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章 炎帝
    ,精彩小说免费!

    皇宫养心殿。

    养心殿,取修养身心之意,这里与皇帝处理政务的勤政殿不一样,乃是皇帝休憩之所。皇帝也会经常会在这里召见诸位皇子公主,询问生活学业。

    殿内有仙鹤鹭鸶造型的铜炉,内中香料静静燃烧,一阵阵的幽淡香味散发出来,并不如何浓郁,若有若无,只是闻上一口,精神便会振奋起来。

    一丝丝的烟雾上升到了大殿的顶部,隐隐形成了各种形态,有动物、人、植物,各具意趣。

    这是一种极为名贵的香料,名为“三才神香”,以成年麝鹿真麝为主料,檀香为辅料,经过秘制工艺调和而成,燃烧后散发出的香气,人闻了之后,便能够通诸窍、开经络、透肌骨,更有清心明目之功效。

    天明皇朝只有一人可以使用,那便是当今陛下王炎。

    并非皇室专享,而是皇帝专享,最为得宠的皇子、妃子都没有资格使用,一旦查出来,便要问罪。

    王凡还是第一次闻到这种香味。

    也是第一次近距离打量他的便宜老爹。

    他的便宜老爹名为王炎,并没有年号。

    天明皇朝建立以来,每位皇帝在世时都没有年号,统一使用天明纪年,以示对天明大帝的尊崇。

    不过王炎虽然无年号,却有一个尊号。

    尊号炎帝。

    这个尊号就太过狂妄嚣张,这个世界同样有炎黄的传说,而敢以炎帝为尊号,可见皇帝自视甚高,心怀大志,有比肩上古人皇的志向。

    王炎此刻没有穿着金色龙袍,着装极为随意,一身白色丝绸便服,头发用玉簪挽起,身材高大挺拔,正坐在玉案之后闭目养神。

    面容古雅英俊,看上去三十出头,乍一眼看去并不像是一位皇帝,反而有些风流名士的范儿。

    整个养心殿静得可怕。

    王凡微微躬身,朗声道:“儿臣参见父皇。”

    炎帝没有回答,仍旧闭目养神,沉默不言,让王凡心神变得忐忑起来。

    他见这位便宜老爹的次数极少,大多是隔着很远的距离望上一眼,近距离接触这还是头一遭。

    不过虽然是头一次近距离接触,他却能感知眼前之人是极为可怕的存在,甚至连身上的崩坏系统,也无法给他带来丝毫安全感。

    因为他之前已经尝试用系统的探测功能查探炎帝虚实。

    探测,这是系统开启了“角色栏”以后的附加功能,能够探测出目标的基本属性。

    “系统,探测目标属性。”王凡提出了命令。

    “否。”王凡心道,“我倒是想试试看,只是没有足够的崩坏值啊!”

    不过刚刚系统的提示已经暴露了很多的信息。

    自从开启了“角色栏”后,他探测了许多人的属性,从来没有需要消耗崩坏值,没想到此刻探测炎帝的属性,竟然需要支付崩坏值。

    而且数额高达300点。

    “看来这位便宜老爹不但是位高权重的皇帝,更是武道修为惊天动地的盖世强者。”王凡放弃了测探炎帝虚实。

    正当王凡心思变幻之时,一道温和的声音响起。

    “王凡,你来了。”许久之后,炎帝缓缓开口,而双目依旧紧闭。

    只是轻轻的一句话,却吓了王凡一跳。

    “难道他知道我不是他真正的‘儿子’了?”王凡心中惊疑不定。

    也难怪他多想,平常炎帝称呼皇子基本都是按照排行,比如炎帝称呼王衷为“老十八”。突然称呼他为王凡,是否是知道了他的穿越者身份?

    不过很快他便冷静了下来,无论对方是否识破,以他的实力什么都做不了。

    而且,他也并没有感受到炎帝的恶意。

    “是的,父皇。”王凡应了一声,敛眉垂目,静等炎帝下文。

    蓦然,炎帝睁开了双眼。

    那是怎样的一双眼睛?

    初一看去,空空洞洞,幽暗深沉,如同一潭死水,但是细看却是群星璀璨,仿佛容纳了一整条星河,惊心动魄之极。

    王凡心神震动,再次体会到了炎帝的可怕之处。

    “不要发愣。”炎帝指着一旁的椅子,“坐下吧。”

    看见炎帝并没有生气的模样,王凡心中安定了不少。

    “这些年来,你在宫内受尽欺侮冷落,心里可有怪我。”

    炎帝眼中群星异象渐渐隐没,突然道。

    “儿臣不敢。”王凡立刻答道,“夫天降将大任于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增益其所不能。”

    感谢伟大的九年义务制教育,连吃苦受罪都能说得这么动听。

    王凡说完后,一脸真挚地看着炎帝,就好像炎帝即将宣布他成为太子一般。

    炎帝却没有那么好糊弄,抓住了王凡语言中的漏洞。

    “是不敢,不是没有啊!”炎帝眼中泛出了笑意,“这些年,你的确在宫中受苦了,不过你机缘不错,竟然能够获得天明大帝的遗物。”

    嗡!

    王凡瞬间只觉得脑袋一懵,丧失了思考的能力。

    过了十个呼吸的功夫,才恢复了思维能力,王凡竭力压制心神,但声音依旧有些微的颤抖:“父皇,我……”

    “好了,不用在意,只是天明大帝的随身玉佩,并非什么紧要物什。”炎帝微微笑道,“两年前你生了一场大病,醒过来以后便性情大变,有了奋发向上的劲头,只是依旧韬光养晦,低调行事,这些我都看在眼中。”

    “让我奇怪的是,你好不容易寻到了大帝遗物,为何却又将他送给了老十八。”炎帝眼中尽是好奇之色。

    王凡的所作所为又岂能逃过皇宫的主人——炎帝的耳目?

    “父皇,之所以送给十八弟,是因为我们兄弟情深。”王凡一点也不脸红地说着瞎话,依旧真挚地看着炎帝。

    此刻的他,颇有一些死猪不怕开水烫的味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