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八章 出手
    ,精彩小说免费!

    “小弟弟,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虽然你出身不凡,但是如今身处江上,姐姐杀死你以后抛尸水中,只怕你的家世也救不了你吧?”

    “不过小弟弟的才华姐姐却是倾慕得很,不舍得杀你呢,你乖乖的不要抵抗,等收拾了那边的坏人,便将你安全送回岸上。”

    俏尼姑脸上洋溢了起了动人的笑容,冶艳百变,难以猜度,正是男人最喜欢的类型,也是她魅惑异性的天赋。

    只是这种美丽中却又蕴含了杀机,如同美女蛇。

    她朝“胖刺客”使了个眼色,尤贵顿时心领神会,手提一对分水刺便悄然朝王凡的背后潜伏了过去,四周看到这一幕的船工没有人敢做声。

    游秋凤就像神话传说中的美人鱼,歌声无比优美动听,而藏在其中的却是杀机。

    她嘴中说着温柔的言语,杀机却已经迸发。

    “我为何要怕你们?”王凡缓缓转身,看向了游秋凤,脸上似笑非笑,“倒是你们应该怕我才是,若我没有记错,我乃是朝廷任命的镇国大将军,节制长江水军,如果惹恼了我,小小的海沙帮,也不过就是蝼蚁,弹指间灰飞烟灭。”

    王凡手指轻弹,微笑道。

    游秋凤的脸色顿时变得难看起来:“小弟弟今年怕是十八岁都没有,陛下就算再欣赏你,也不会封你做这样的大官罢?”

    “这小子只怕脑子有问题,不要跟他废话,我这便结果了他的性命。”体胖如球的“胖刺客”尤贵眨动着细而狭长的眼睛,阴测测笑道。

    尤贵猛地逼了上去,一对分水刺幻化出数十道影子,笼罩向了王凡。

    见到尤贵出手,其他船工吓得簌簌发抖,一动不敢动,深怕下一个就轮到自己。

    “唉,其实我以上说的都不是重点,我真正想表达的意思其实是……”

    王凡忽然笑出声来,一边笑一边摇头。

    “……你们的武功太乐色了。”

    在所有人惊骇的目光中,王凡伸出了右掌,对准了游秋凤三人的方向,顿时白光闪现,磅礴的真元凝聚,空气中隐隐然出现了一只白鹤的影子。

    白鹤舞动,瞬息间便跳跃向了游秋凤三人,鹤嘴朝着游秋凤啄去,一双鹤翼左右分别拍向了凌志高与尤贵。

    游秋凤、尤贵等人心中警兆大作,但是想要躲避却是怎么都办不到。明明看起来很缓慢的白鹤影子,扑击的动作却让他们毫无抵抗的能力。

    “砰!砰!砰!”

    在众人惊骇和疑惑的目光中,游秋凤三人就好像是被奔驰的马车撞到一样,倒跌出三丈之远,半天爬不起来。

    而王凡双手负于身后,目光淡然,好像发生的一切都与他无关。

    但是在其他人眼中,此刻耀眼的阳光笼罩在了他周身,他浑身散发着金光,宛若天神!

    ……

    云广陵此刻万分后悔。

    他的巨鲲帮在东南沿海三大帮派中一直处于比较弱势的地位,而原因便是因为没有靠山。

    水龙帮背后是四大门阀之一的宋阀,海沙帮背后则是四大门阀之一的独孤阀,唯有巨鲲帮身后一无所有。

    他并非没有野心,在这样的乱世,他也希望能够做出一番事业,虽然不敢指望能够称王作帝,但却有封侯拜相的心思。

    男人没有理想怎么行?

    所以他听从了谋士的计策,行险一搏,带领了帮中精锐去刺杀海沙帮主韩盖天。

    只是当中却出了问题。

    情报中韩盖天此次前往东都办事只带了几个小喽啰,但事实上却是海沙帮七大护法全在,云广陵被打了一个措手不及,陷入了如今的绝境。

    胸口的伤势愈发沉重,失血过多已经让云广陵有了晕眩的感觉。

    “难道我今天就要命丧于此?可怜阿真还没有找到婆家,看不到她披上盖头的那天了。”

    即将死亡的那一刻,云广陵心中想到的却不再是什么王图霸业,而是自己的女儿,他想亲眼看到她成亲的那一天。

    韩盖天的双斧一斧重于一斧,云广陵一双肉掌抵挡愈发艰难,若不是轻身功夫独到,只怕此刻已经被斩于斧下。

    但也坚持不了多久。

    与绝望的云广陵相比,此刻的韩盖天却是满心欢喜。

    他花了巨大的代价买通了巨鲲帮的谋士,布下了这个杀局,就是为了今天。

    “啪!”

    一声轻响传来,却是云广陵失血过多,脚步踉跄了一下,顿时身形失位,露出了巨大的破绽。

    韩盖天自然不会放过这样的好机会,右手一挥,大斧砍向了对方的脖颈,只待下一秒,便可以让这个大敌尸首两处。

    “我命休矣!”云广陵心中悲呼,眼睁睁地看着铁斧落下,距离自己三尺,二尺,一尺,二寸,一寸……

    云广陵双目微微阖上,任命了。

    预料之中的痛楚一直没有传来。

    他睁开双目,看到的却是一只玉石般的手掌。

    这只手掌的食指、拇指、中指,轻轻地捏住了铁斧的锋刃。

    就好像是捏田螺,轻松、简单、惬意。

    手掌的主人是一位少年,麻布衣衫,面容平凡,就好像是普通的乡间少年,没有丝毫特色,脸上也是淡淡的笑容。

    少年左手背在身后,右手则是捏住了铁斧的锋刃。

    铁斧的主人韩盖天此刻满脸涨红,似乎是想要将铁斧从少年的手掌中拔出。只是任凭他使出了全身的劲力,铁斧就好像生了根一样,怎么都拔不出来。

    在云广陵惊讶的目光中,少年淡然开口。

    “看来你很喜欢这把铁斧子,那么便还给你吧!”

    手掌松开,铁斧猛然以极快的速度反撞向了自己的主人,韩盖天根本来不及反应,便被斧背砸中了左肩。

    “咔嚓”声响起,韩盖天惨哼一声,踉跄后退,跌倒在地,嘴角渗出了血丝。

    两人只是交手了一招,龙王韩盖天便已经步上了自己三位护法的后尘,重伤倒地,再起不能。

    而造成这样局面的少年却好像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甩了甩手,似乎要将从铁斧上沾染的灰尘甩去。

    “韩帮主,你是要金斧子,银斧子,还是这把铁斧子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