甲骨文写成,共七千四百种字形,深奥难解,流传到现在,不知多少博古通今的智者研究过,也只是破译出来了三千多种字形罢了。

    书中更是密密麻麻地不满了曾经看过此书者的注释,更是杂乱不堪,原书中一段甲骨文,经常有多种注释,而且注释的截然不同,让人摸不着头脑。

    唯有书内七副人形图比较特殊,姿态各自不同,图像上有着各种各样的符号例如红点、箭头,与穴道、经脉位置有些相似,似乎是在阐述修炼内功的法门。

    只是这法门太过古怪,不练也就算了,一旦按照上面的穴道、经脉路线运转真气,顿时浑身气血沸腾,真元逆转。

    和走火入魔的征兆一样,危险之极。

    石龙已经修为有成,乃是江湖上威名赫赫的一流高手,但是面对这本宝典,却是束手无策。

    整整研究了一个月,仍旧是一无所得,就好像是站在藏宝洞外,却苦于没有开门的钥匙。

    这天打坐起来后,石龙突然眼角直跳,怎么也无法集中精神沉浸到长生诀的图文当中,正在沉吟间,一道宛如银铃般清脆的女声自庭门外响起。

    “将军,这里便是石前辈的隐居之所。”

    石龙连忙将《长生诀》纳入怀中,脑海中闪过无数念头,微微叹气道:“贵客大驾光临,请进来喝盅热茶吧!”

    只从这位女子来到门外,他才生出感应,便可知道对方的轻功身法已经到了一流境界。

    但这并非最可怕的。

    从这位女子口中,可以得知此刻门外至少还有一人在。

    但是即便到了现在,凭借石龙扬州第一高手的感应力,都丝毫无法察觉此刻门外还有其他人在,可见对方的修为已经到了返璞归真的至高境界。

    这样一位高手,远远不是石龙可以企及,别看“推山手”石龙在扬州城极为威风,放在真正的江湖顶尖高手眼中,也不过就是一个蝼蚁罢了。

    石龙用屁股思考也能够猜到,吸引这样一位绝顶强者前来的是什么东西。

    《长生诀》。

    “吱呀”一声,大门轻轻打开。

    两道身影落入了石龙眼中。

    一位身着布衣、样貌平凡的少年,另外一位是身着湖绿色武士服、容颜绝美的少女。

    换做一般人,都会将注意力放在绝美少女身上,这才符合人之常情。

    但是石龙不是一般人。

    他功力深厚,乃是江湖上一流高手,虽然并非绝顶,但是因为修身养性的原因,对天地自然别有一种理解,武道境界高深。

    所以他第一时间发现了这位少年的不凡。

    明明静静站立在原地,却有一种上接天穹的气势,就好像是泰山一般不可撼动。

    石龙有一种窒息的感觉。

    他有生以来就没有见过这样独特、强大的人。

    还是一位十六七岁模样的少年。

    少年自然便是王凡,而他身旁身着湖绿色武士服的绝美少女名为云玉真,乃是巨鲲帮帮主云广陵之女。

    “达则兼济天下,穷则自立其身。”

    王凡念出厅堂处的题字,脸上露出不屑的笑容。

    “小兄弟可是觉得孟圣人之言有何不妥之处?”石龙修养甚深,毫不动气,仍旧安然端坐椅内,他极喜爱孟子的这句话,即便对方这种不屑姿态,他说话之间依旧心平气和。

    王凡背着双手,如同在自家庭院闲逛一般,东张西望,最后才落在了稳坐如山的石龙脸上,叹息道:“孟子之言自然是极好的,可惜被后来者篡改,变成了教人当缩头乌龟的言论。”

    石龙脸色微微变化,知晓少年意有所指。

    王凡就好像完全没有看到石龙的脸色变化,自顾自道:“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善天下。不显达时只需修养自身品德以显达,待显赫闻达后帮助天下人修养自身品德。”

    “明明是激励大家奋斗的言论,却被篡改成了让各家自扫门前雪的谬论,真是腐儒害人。”

    前后顺序一颠倒,便给人截然不同的感觉,就好似“屡战屡败”的将军是废物,而“屡败屡战”的将军是人才。

    王凡的目光投注在石龙身上,顿时让他有种无法承受的感觉。

    石龙额头渗出了冷汗。

    在这一刻,他感觉自身所有气机都被对方锁死,上天无路入地无门。

    一种绝望的气氛弥漫了开来。

    不过多年养气,使得石龙依旧能够保持平静。

    他好整以暇道:“石某不过一粗野匹夫,想来没有领会圣人精义,多谢小兄弟指点。不知小兄弟今日寻石某人所为何事,若是能够出力,义不容辞。”

    王凡盯着石龙看了很久,似乎是在判断这句话的诚意。

    “爽快,我被隋帝杨广封为镇国将军,驻扎扬州,如今手下缺人,却是希望石馆主能够携弟子加入我军中,为我效力。”

    如今天气刚过六月,天气颇为炎热,但是王凡此言刚说出口,厅内的气氛却突然冷了下来,如同数九隆冬。

    石龙感觉整个人处于了冰天雪地当中,牙关都开始打颤。

    明明没有任何真元气息泄露,但是石龙却好像面对着生死危机,整个天地空间都带有着最深沉的恶意,在逼迫他去死。

    这种明明知道自己身处绝境,但是却又不知道该如何反抗的无奈感觉,最是要命。

    “若是在下拒绝,不知……”石龙强压住心头恐惧,勉强问道。

    这时候,一句话响彻心头。

    孟子云:“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

    想到圣人所言,石龙心中渐渐安定了下来。

    王凡将一直背在身后的右手提到了身前,一柄寒光闪烁的铁斧对准了石龙,微微一笑。

    “石馆主,你是想要金斧子,银斧子,还是铁斧子呢?”

    一滴冷汗从石龙的额头滴落了下来。

    这一刻,他终于觉得,也许自己真的没有真正领会孟子的微言大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