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章 赴宴
    ,精彩小说免费!

    光是拔剑的动作,便可以看出独孤策家学渊源。

    他的剑势逼人,已经有了名家风范。

    重重剑影遮蔽了方圆数丈的天空,光线变得昏暗了起来,剑势更是奇诡严密,似攻似守,让人无法测度。

    剑光猛然一收。

    独孤策傲立原地,宝剑已经回归了鞘内,如同从来没有拔出过一样。

    当!当!啪!啪!

    连续四道声响传来,却是王凡身旁红马的鞍鞯全都被切割成两半,切口光滑平整。

    不但剑利,剑法更是惊人,以剑气切割鞍鞯,却丝毫没有伤到马身,这份控制力已经到了炉火纯青的境界。

    “如此神骏的宝马,这种劣质马具岂能匹配?”独孤策哈哈大笑,踏步上前去牵缰绳,丝毫没有将马主人王凡放在眼中。

    王凡眯着眼睛看着他的作为,神色不变,让人猜测不出他心中在想些什么。

    周围已经聚集了一些江湖客和胆大之人,他们看向独孤策的眼神中满是羡慕之色,平白得了一匹宝马。

    同时他们看向王凡的目光中也充满了嘲弄,如此胆小怕事之人,活该被人欺压凌辱。

    “今日出门未带足钱财,千两黄金也非小数,在下需要筹措一番,三日后独孤府举办琼华宴,小兄弟可来城东独孤家府邸参加,到时在下会将银钱付讫。”独孤策脸上满是揶揄的表情,“这马儿,我便先带走了。”

    自然不可能筹措银两,独孤策料定了王凡不可能前来要账。

    如果真来了,那就别走了。

    “这可是你自找的,原本百两黄金倒是真心实意想要给你,现在却是凭空得了一匹宝马。”独孤策轻抚马身,心中喜悦。

    从出剑道独孤策牵马,王凡依旧站立在原地,面无表情,一动不动。

    独孤策正得意间,却被一道声音打扰了兴致。

    “隆颡蛈目,蹄如累麴,大哥,你从哪里得到一匹宝马。”

    说话之人却是一位娇小玲珑的少女,十七八岁年纪,身穿一套十分讲究的黑色武士劲服,外披红绸罩衣,十分活泼美丽。

    获得宝马后的独孤策顿时没有了好心情。

    眼前的美貌少女却是自己的妹妹。

    只是这个妹妹真的是一点都不可爱!

    独孤策无论是为人处世还是武学天赋,都远远比不上自己的妹妹,这对他的男子汉尊严是种严重的打击。

    “刚刚从市集上买到的。”独孤策朝着身后一指,“咦,刚刚那人呢……想来走掉了。”

    独孤策回头一望,却发现那位马主人已经消失不见了。

    “如此骏马,当真难得,不知花了多少银两购得。”娇俏少女满脸欢喜的表情,眼中全是渴望。

    “这……”独孤策不是笨蛋,一下子便猜出了少女的打算,脸上不由有些为难了起来,“……小妹,此马我却是有大用,下次,下次一定再给你找一匹宝马来。”

    看着独孤策信誓旦旦的模样,娇俏少女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你的心思,已经全在三天后的宴会上了吧!”

    ……

    三天眨眼即过。

    入夜。

    独孤府邸在洛阳城东面,占地百亩,地势开阔,大门口有一对足足三米高的汉白玉石狮子,朱红大门,闪亮铜环,守门的家丁身高体壮、眼神锐利,身上真元气息流转,已经是江湖二流高手。

    在王公如林、贵族如雨的东城,能够占据如此大的土地建立府邸,并且聘用二流武者作为护院,可见独孤阀的实力。

    不愧是四大门阀之一。

    整个独孤府邸,处处张灯结彩,百数奴仆也都兴高采烈,人人身穿新衣,口袋里面也是塞着大量的赏钱。

    虽然大隋二征高句丽失利,民生凋敝,但是独孤府邸内却像是正在过年一般热闹。

    好像战争的失败对独孤阀一点影响都没有。

    “琼华宴……”

    原本王凡准备立刻启程前往扬州,但是马儿被强抢,干脆在洛阳盘桓了三天,参加琼华宴。

    刚到独孤府外,他就看到府外广场上面停着许多架马车,马车镶金嵌玉,极为奢华,车边也有家奴看守。

    像他这样步行来此的客人少之又少。

    “隋庭征战高句丽失利,百姓流离失所,饿殍满地,这些门阀世家出手却依旧如此豪阔,看来没有伤筋动骨,都在蛰伏,就等着朝廷崩塌,他们好起兵造反。”王凡看着这些豪华马车,心中闪过无数念头。

    “可有请帖?”见到王凡着装普通,守门家丁拦下询问。

    “没有请帖,不过是你们独孤策公子请我来的。”王凡向守门的家丁报了独孤策的名字。

    “请进。”家丁打量了王凡一番,思考了片刻,就放行了。

    穿过几条长长的走廊台阶,又走过一个大花园,经过几个大池子,五六个圆门围墙的门户,王凡跟随在家丁后面,东张西望。

    不消片刻,便来到了大厅。

    放眼望去,大厅里面灯火辉煌,全都是锦衣华服、衣冠楚楚的豪门贵族。

    还有一些和王凡差不多年龄的少年男女,估计是被父母带来长见识、交际,更有相亲的意思包含在里面。

    这些人基本都互相认识,形成了一个个的小圈子,正在热切交流。

    像王凡这样粗布麻衣,平平无奇之人,貌似独此一家,吸引了一些人的注意力。不过他穿着太过普通,也没有听过洛阳有这号人物,并没有人上前主动攀谈。

    “可惜,不是自助餐形式的宴会,想要大吃一顿只能等候开宴之后了。”王凡摸了摸肚子,由于中饭和早饭都没吃,他有了饥肠辘辘的感觉。

    事实上这只是他心中的感觉,以他的修为,别说是区区一天,便是十天半月不吃不喝也不影响身体的机能。

    “独孤策还没有到吗?”王凡四处张望,却没有发现独孤策的身影,摇了摇头,压住其实并不存在的腹饥感觉,在大厅的角落处找了个凳子坐了下来,闭目养神。

    他却是不知道,自己的一举一动全都落入了有心人眼中。

    一道带着好奇的视线凝注在了他的身上,直到他旁若无人地闭目养神,视线的主人终于按捺不住,朝着王凡走了过来。

    “你好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