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九章 身份
    ,精彩小说免费!

    不过片刻功夫,小半锅粥便下了王凡的肚子。

    一旁的裴矩看着这一幕微微而笑,而另外一边的杨广则是脸色有些难看,他腹中饥饿,隐隐传来辘辘之声,却拉不下脸面上前取粥。

    杨广养尊处优,平时锦衣玉食,在草原上吃这粗粝的饭食也就罢了,若还是别人剩下来的,那是万万不能接受。

    “什么毛病?”王凡心中没有丝毫过意不去,见杨广和裴矩都没有上前取粥的打算,不由一喜。

    “都是我的了。”

    其实还有那些警戒的兵士,只是他们啃着干粮饼也没有放松监视谷外的动静,想也知道,就算王凡喊他们来吃,他们也不会来。

    最终,一锅足有五斤的新鲜羊肉粥全部进了王凡的肚子。

    “小兄弟,不知从哪里来?”裴矩见王凡吃饱喝足,上前攀谈。

    “很遥远的地方,一个很大的国家,叫做天明皇朝。”王凡摸着肚子,舒服得直喘气。

    “很大的国家,能有多大?”一旁的杨广突然嗤笑了一声,似乎对王凡的话语极为不屑。

    “唔,具体不清楚,但是根据典籍记载,从南至北,有百万里,从东向西,亦有百万里。”

    话音刚落,王凡就发现对面两人像看白痴一样的眼神看着他,杨广脸上的不豫之色已经极为浓重,但是什么话都没有说。

    而问话的裴矩脸上却是微微带有不满,质疑道:“小兄弟莫要说大话,在下游历万国,可从来没有听过有天明皇朝这样幅员辽阔的国家。”

    王凡对此不以为意。换作从前,他也不信。

    但是明洲世界却大大颠覆了他的认知,五大部洲光是中央明洲,土地面积就是地球世界的数百倍,更不用提还有面积更为辽阔的海洋。

    这些古代地球土著局限于环境与时代,眼界有些狭窄。

    “反正是很遥远的国家就是了。”王凡也不想多做解释,随口敷衍了过去。

    “不知小兄弟在天明皇朝从事何种营生。”裴矩没有纠结国土的问题,开始打听其他的信息。

    “呃……这个嘛,原本以打猎为生,不过后来参加皇室春猎,得到了奖赏,最近加封了将军,主业应该算是将军。”王凡笑道。

    这下子,连裴矩也不想再问话了。

    杨广则早就在一旁翻白眼。

    什么将军?一点将军风范和统帅气度都没有。再说,能够参加皇室春猎,想必身份背景不凡,又岂会以打猎为生,简直是胡说八道。

    “既然你是偌大一个皇朝的将军,为何不留在朝廷建功立业,争取裂土封侯?”杨广的语气有些嘲讽,“难道是被排挤出朝廷,逃出国内了?”

    “自然不是。”王凡微微一笑,没有做辩解。

    他已经看出了杨广对他的反感,不再多言。

    难道告诉杨广,他是来抢夺和氏璧的吗?

    所以,他选择了沉默。

    别人看不出面前两人的身份,不代表王凡也看不出来。有系统的角色栏探测功能,识破对方的身份不要太简单。

    王凡看到贵气男子的第一眼便认出了他是隋炀帝杨广,当然现在他还没有获得“炀皇帝”这个侮辱性十足的谥号。

    杨广一生毁誉参半,王凡对他并没有兴趣,不过对他所拥有的传国玉玺和氏璧感兴趣。

    如果没有记错,此刻的和氏璧应该就是杨广所拥有。

    “照理说玉玺这种东西应该会留在东都洛阳城,不过说不定他带在了身上。”

    王凡其实一直在感应四周的动静,希望能够探查到和氏璧的所在。

    这块名传千古的稀世宝玉,内部蕴含着超乎所有人想象的神奇能量,并且不断地朝着外部发散出来,这种神奇的能量对普通人几乎没有影响,甚至会让人产生冬暖夏凉的感觉。

    但是对练就真气的武者来说,散发出的能量就极为恶毒了,不但会使得情绪烦躁,更有真气逆行、走火入魔之厄,一身本事用不出三成。

    探查了很久,王凡没有丝毫收获。

    他想直接动手逼迫杨广,却一直顾忌着裴矩的存在。

    换做一般人,大概也就是认为裴矩不过是杨广的心腹大臣,只是一个高阶文臣,根本没有什么武力,但是王凡却清清楚楚地知道,这位裴矩不但是个武者,还是一位实力可以排进天下前十的强者。

    因为,他便是邪王——石之轩!

    王凡虽然不惧石之轩,但是石之轩潜踪匿迹和逃跑的本领可以称之为隋唐世界第一,便是未来的不死二小强比起他也是逊了三分。

    裴矩可是四大圣僧都留不住的人!

    四位先天强者都抓不住的石之轩,到时候若是将和氏璧一卷,逃跑了,那王凡可没有信心追到天涯海角。

    所以现在他不能暴露自己的真正目的。

    王凡不作声,杨广莫名感觉不爽了起来。

    这小子竟然敢不理睬朕,朕可是大隋天子,坐拥中原富庶之地,雄师百万,虽然暂时遇到挫折,但是只要回师平定内乱,便可以再次征伐高句丽。

    杨广看着面前十六七岁样子的少年,依稀看到了自己少年时的模样。

    自信,高傲!

    什么鬼?杨广觉得自己的脑袋肯定是不清醒了,不然怎么解释他竟然从对方身上感觉出了王者的气息。

    就好像真的是一个帝国的皇子一般。

    “小儿井底之蛙,不知天高地厚,不在家乡侍奉父母,偏偏跑到兵荒马乱之地,也不怕丢了性命。”杨广目中射出冷光,语气中隐隐有了杀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