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四十八 章 天音
    “张师弟,还有这位……王施主,好久不见了。”

    法相手中持着念珠,眼光与张小凡视线相望,两人竟都没有了话语。

    十年之前,一个是天音寺年轻一辈佼佼者,一个是青云门七脉会武大试冠军,两人相交莫逆。

    十年之后,法相未见有多少变化,而张小凡却已经叛道入魔,成了鬼王宗的副宗主。

    世事变化之奇,真是难以预料。

    “好久不见。”张小凡应了一声,随后便不再说话。

    气氛一时之间有些异样。

    片刻之后,法相嘴角露出一丝微笑,合十向王凡行礼道:“王施主,不知今日驾临天音寺,所为何事?”

    显然,法相并没有请王凡入古寺一叙的打算。

    哪怕王凡所在的炼血堂宣布脱离了魔教,法相也不可能将王凡这样的分不清正魔的修真者迎进古刹之中。

    为了所谓的气度,开门揖盗这种事法相是不会做的。

    “此番前来却是为了普智大师。”王凡微微一笑,“已经十五年时光,到了他还债的时候了。”

    法相脸色一凝。

    他身后的和尚们亦是脸色变化,但却没有喧哗之声传出,显然都是寺内精英弟子,受过严格教导。

    法相仔仔细细打量了王凡一眼,见王凡神色平静,然后微微松了口气。

    不是寻仇。

    “普智师叔也许是欠了他人情,亦或是给了他承诺。”法相心中有了考量。

    只要不是寻仇,那就好说,否则天音寺必然会迎来一场浩劫。

    流波山一役。

    法相,和许多的天音寺弟子,都是亲眼看到王凡是如何击杀端木老祖和百毒子这两位魔道强者的。

    简直如同杀鸡一般!

    “请容小僧通禀……”法相再次合十行了一礼,同时观察着对方的脸色。

    王凡微微点头。

    法相松了口大气。

    看来,真的不是来寻仇的,否则不可能这么好说话。

    ……

    晨钟暮鼓,日复一日,仿佛永无止境。

    每一天,都仿佛与昨日一模一样,有人感觉枯燥,有人感觉心安,幽幽岁月,或长或短,本在人的心间。

    一转眼,王凡两人已经在天音寺待了多日,听着清晨钟声,傍晚沉鼓,默然度日。

    “大凡师兄,我们就这样一直住下去吗?”张小凡推开窗户朝外眺望,展现在眼前的,是一个小小庭院,红墙碧瓦,院中种植着几株矮小树木。

    那日法相通禀之后,便将两人带到了这个小庭院中。

    据法相所言,普智法师外出云游,寺内已经通过秘法传信,通知他赶回来。

    两人便住了下来。

    只是过去了十多日,天音寺依旧没有什么动静,张小凡便感觉有些焦灼。他现在是鬼王宗的副宗主,有许多事务要处理,不再是那个无忧无虑的青云门大竹峰小厨子了。

    “不用着急,我有预感,很快普智便会回来了。”王凡笑了一笑,道,“反正饕餮你已经交予燕回带去狐岐山了,也不急在一时,安心等候吧。”

    闻听此言,张小凡按捺住了内心的焦急,继续等待着。

    王凡的预感很准确。

    “笃笃!”

    敲门声响起,王凡将门打开,却是法相走了进来。

    “张师弟,王施主,请随我来!”法相行礼道。

    “去哪里?”张小凡闻言微微一怔。

    “去你们想去的地方,见你们想见的人。”

    鬼厉眉头一皱,随即眉毛扬了起来。

    张小凡想见的这个人,指的自然是天音寺普智大师,当年在草庙村,正是普智引领张小凡走上了修真的道路。

    同时,也是因为普智,张小凡不得不叛出青云,最后成为了魔教中人。

    张小凡脸上的表情无比复杂,有些悲伤,有些愤恨。

    而王凡则显得平静许多,就好像是去见一个陌生人一样。

    “带路吧!”王凡淡淡道。

    法相遂不再多言,开始带路。

    走出这个栖居了十多日的院落,是一条长约两丈左右的通道,宽四尺,两侧都是红墙,有两人多高,顶上铺的是绿色琉璃瓦片,通道尽头乃是一个圆形拱门,走近那个拱门时候,便隐隐听到外头传来一阵声响。

    乍一听是庙内僧人诵读经书的声音,但其中还隐隐夹杂着村人聊天声、信徒礼佛声,还有孩童啼哭声音。

    三人走了出去。

    门外豁然开朗。

    就见到一座座金碧辉煌的华丽殿堂,以及白玉为坪的宽大广场。

    让张小凡感觉惊愕的是,这等佛门庄严圣地之上,此刻竟是有无数凡人穿梭不停,无数人手持香火,跪拜礼佛,台阶广场,大殿内外,香火鼎盛得难以想象。

    偌大的一个天音寺,三大正道支柱之一的大派,竟然如同一个凡间普通寺庙一般,开放给无数世俗百姓烧香拜佛。

    这在张小凡看来,是难以理解的。

    在青云门的那段日子,他早就习惯了所谓的仙家风范,仙山仙境,原是只有修道人才能拥有的。在青云山上,可从未见过有哪一个普通百姓能够上山来烧香求愿。

    “今日正好是初一,所以人多了一些。虽然本寺香火旺盛,但平日也没有这许多人,恰逢初一十五,方圆数百里的百姓,便都会过来。”法相微微一笑。

    “为何会让百姓们进来烧香拜佛?”张小凡迟疑了一下,终究还是问道,“据我所知,早先天音寺也与青云门等大门派一样,并不对俗世开放。”

    法相点了点头,边走边道:“不错,原先的确如此,只是我恩师普泓上人接任方丈之后,与另三位师叔一起参悟佛理,发大愿心,上求佛法,下化众生,便开了山门,接纳百姓礼佛。”

    说到这里,法相停住了脚步,指向了通向大雄宝殿的那条台阶:“你们看这条石阶。”

    台阶层叠,九为一组,连接至大雄宝殿,竟有九九八十一组之高。

    “怎么?”鬼厉点点头,有些疑惑。

    法相合十道:“这是当年一位师叔看到山路陡峭,百姓虽然有心礼佛,但许多身体虚弱者,行动不便,竟不得上山还愿,遂用大神通,以一人之力,费十年之功,在原本险峻的山路上硬生生开辟出了这一条佛海坦途,做了此等功德无量的善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