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一章 出手
    ,精彩小说免费!

    天赋神力,力拔千斤又能怎样?

    在练就真元的武者面前,就好像是宽大的豆腐面对着薄薄的刀刃一样,除了被切开的命运外没有其他可能。

    “可惜了这么好的资质,若是收入圣门当中,必有非凡成就,光是这股视天下人如无物的傲性、魔性、霸气、狂妄,便绝不会在虚彦、希白之下,便是成为圣子也不是不可能。”裴矩心中叹息,更加警戒四周的动静。

    王凡此刻的内心是崩溃的。

    背后说人坏话被抓个现形,这种感觉实在太特么尴尬了!

    不过只是说说坏话就被人拿剑砍的话……

    没有人喜欢这种感觉。

    王凡觉得自己应该解释一下。

    “抱歉,我不是针对你师尊奕剑大师傅采林……”王凡抬头,眯了眯眼解释道。

    “蠢材,若是道歉有用的话,还练武功做什么?”白衣少女心中冷笑,真元运转更加快速,杀气愈发凝重。

    这个不过十七八岁模样的少女性格坚韧,剑道之心极诚,不会因为王凡的讨饶之声而心软。

    剑气倏然笼罩了下去,不过一瞬间,方圆一丈的地面猛地下陷了三寸。泥土岩石被无比锋锐的剑气切割粉碎,扬得漫天都是。

    岩石坚硬,虽然宝剑锋锐,但如此轻而易举洞穿破碎,亦可显出少女的剑道修为之强绝、刚猛。

    然而白衣少女心中却没有任何喜悦之情,反而满是沉重。

    因为刚刚那一剑,她没有击中敌人。

    王凡已经消失在原地。

    再次出现已在三丈之外。

    “我不是针对你师尊,我是说与我师尊相比,三大宗师之流,统统都是——”

    “乐色!”

    随着一声轻轻的叹息,王凡猛地一拳轰出。

    一股无可抵御的巨大力量笼罩了少女上下四方,白衣少女只觉得在这一刻自己被整个天地孤立了起来,就好像来到了一个独立的空间。

    随后空间挤压震荡,少女背部如遭雷击,猛地被砸飞了起来,向前扑跌出了数十米,摔倒在了地面,白衣染尘,不复仙姿。

    少女艰难地站了起来,回头看了一眼,却发现粗布麻衣的平凡少年正负手而立,平静地看着她。

    “怎么,怎么可能?”

    白衣少女心中满是绝望,她作为奕剑大师傅采林弟子,天资卓越,苦练多年,虽然比不上小师妹,却也是高丽国内数一数二的天才。

    没想到如今,竟然被一位十六岁的少年一招击败。

    甚至从头到尾,她根本没有看清他的身法、武功,连他的衣角都没有碰到过。

    这种打击极大,尤其是她这样的武道奇才。

    她的武道之心濒临崩溃。

    “君婥,武道之路,天外有天,人上有人,比为师强大的武者必然是存在的,你也不用太难过了,专心走自己的道路,勿为外物所执。”

    场中突然出现了一位长发披肩的白衣男子,他背对着众人,正在仰望天空。

    ……

    突然出现的白衣男子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王凡、裴矩、杨广此刻都死死地盯着这位男子,表情各不相同。

    王凡是一脸惊奇,裴矩则是一脸警惕,而杨广则是一脸的愤恨,就好像对方是他不共戴天的仇人一样。

    事实上,也的确是仇人。毕竟在两次征伐高句丽的战争中,傅采林造成了隋军巨大的损失。

    白衣男子骨架极为高大,没有丝毫臃肿的模样,虽然看不到他的容颜,但是仍能从他不动如山的神态,感觉到他具有不凡的威严气度,让人不敢小觑。

    “师尊!”

    名为君婥的少女猛然从自怨自艾中走了出来,脸上露出了欣喜之色,如同枯木逢春,山花绽笑一般,爆发出了勃勃的生命力。

    只是一个人的出现,便让她的武道之心再次凝聚起来,甚至更胜从前。

    到底谁有这样神秘莫测的力量?

    答案唯有一个。

    奕剑大师。

    傅采林!

    “生命何物,谁能答我?”

    傅采林仍旧没有转过身,而是一直看着无尽的天空,此刻一颗启明星正在闪闪发亮,预示着白天即将到来。

    他的声音沉凝厚重,如同长风般送入了众人耳鼓之内。

    王凡大感愕然。

    “太会装逼了,大家是敌非友,众敌环侍之下,竟然问出这么具有哲学意义的问题!”

    王凡对此大为钦佩,有种五体投地的感觉。

    而另外一边的裴矩则是不知道该在脸上摆出什么表情好了,对于能够扮演大德高僧、隋庭重臣、圣门邪王的实力派影帝,这种情况可不多见。

    原本他以为王凡不过是个天生神力不知天高地厚的少年,然而事实大出他的意料之外。

    他作为旁观者,目睹了整个过程。

    面对傅君婥的一剑,原本他以为必死的王凡竟然展现出了丝毫不逊于他的身法。

    瞬息之间,王凡便脱离了对方的剑势锁定,到了十丈开外。

    等到傅君婥剑势一尽,落地站稳之后,王凡伸出右掌,遥遥朝着她背后一印,一道泛着白色的气芒就从他手掌中激射出去,击中了傅君婥的后背。

    “太快了,这种身法并不如何精妙,但却快到无以复加,而且在刚刚的一瞬间,他的体内爆发出了强大的真元,随后又再次沉寂了下来,消失得无影无踪,好像从没有出现过一样。”

    裴矩从来没有想到事情会朝着这样的方向发展。

    莫名其妙,天下之间突然多出了这样一个高手。

    “难道,真有一个地域辽阔远超大隋万倍的天明皇朝存在?”裴矩变得不自信起来。

    其实不但裴矩感觉不自信,还有一个人也这样。

    那便是傅采林。

    原本傅采林的目的只是前来刺杀杨广。

    在情报当中,杨广身旁只有一位魔门高手,疑似补天道和花间派的门主,威震魔门的邪王石之轩。

    但石之轩的名头能够吓住一般高手,却吓不住他这个天下三大宗师之一的奕剑大师。

    更何况这个邪王精神分裂后实力削弱了不少。

    为了保险起见,他还带来了自己心性最为坚韧的女弟子作为帮手,师徒二人暗中观察了杨广一行人很久,傅采林心中已经有了八成刺杀成功的把握。

    正待出手,一举击杀暴君杨广,解高句丽于倒悬,谁知横空出世,杀出了一位名不见经传的少年。

    这位少年轻而易举便击败了自己最得意的弟子,展现出了可怕的实力。

    他能怎么办,他也很绝望啊!

    若不是摸不清对方底细,他怎么可能在这样的环境下,问出一个有如此哲学深度的问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