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五十章 玉璧
    “敢问师兄,这无字玉璧是在何处?”

    张小凡手中握紧了噬魂棒,视线投在了法相身上,目光变得冷厉了起来。

    法相微笑了下,向前走了几步,来到了断崖边上,然后回首笑道:“便是在这里了。”

    断崖之下,雾气弥漫如同波涛翻滚,涌动不息,好像是一个山谷模样,而远处隐隐望见有模糊山影,却都在十分遥远的地方。

    张小凡不由迟疑了起来。

    却在此时,王凡突然走到断崖边上,纵身一跃。

    张小凡和法相同时面露惊色,前者是担心,而后者却是带着一丝敬佩的意味。

    “张师弟,无字玉璧便是在你我脚下了,我们也下去吧。”法相笑道。

    随即,他便纵身跃下。

    张小凡站在断崖之上,沉吟了一瞬,也跃了下去。

    山崖之下的雾气有些奇怪,极为浓重,如同缠丝一般纠缠在一起,任凭山峰吹拂,也不见半分散去的样子。

    在下落的过程中,王凡注目向山壁看去,却只见眼前白雾一片,竟然不得望见。

    不但如此,便是以灵觉感应,也无法穿透迷雾,看到远处的地方,就好像有一层屏障,彻底屏蔽了王凡的感知。

    他心中不由有些惊疑。

    以他如今人仙境九重境界,想要屏蔽他的灵觉该是何等手段。

    这些雾气并不像是天然生成,反而类似某种奇特的阵法,如同死亡沼泽中的天帝墓穴一般。

    “天书果然有古怪。”王凡心中震动。

    天书五卷。

    第一卷藏在滴血洞中,第二卷则是藏在鬼王宗,第三卷隐藏在天帝宝库,第四卷藏在无字玉璧,第五卷则是藏在了诛仙剑里。

    五卷天书,除了第三卷,其余每卷天书都缔造了一个强大的门派。

    未免有些巧合。

    就像是某只无形大手在幕后操纵一样。

    “算了,我的实力比起这样的人远远不如,多思无益。”王凡驭使罡气,向山壁方向靠近了些,片片雾气如同云层一般散开,向身体两旁滑了开去。正在他凝神思索时,陡然间,他看到了身前冒出了一个人影。

    赫然是一个和自己一模一样的王凡,正平静地望着自己。

    王凡很快落到了悬崖底下。

    天上隐隐一声锐啸声传来,似风声,似兽嚎,穿云透雾传递过来,紧接着一束耀眼光辉,竟是从浓雾之中撕开了一道裂缝,射了下来,正照在王凡身上。

    顿时山谷之间异声隆隆,似奔雷起伏,那片浓雾之海陡然起了波涛,从原本轻轻涌动之势变作巨浪,波澜起伏,随即出现越来越多的缝隙,浓雾也越来越薄,透出了一道又一道,一束又一束的光辉。

    面对这天地异象,王凡注目良久,只见浓雾终于飘散,光辉洒下,瞬间天地一片耀目光芒,竟是让人无法直视。

    过了片刻,才渐渐缓和下来。

    随后,王凡便看到了传说之中的无字玉璧。

    就在他的身前,一片绝壁如镜,笔直垂下,高逾七丈,宽逾四丈,山壁材质似玉非玉,光滑无比,倒映出天地美景,远近山脉,竟都呈现在玉璧之中,而王凡在这玉璧之下,直如蝼蚁一般微不足道。

    与这无字玉璧相比,人竟然渺小如斯!

    “这就是无字玉璧么?”

    王凡默然了片刻,良久方才出了一口气,一言不发。

    他心中隐隐生出了一股弱小的感觉,面对留下天书的强者,现在的他,是何等渺小!

    啪!啪!

    两道着地声响起,却是张小凡与法相两人降落在了悬崖底下。

    “王施主,这便是真正的无字玉璧。”法相轻轻道,“当年我天音寺祖师即是在那无字玉璧之下悟通佛理,由此开创天音寺一脉。”

    “敢问师兄,这无字玉璧究竟是如何而来的?”张小凡直接问道。

    “这说来话长了,无字玉璧如何而来,一直无人知晓,只知道在千年之前,天音寺创派祖师还是个行脚僧人的时候,云游四方,有一天误入了须弥山崇山峻岭之间,迷了路,再也无法走出去了。无奈之下,祖师便在这山林之间乱走,也是天生佛缘,竟然被他看到一片光滑如玉的石壁,祖师饥渴难耐,困倦不堪,便在这片石壁之下歇息。”

    接下来,自然便是获得的机缘的过程。

    天音寺祖师在玉璧之下坐了三日三夜,不但没有饿死,反而渐渐入定,心凝形释,进入了佛门之中大圆满的境界。三日之后,更是顿悟了佛理,还创出了无上真法大梵般若,由此奠定了天音寺一脉在天下修道中的地位。

    典型的天命之子获得机缘的故事。

    张小凡呆了一下,摇了摇头,感觉有些荒诞不经。

    他却没有想到他自身的经历,比起这天音寺祖师来,又岂是差了?

    只是在小庙中玩耍,便获得了天音寺的无上真法大梵般若,后来更是拜入了青云门,习得了太极玄清道……

    若是天音寺祖师复生过来,必然会道一句不服气。

    人比人,气死人!

    “张师弟,来之前普智师叔曾经跟我说过,他亏欠你甚多,你也尽可以在这无字玉璧之上修行领悟,不必有任何顾忌。”

    说完之后,他便站立在一旁,轻轻阖上双目,口中轻声诵着经文。

    显然,他的任务到了这里便为止了,至于之后王凡和张小凡两人能从无字玉璧当中领悟什么,就全看个人缘法。

    “普智……师……”张小凡的声音渐渐低不可闻。

    他对普智的感情极为复杂。

    其中是有感激的,没有普智传授大梵般若,也就没有现在傲啸修真界的鬼王宗副宗主。

    同时,也是有怨恨的,普智传授大梵般若的初衷并不单纯,是希望张小凡身兼两派之秘,参透长生奥妙。

    两种感情交织,所以直到现在,张小凡也没有再称呼普智一声“师父”。

    张小凡摇了摇头,排除了杂念,转身向王凡问道:“师兄,我们现在该如何做?”

    “你运转大梵般若功法,将真元注入玉璧之中吧!”王凡目光在无字玉璧之上停留了一瞬,淡淡道。

    法相霍然色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