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章 出气
    ,精彩小说免费!

    其实王凡的日子过得很拮据,仅能够温饱。

    没有强大的母族支撑,他每月只能领二十两纹银和三十斤米面,在物价奇高的皇城当中,便是去好一些的酒楼也做不到。

    领来的纹银也必须存好,为以后打算。

    天明皇朝与地球世界的古代皇朝制度不一样。

    地球世界的古代皇朝,皇子成年之后,都会有封地和俸禄,受宠的可以开府建牙,普通的也可以当个米虫,自由自在,逍遥快活。

    而天明皇朝的律法规定,皇子年满十六周岁,需要离开皇宫自力更生,没有封地、没有臣属、没有俸禄。

    什么都没有!

    这是天明皇朝开国大帝制定的规矩,直接将皇子的特权废除了九成。

    对于背景深厚的皇子而言,走出皇宫是自由自在,拥有了更广阔的天地,更加方便施展抱负;对于王凡这种,其实就相当于是废除了皇子之位,放逐出去。

    当今皇帝陛下在即位之初,曾意图做出改革,给予皇子们稍好的待遇。只是刚刚提出,便遭到了满朝文武反对,甚至天明皇朝十四州有一大半的州主上书反对,这才作罢。

    “天明大帝到底是什么样的人,竟然会实行平等之策?”

    皇子们没有各种特权,便减轻了朝廷的财政负担,也削弱了未来的分封力量,加强了中央集权,对朝廷绝对是一件好事。

    只是皇室的总体力量却也削弱了。

    王凡心中不知该尊敬还是憎恶。

    站在朝廷的立场,这个制度绝对的利大于弊。

    但是对于王凡本身而言,却是有了巨大的损害,从穿越之初到现在,过了两年平静的生活,就将被剥夺特权。

    嗨呀!好气啊!

    “现在竟然连禄米也敢扣掉……”

    王凡脸色阴沉,上前接过米袋,一手拎着米袋子,一手牵着小月,离开了小院。

    突然,耳边传来了系统的提示音。

    “竟然发布了一条黄金支线任务,倒是意外之喜!”王凡心中大喜。

    他花了两年时间做完前置任务才获得了100点崩坏值,如今突然出来一条黄金支线的任务奖励就有10点,着实让人有中了大奖的感觉。

    跟在身边的小宫女见王凡沉默的样子,不由有些害怕,低着头一言不发,只是紧紧跟着主人的脚步。

    穿廊过院,大约半柱香功夫,王凡带着小月到了目的地。

    远月殿。

    总管皇宫饮食的是三间宫殿,左边一间宫殿用于储存食材,右边一间则是安置了各种厨具灶台,供烹调菜肴所用。

    中间一座宫殿名为远月殿,是办公场所,不时有宫女男仆来来往往。

    王凡带着小月刚来到这里,便吸引了许多人的目光。

    “那不是十三皇子么,他怎么来这里了,可从来没有见过有皇子殿下会来远月殿的。”有人极为惊讶道。

    远月殿虽然是皇宫当中重要的部门,但皇子等身份等不凡之人都是差遣仆人手下,没有亲身前往的。

    “谁知道呢,听闻十三皇子的母亲当初便是司膳房的宫女,厨艺极为不错,说不定十三皇子也有这样的兴趣爱好呢。”

    “什么兴趣,你没有看到他是和小月一起来的吗?平常赵管事是怎么对待小月的,你们能不清楚?”有人冷声嘲讽道。

    “赵管事在远月殿嚣张跋扈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只是对上其他人还留了三分余地,唯有对待十三皇子……”

    “还不是因为仗着出身赵家……”有一位年轻人脸上露出不平之色,愤愤道。

    “噤声!”

    一位中年管事突然冷声开口,扫视了议论纷纷的众人,眼神之中充满了警告。

    顿时大家都不敢说话了。

    这事情没有那么简单,赵管事经常克扣小月与十三皇子的禄米,若是背后没有人撑腰,鬼都不信。

    落魄的皇子,毕竟还是皇子,可不是一个外姓人可以欺凌的。

    在一间小房内,王凡找到了他要找的人——赵管事。

    房间不大,里面装饰却是极为豪华,而一位肥肥胖胖的玄袍老者正坐在木桌后翻看账本。

    “这任务,妥了。”王凡心中一定。

    “谁啊?”玄袍老者便是赵管事,他头都没抬,目光依旧停留在手中的账本之上。

    “赵管事,我家主人找你有事。”小月怯生生道。

    她从王凡背后出来,只是战战巍巍,随时可能晕倒的模样,佝偻着身子,看向赵管事的目光当中也是有些惧怕,显然平时没有少受为难。

    王凡不由心中一痛。

    原本以为凭借自己的身份对方总有顾忌,但是看小月这样子,想必平时吃了不少苦。

    “这种事情,以后再也不会发生了。”王凡心中暗暗下定了决心。

    “哦,原来是小月……十三皇子,老朽有礼了。”赵管事听到小月的声音后,脸色顿时一喜,眼神中有色眯眯的光流露出来。

    不过等看到脸色不善的王凡时,赵管事顿时神情一肃,变得无比正经。

    “十三皇子,今日大驾光临远月殿,不知有何贵干?”赵管事将手中账本放下,语气有些揶揄。

    “赵管事何必明知故问。”王凡表情淡然,“无非是来讨要远月殿克扣我的禄米。”

    赵管事眉头一皱,随后又松了开来,眼中出现了嘲弄的光芒。

    “原来是此事,十三皇子却是有所不知。”赵管事满是肥油的脸上透出了红光,笑道,“其实远月殿并没有克扣您的禄米,只是将这部分禄米用于抵债。”

    “抵债?”王凡一皱眉,看赵管事一脸淡定从容的模样,心中有了不妙的预感。

    赵管事大义凛然道:“不错,正是抵债。莫非十三殿下忘了,两年前你生了一场大病,昏迷了三天三夜。这可用了许多名贵的药材,花了整整千两白银。”

    说到这里他顿了一下,脸上满是阴阴的笑容:“这千两白银可是小月从远月殿提前预支的银钱,除去米粮,十三皇子你每月例银二十两,小月不过只有五两,一年下来不过三百两,两年才六百两。”

    “也就是说,现在十三皇子你目前还欠着远月殿四百两银子。”赵管事掷地有声道。

    “什么?”王凡吃了一惊。

    他平常的衣食住行都由小月安排,银两自然也是小月掌管。

    “这是真的?”王凡皱眉道。

    小宫女顿时变得更加畏缩起来,想要离开屋子,只是被王凡拉住,挣脱不了。

    “主人,我不是有意要瞒着的,只是,只是……”小月眼中有了雾气。

    一旁看到这个画面的赵管事,肥脸上的笑容更加浓厚了,他深谙世故,岂能猜不出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小月根本没有将预支银两一事告知王凡。

    “十三皇子,预支银两是要支付利钱的,原本老夫私下里可以免除,但是今天您气势汹汹而来,事情落到有心人眼中,老夫却是不好办了呀!”赵管事一脸爱莫能助的表情。

    “赵管事,求您帮个忙,不要加收利钱。”小月的胆子突然大了起来,她站到了赵管事的面前,垂首低声道,“若是您肯帮这个忙,上次您说的与您儿子见面之事,我答应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