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三十八章 末路
    ,!

    夜色如墨,冰冷肃杀。

    一道光芒在黑暗中划过,迅疾无比地从远处飞近,远远看去,这道光芒隐约颤抖,有不稳迹象,并非流星,而是一个驾驭法宝飞行的修真之人。

    此人身着白衣,气度不凡,相貌又是英俊,仿佛仙人一般。

    只是他的左臂衣袖空空荡荡,却是一个独臂之人。

    但只要是稍有见识的修真界中人,都绝不会因为他的残疾而小觑于他。

    因为,他是玉阳子。

    魔教四大宗派之一,长生堂堂主,玉阳子!

    地面之上,五六十个长生堂弟子一个个面带惊惧神色,直到看见了这道光芒,弟子们顿时骚动了起来,甚至不少人开始欢呼。

    但其中唯有一个叫做孟骥的人,脸上满是担忧。

    这孟骥是如今长生堂中实力仅次于玉阳子之人,以他的眼力,自然能够看出玉阳子气息不稳,已经身受重伤。

    他们遭受了埋伏。

    原本玉阳子带领着一众门人弟子前去夜袭青云门、天音寺与焚香谷三大门派的年轻弟子,结果反而被早有准备的三大派伏击,损失极为惨重。到了最后,玉阳子甚至不得不亲自断后,来保留长生堂仅剩的元气。

    只是如今三大派的年轻一辈弟子如陆雪琪、萧逸才、法相等人已经成长了起来,单对单玉阳子都不一定能够稳操胜券,更何况要一对多?

    玉阳子能够逃出一条性命已经算是赚到。

    “哇!”

    光芒掠到近处,停了下来,玉阳子飘落在地,还不等众人拥上前,便一口鲜血吐出,染红了身前衣襟。

    孟骥上前扶住了玉阳子,触手冰凉,只觉得玉阳子全身一片冰冷,大异寻常,且衣物之下的身子竟然还在微微颤抖!

    他顿时惊骇起来,知道门主的伤势远比看上去得还要严重些。

    “不用担心……”

    玉阳子安抚了孟骥与众门人弟子一番,随后便在众门人的保护下开始打坐疗伤。

    不知过了多久。

    地上火堆的火焰渐渐熄灭,长生堂门人也大多困倦睡去了,一直为玉阳子护法的孟骥,此刻大概也去巡视守夜了。

    忽地,玉阳子猛然睁开双眼,目光凶狠,却又带着一丝畏惧,向四周望去。

    三个方向,轻微却整齐的脚步声,向着长生堂传递了过来。

    “畜生,给我滚出来!”玉阳子脸上第一次出现了绝望,突然大喝道。

    三道人影慢慢走了出来。

    前方黑暗处,是一位面色微微苍白,眉清目秀的蓝衣年轻人,神色平和,笑容温暖。

    左方黑暗处,走出了一个风姿绰约的黄衣女子,眉目间尽是风情,却有透着一股高冷不可亲近的清丽,一走出来,登时整个空地都仿佛亮堂了几分。

    右边,则是出现了一个面色默然,甚至有些木讷的男子。

    “好好好,秦无炎,金瓶儿,鬼厉……”

    见到这一幕,玉阳子终于绝望。

    毒公子、妙公子、血公子,魔教三公子齐聚,长生堂在劫难逃。

    “拦截退路的又是何人?”玉阳子心念转动,向后望了过去。

    这一看,就看到背后唯一的退路上,出现了一位身着炼血堂服饰的少年,约莫十七八岁,面色漠然地望向了自己。

    “是你!”玉阳子想到那些被一招格杀,根本没有机会反抗的魔教强者,脸上的血色就全部褪去,变得一片惨白。

    王凡!

    “没想到王兄竟然也在,看来今晚长生堂气数已尽,若识相的,便快快走到我们这边,还可留得性命。”秦无炎微微笑道。

    随着他的话语,秦无炎、金瓶儿和鬼厉身后,人影浮动,黑暗中无数手持法宝利刃的人涌了出来,将以玉阳子为首的一众人等团团围住。

    长生堂门众面面相觑,此时任谁也看了出来,再拼斗下去只能是死路一条,先是被正道三大门派埋伏,实力大损,又是被魔教三大门派围攻,哪里还有生机?

    “莫非真是上天要亡我长生堂?”

    玉阳子心中惨然。

    因为王凡的存在,他现在连动都不敢动,深怕对方直接出手。

    就在长生堂人心浮动之时,一道声音传递了出来。

    “这些人归我了。”王凡淡淡道。

    话音一落,除了血公子鬼厉,玉阳子、秦无炎、金瓶儿等人,齐齐脸色一变。

    在场五方人马,鬼王宗、万毒门、合欢派、长生堂和炼血堂,除了炼血堂外其他四方都是人多势众,只有炼血堂是王凡孤身一人。

    但他说的话,玉阳子秦无炎等人却不会认为是在开玩笑。

    只因为他是,炼血堂副堂主,王凡!

    “王兄行事未免太过霸道了一些,就算秦某修为浅薄,但在彻有瓶儿师妹、玉阳子师叔和鬼厉兄在,若是联手起来,便是以王兄的实力,恐怕也不好过吧?”秦无炎微笑道。

    玉阳子微微一怔。

    此刻秦无炎叫他师叔,其中隐含有另外一层意义。

    分明是在暗示,如今王凡属于炼血堂,是外人,而他们四方却是圣教四大宗派,是自己人,同气连枝。

    玉阳子心中感觉有些悲哀。

    但却不得不与秦无炎站在一起。

    “师侄所言甚是。”眼下局势危机四伏,玉阳子心思急转,很快有了决断,他率领着门下弟子并入了秦无炎一方。

    王凡静静地看着这一幕,一言不发。

    “如果王副堂主没有其他事的话,我等便告辞了。”秦无炎见王凡没有丝毫举动,脸上不由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实力强横又怎样,还不是被他以大势威逼,不得不退让。

    以他的城府,此刻也有些抑制不住心中的得意。

    就在秦无炎打算率领手下离开之际,熟悉的声音再次传了过来。

    “好了,你身后的这些人都归我了。”王凡淡淡道。

    秦无炎整个身体都僵住了,不敢相信地看向了王凡。

    “王副堂主莫非是想要和我们圣教全面开战吗?”秦无炎脸色无比阴沉,他看向了身旁玉阳子三人,“看来此番我们只得抛开前嫌,四人联手向王副堂主讨教一番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