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八章 相遇
    ,精彩小说免费!

    王凡骑行了三天三夜,期间击溃了许多股胡人骑兵。

    这些胡骑都一个德行,不是直接抢掠,就是问完话再行抢劫,对此王凡没有手软,直接出手杀人,杀掉最多的一股胡骑已经有三百人之众。

    零零总总击杀了千数,“捡到”的财富都有了三两黄金,近百两白银。

    “真特么的穷啊!”王凡由衷感叹。

    他出生在明洲世界的天明皇朝,皇朝富庶,对于士兵更是优待,普通的士兵一月的军饷都有五十两白银,一年下来也能攒个数百两。

    更不用说尉官和将军的俸禄。

    但是这草原胡骑近千人的财富加起来只有这么点,实在让王凡有些气不过。

    当然,该搜刮还是要搜刮,蚊子腿再小也是肉。

    太阳从远处的地平线上缓缓升起,迷人的星夜即将被蓝天白云代替,在一望无际的平原上,这种大自然的造化美景,让人的感觉尤为震撼。

    远处出现了一座山谷,谷口外有一座孤零零竖立的营帐。

    这营帐竖立得颇为古怪,空无一人,四旁竖立着旗杆,挂着莫名图案的旗帜,看上去像是招魂幡一般。

    “谁在这里竖了这样一顶营帐?”

    王凡放低了马速,总觉得这顶营帐预示了不祥的意味,记忆中甚至好像曾经见到过这顶营帐,有一种浓浓的既视感。

    “来者何人?”小山谷内突然冲出了十多个兵士,为首的兵士看向王凡的目光中满是警惕。

    “呃……”王凡心中奇怪,“这群人既然待在谷内,为何把营帐扎在谷外,莫不是脑子有病?”

    不过看着对方越来越警惕的目光,王凡赶紧答道:“我是来自远方的旅人,现在草原上不太平,赶了一夜路,打算找个地方歇脚。不过既然兄台们已经盘桓谷内,我就不打扰了。”

    王凡看着谷内影影绰绰,似乎还有人影,不打算多事,立刻调转马头,准备策马离开。

    只是他的愿望无法达成。

    “小兄弟,相逢即是缘分,不如进谷稍作安歇。”

    借着微露的晨曦,为首的兵士已经看清了王凡的容貌,见其不过是一个身着粗布麻衣的少年,眼中的警惕光芒顿时大大减弱,开始邀请王凡入谷。

    “这个……”王凡有些犹豫。

    肯定会犹豫啊!

    虽然面前这位士兵大叔态度变得和蔼了许多,脸上的笑容也十分真诚,但是有一样东西他却不太会隐藏。

    杀气!

    **裸的杀气,比一开始更加浓郁的杀气!

    其他的兵士已经渐渐朝着王凡的身周围拢,这些兵士可没有为首的兵士那样笑里藏刀的城府,已经有兵士将手按在了腰间的刀柄上。

    王凡有些犹豫了。

    “要不要杀了这些人?”王凡有些烦恼,“送上门的钱财没道理不要,而且看他们的打扮,不像是草原士兵,反而像是中原士兵……不过虽然是中原人,但是滥杀无辜的话,我也没有手下留情的必要了吧?”

    “算了,还是放他们一条生路吧,毕竟说的是同一种语言。”王凡摇摇头,打算离开了。

    他要走,这些人拦不住。

    “请这位小兄弟进来吧!”一道平静的声音从谷内传了过来。

    兵士们的杀气瞬间全部收敛了起来。

    ……

    谷内,一锅香喷喷的羊肉粥正架在篝火上熬煮着,里面漂浮着采来的野菜,肉香味和菜香味混杂,扑鼻而来。

    王凡在一旁直流口水。

    围坐在篝火旁还有两人,一位中年儒雅男子,一位身穿铠甲浑身贵气之人。

    裴矩与杨广。

    至于其他兵士则全部蹲守在靠近谷口的位置,时时刻刻探看着谷外的动静,不时有人俯下身子,将耳朵贴在地面上,似乎是在监测地动之音。

    王凡心中颇有些奇怪,看上去这伙人似乎在被人追杀,但是这大白天的生篝火可是有烟雾生成。

    不过王凡也懒得操心这个,他的注意力全部被篝火上即将完成的美食吸引了。

    “哈,两位,我可不白吃你们的,这是给你们的银两。”王凡从马匹之上解下了一个布囊,一打开,便有金灿灿的光芒露出。

    金叶子、金锞子、银锭、银锞子……还有数百个铜板。

    王凡思考了很久,最终取出了一两银子,然后将布囊扎好,放回了马匹之上。

    他有些不舍地将银子递向了杨广。

    杨广下意识地接了过来,随后看了看躺在右手掌心中的一两碎银,嘴角扯了扯,想要说些什么,最终却什么都没有说。

    倒是一旁的裴矩脸上满是兴趣,缓缓开口道:“小兄弟,财不露白,现在草原上兵荒马乱的,你这样将黄金银两露出来可是极不安全,就不怕别人强抢?”

    他能够看出这位少年的不凡来。

    虽然面貌平凡,但是身形匀称,四肢有力,有一种力量感,虽然仍旧是少年,但是筋骨坚韧,是个难得的横练苗子。

    虽然体内没有真气的存在,但是光凭这副身板,也可以知道是一位力拔千钧的猛士。

    那匹红色的马王便是明证。

    裴矩纵横西域已久,见识过诸多名驹,但如眼前这头红马一般神骏的也没有几匹。

    “这匹马便是比起汗血宝马也不遑多让了。”裴矩的目光紧紧盯着王凡,心中动念,“若是没有过人的勇力,岂能降服这样的宝马。”

    他此刻故意出言试探王凡,却是不知抱着怎样的目的。

    杨广听裴矩如此说,心中有些不渝:自己富拥天下,岂会抢这小子这点黄白之物。

    “抢回来就是了,反正这些银两……呼噜呼噜……也是我抢来的……呼噜呼噜……”王凡此刻已经取了一口白瓷碗,装了羊肉粥喝了起来。

    羊肉鲜嫩,米粥炖得稀烂,极为美味。

    就是盐的味道有些不对,略微带点苦涩。

    这并非煮粥之人下毒,而是大隋年间盐含着的杂质颇多。

    当然就算下毒他也不担心,以他如今的体质,也不在乎这些杂质,便是鹤顶红这样的毒药想要毒死他,都做不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