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三章 鹤拳
    ,精彩小说免费!

    每当郭兕使出这至强至大,至阳至刚的拳法时,耳边总能回忆起当年流浪诗人的咏唱声,虽然已经模糊,但是那种感觉依然不变。

    “拳打开天,化身为龙!”

    一瞬间,郭兕向前冲击的身影竟然真的有如龙形,扭曲盘旋,卷起一阵阵的气流。

    龙拳之威,凶猛如斯!

    面对如此强大的一拳,王凡却是没有丝毫退避的动作,他眼神恍惚,好像分神了。

    他真的分神了!

    因为冰冷的系统提示音再次响了起来。

    “就算没有这个任务,我也会杀了他的。”王凡喃喃道。

    一声鹤啸声响起,响彻周遭。

    恍恍惚惚间,众人仿佛来到了一片松树林中,明月照耀之下,松涛起伏,树枝摇动间,一只仙鹤翩翩起舞,翱翔自在,充满一种说不出的神妙!

    这是一种意境,鹤之意境!

    “虽然我并不喜欢那个人,但是他的招式却是不错,接我一招!”王凡清喝一声,明月绽放光辉,洒遍整片松林,松针掉落,仙鹤起舞。

    “鹤立松梢月!”

    王凡的气质越发独立,左手背在身后,右手成鹤喙之形,刹那间攻出不知道多少次,带出一片残影。

    这是鹤仙人的招式,在短短一眨眼之间,攻出成千上百招,需要极强的力量与速度支撑。

    与比克大魔王决战之前,鹤仙人不再做保留,将所有的领悟传授给了王凡。

    也许当时鹤仙人抱着必死的决心,想要留下一些东西。

    “啪啪啪……”

    连绵不绝的撞击声响起,威猛无双的龙拳还没有碰到王凡,便在鹤嘴的啄击之下溃败。

    “怎么可能?”

    郭兕双目瞪得有如铜铃,猛地后退一丈之远。

    他的右拳不断颤动,整条手臂上浮现出了密密麻麻数百个红点,隐隐凹陷,如同蜂窝,望之可怖。

    “呵呵,早就说了,你们没什么真本事,不过是凭着人多进行车轮战罢了,真正的实力不堪一击。”王凡淡淡道。

    “哼,你少得意忘形,刚刚只是练练手,接下来我要动真格了。”郭兕再也不做保留,吐气开声。

    他猛地一声狂吼,身形再度拔高一尺,竟然变成了七尺之躯,肌肉虬结,壮硕得可怕。

    郭兕此刻开始拼命,之前增高至六尺之躯需要催动大量真元,而增高至七尺,不但要催动真元,还要催发大量的血气,极为损害身体,会消耗寿命。

    但他已经别无选择。

    虽然口中对王凡极为轻蔑,但是心中却已经知晓对方天赋过人,实力强横得可怕,是极为危险的敌人。

    他必须不惜一切代价击败王凡,否则今天若是放王凡离去,那么他日王凡武道有成,来报复龙威武馆的话,以龙威武馆的实力根本无法抵挡。

    郭兕拼命了!巨大的代价换来了强大的力量!

    消耗了大量气血的郭兕,此刻能够发挥出的力量,远远超过之前数倍。

    一拳轰出,如同铁炮炸响,撕裂了空气,快得如同闪电一样。隐隐约约,虚空中甚至出现了龙吼之音。

    “唉!”

    王凡轻轻叹息,左手背在身后,右手再次成鹤喙之形,鸣声再起。

    动作异常的缓慢,但是看在郭兕眼中,却觉得对方变得越来越高远,而自己变得越发渺小。

    在这一刻,他感觉自己就好像是地上的一条小蛇,而对方则是排空而上的天鸟。

    高不可攀。

    “不好,我的气势被对方彻底压制了,怎么可能,他才练武多少年,竟然有这么强大的气势?”

    郭兕猛地清醒了过来,稳住了心神,立刻再次催发气血,龙拳威势更猛。

    他再次镇定了下来,任王凡意境精妙,他以力破巧,以真元破真气,无往而不利。

    面对着郭兕有生以来最巅峰的一拳,王凡却没有丝毫动容。

    “晴空一鹤排云上,便引诗情到碧宵!”

    “接我一式,鹤舞碧霄!”

    王凡低喝一声,右手五指呈鹤喙之形,由下而上,后发先至,轻轻地啄击在了郭兕右拳之上。

    时间仿若在那一刻停止。

    “咔嚓”一声脆响,骨折声传来。

    所有人都呆住了,不敢相信眼前这一幕。

    与他们预想中王凡筋断骨折的景象截然不同,骨折声音来自郭兕那威猛无双的右拳,他的右手腕骨骼已被彻底击碎。

    破开龙拳之后,王凡招式未尽,紧接着啄击向了郭兕的咽喉。

    “危险!”郭兕此刻处于巅峰状态,虽然右腕骨碎,反应却是极快,面对这一击,他不敢再硬挡,而是身形暴退,暂避锋芒。

    “哒哒哒……”

    郭兕连退数十步,在千钧一发之际避开了这一击。

    他站稳之后正想反击,却发现弟子们此刻都看着他,眼神极为古怪。

    似乎是震惊,又带有一丝怜悯,还有那么一丝丝恐惧!

    “奇怪,为什么都这么看着我?”郭兕感觉奇怪,“不管这些,先杀掉这小子再说!”

    然而,一股无力感袭向了他,伴随而来的还有胸腹之间的剧痛。

    “怎么回事?”郭兕低头一看,顿时瞳孔放大。

    只见胸腹之间一道长达二尺的伤口赫然在目,深可见骨,就好像被开了一条血槽,内中甚至隐见被切开的肌肉与内脏,血腥恐怖。

    不知为何,一直没有鲜血喷出。

    “怎么回事?我明明躲开了的!”郭兕艰难道。

    他咬着牙用着仅剩下的力量看向王凡,确信自己躲开了王凡的攻击,他死死地盯着王凡,想要知道答案。

    “打通经脉窍穴后,真元就可以短暂离体了,身为武师巅峰,你不知道吗?”

    王凡语气极为平静,似乎在述说一件寻常之极的小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