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九章 收服
    ,精彩小说免费!

    韩盖天只觉得自己遭遇了有生以来最大的一次危机。

    原本一切都在计划之中,只要杀死了云广陵,将所有船工灭口,然后回岸后以雷霆万钧之势清除巨鲲帮内效忠云广陵之人,便可以收编巨鲲帮。

    只要收编了巨鲲帮,那么海沙帮便可以一跃成为东南沿海第一帮派,便是在八帮十会中位列第一也无不可。

    只是偏偏半路杀出了一个程咬金。

    “金斧子是什么?银斧子又是什么?”韩盖天猛提了一口真气,压下了沸腾不休的气血,勉强问道。

    铁斧子是什么就不用问了。

    因为王凡此刻已经伸手将抛飞在地的斧子拿了起来,不怀好意地打量着韩盖天的脖颈。显然只要不识相说要铁斧子,那么韩盖天的脑袋便不会再待在脖子上了。

    “金斧子么,便是做我的手下,听我的使唤,我被杨广封为镇国大将军,手下不能没人,虽然你本事不咋地,但比起一般人还是强了许多。”

    王凡笑眯眯地解释。

    “那银斧子呢?”韩盖天心头一沉。

    这个条件无法答应,他已经投靠了宇文阀,若是朝三暮四,转投他人门下,那么名声便臭掉了,就像三姓家奴吕布一般人人厌弃。

    王凡哂笑道:“银斧子么,就是做我的奴才。”

    “你说什么?”

    韩盖天震惊万分,他怀疑自己是否是没有睡醒,正在做一个噩梦。

    然而,现实告诉他,他现在很清醒,远比平常时候要清醒。

    王凡脸上泛起了微笑:“我说,你来当我的狗。”

    就好像是和老朋友间打招呼,说出“今天你吃了”般随意,自然。

    韩盖天终于确认了自己处于了何等残酷的境地下,但是面对这样直白的羞辱,依旧让他的脑袋空白了片刻,无法思考。

    金斧子,银斧子,铁斧子,自然是金斧子最好。

    王凡从一开始便下定了决心,要收服海沙帮。

    这是一定的。

    根据原著小说,隋唐世界有两大黑科技。

    第一个便是大隋那些高得不像话的城墙,洛阳、长安城墙高达百米,有这样的城池,别说十万大军,百万大军一时之间想要攻破也不可能。

    第二个便是这个海沙帮,根据正常地球世界历史,隋朝时候火药被无意之间制作而成,只是在炼丹领域小范围流传,根本没有用于军事用途,但是这个海沙帮却能够搞到火器卖给各大势力。

    逆天中的逆天。

    所以,从一开始,王凡便只留下了一条路给韩盖天走。

    “你!”韩盖天怒不可遏,老脸通红,一双眼睛瞪得比铜铃还大,几欲喷火。

    即便当初投靠宇文阀,他也没有受到这样的羞辱,竟然被要求做狗,哪怕是隋炀帝杨广,也不敢当面这样说话。

    王凡轻声问道:“韩帮主,你是要金斧子,银斧子,还是铁斧子呢?”

    “士可杀不可辱,本帮主顶天立地,岂会当你的狗,任人使唤。”

    韩盖天伤势缓了许多,慢慢站了起来,大义凛然道。

    “唉……”

    王凡轻轻叹息了一声,脸上满是无奈之色。

    “我知道一时之间你很难接受,但其实你在宇文阀眼中也不过就是一条狗罢了,在宇文阀手下和在我手下有什么区别吗?”

    “堂堂大丈夫……”韩盖天正想回答,却突然发现自己说不出来。

    无论怎么用力都说不出话来,而且天地也开始旋转。

    转了一会,他突然看到了一具无头的尸体站立在甲板上,身上衣物极为熟悉。

    “怎么回事,这个躯体怎么没有头颅,好像是我的身体,那么,我的头呢?”

    韩盖天脑中闪过最后一个想法,意识便彻底陷入了黑暗当中。

    ……

    “嗤嗤”声不断响起,如同喷泉一般。

    但其实并非喷泉,而是鲜血不断从一具无头尸体的脖颈中喷出,画面极为可怖。

    而在这具尸体不远处,则是一个面目狰狞,死不瞑目的头颅。

    看这头颅的模样,分明便是海沙帮帮主。

    韩盖天。

    韩盖天的头颅。

    而斩下这颗头颅的元凶就在尸体不远处静静地站立着,脸上表情淡然,就好像刚才杀了一只鸡一样。

    其实比杀鸡还容易一些。

    杀鸡还要先割破脖子放血,鸡还要蹦跶好一会儿,但是韩盖天被斩下头颅后却是一动未动。

    满船人看着立在场中的少年,眼中满是惊惧,只觉浑身冰凉。

    就在刚刚,纵横东南沿海多年的“龙王”韩盖天,就这样被这位普普通通的少年一斧子砍断了脖子,动作快到根本让人看不清。

    从龙王韩盖天气势汹汹登船,到最后断头殒命,连一炷香的功夫都没有。

    这一幕变化,不但满船的船工不敢相信,便是海沙帮三大护法和巨鲲帮帮主云广陵,同样也感觉如在梦中。

    韩盖天死了?

    纵横东南的海沙帮主,韩盖天就这样死了?

    “变天了!”商船船头看了看天空,喃喃自语道。

    身为当事人的王凡却没有理会那么多,他轻轻一甩右手的铁斧,斧刃上残留的血液顿时被一扫而空。

    “哒哒哒”声音响起。

    王凡缓缓踱着步子,来到了倒地不起的三大护法身前。

    “姑娘,还有这两位兄台,你们是要金斧子,银斧子,还是铁斧子呢?”

    游秋凤再也不复美人鱼般的妖娆绝艳风采,冷汗涔涔而下,脸色惨白,抬头看着眼前如同魔神一般的身影,讷讷无语。

    凌志高也没有了“双枪闯将”的闯劲,尤贵也没有了“胖刺客”阴险狠辣的风采,两人都一脸呆滞地看着王凡,不发一言。

    “既然你们不说话,我就当你们选金斧子了。”王凡微微一笑,“毕竟只要头脑正常的人,都会选金斧子的。”

    游秋凤等三人顿时感觉浑身发软,没有了丝毫的力气。

    不再理会瘫软在地的三大护法,王凡转向了云广陵的方向,朗声问道:“云帮主,不知道你是要金斧子,银斧子,还是铁斧子呢?”

    原本逃得一命的云广陵正庆幸不已,闻言顿时整个身体都僵住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