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三十五章 再会
    ,!

    “蟹,你还太年轻,不知人心险恶,画人画皮难画骨,知人知面不知心啊!”老人……周一仙缓缓道。

    众人一听此言,顿时来了兴致。

    这些行旅商人不过是些普通百姓,根本不曾到现场看过,对正魔之战仅仅是道听途说,根本不知道真相。

    如今竟然有一个熟悉内情的人出现在面前,顿时振奋莫名,全都凝神注视着周一仙。

    周一仙得到众人瞩目,瘾头被勾了起来,也不顾与别人是第一次见面,被凳子往大堂中间一拉,便开始高谈阔论起当年那场青云之战。

    他的口才极好,说起故事来生动活泼,栩栩如生,远远胜过了刚才那个年轻人,片刻后连何老板也忍不住走了过来,众人围在一起,听周一仙纵横睥睨,谈笑间回首往事。

    “啊!”

    听到精彩激烈处,众人齐齐发出惊叹声。

    “老丈,那引起正魔大战的那位大竹峰弟子后来怎样了?”

    周一仙一怔,随即用手轻拍衣衫,才摇头道:“这个却不清楚了。说来好笑,那天音寺、焚香谷因张小凡之事齐聚青云山通天峰,魔教也趁此机会欲将正道中人一网打尽,这才引发了正魔大战。而引发一切的这个张小凡,却在正魔大战中连面都没有露过。”

    “也不知道那少年现在怎么样了?”何老板叹息道。

    “他现在怎么样了……”忽地,旅店角落中传来了一道低沉的男子嗓音,带着一丝回忆。

    周一仙转过头去,看向了说话的男子。

    说话的男子整个人都在阴影当中,让人看不清楚面目,带上了一丝神秘的感觉。

    “怎么,这位兄台,莫非你知道吗?”周一仙奇道。

    “我自然是知道的……”神秘男子沉默了片刻,慢慢地道,“后来他加入了鬼王宗,得到了鬼王宗宗主的大力栽培与器重,修行大进,为鬼王宗南征北战立下了诸多功劳,在宗内的地位越来越高,最后甚至当上了副宗主,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位尊势重。”

    众人齐齐吸了一口凉气,周一仙也是瞠目结舌。

    至于一旁的蟹,连手中拿着的糖葫芦掉了一颗都没有发觉。

    “等一等,不对啊,张小凡不是与炼血堂那人交情匪浅么,为何不加入炼血堂,反而是加入了鬼王宗?”周一仙突然想起来这茬。

    神秘男子愣了一下。

    随即有低低的苦笑声传出。

    “这个,当时炼血堂堂主野狗道人因为一些旧怨,坚持不愿将其录入门下,后来他才加入了鬼王宗。”神秘男子解释道。

    “哦,原来是那个黑了心的狗东西,那就难怪了。”

    “野狗这家伙心黑皮厚,一点小仇能记上好些年,张小凡被他记恨也是够倒霉的了。”

    “谁说不是呢,上次我家老板说他的丹药疗效不好,后来我家店铺找他进货价格比其他人足足贵了两成!”

    商旅们谈起野狗道人,全都一脸忿忿,积怨深深。

    众人当中,唯有蟹脸上露出了笑容,眼睛中闪着光芒,似乎想到了什么美好的事情。

    “当初那个傻乎乎的小子,如今竟然如此阔了,下次一定要让他请我吃十串糖葫芦……不,一百串!”蟹喃喃自语道。

    “咳咳……”角落中的神秘男子似乎是呛到了,连连咳嗽。

    “哈哈!”

    老板和旅客们看着蟹,都笑了起来。

    周一仙则是一脸尴尬之色,气呼呼地瞪着蟹。

    ……

    空桑山,万蝠古窟。

    八百年前,魔教前辈黑心老人在此开创了炼血堂一系的鼎盛时代,号令魔教,震慑天下。但后来后辈弟子不肖,此地荒凉凋落,很是凄凉。

    不过现在,却是截然不同的光景。

    万蝠古窟深处的死灵渊旁,建立起了一座占地数亩的宫殿,高大壮丽,宫殿外面则是一片连成一片的工坊,一阵阵的药香味散发出去,弥漫了整个死灵渊。

    无数穿着炼血堂服饰的人不停走来走来,在工坊之间穿梭来回,极为忙碌。

    一块以古篆龙飞凤舞刻着“死灵渊”三个大字的巨石边上,一位约莫十七八岁,面容平凡的少年,静静站立,低着头不知想些什么。

    “哼!”

    宫殿内这时走出了一个道人,双耳竖立,眼皮下搭,鼻子突兀,舌头耷拉,不像是人,反而像是一条狗。

    正是炼血堂现任宗主野狗道人。

    此刻他像是巡视封地的王爷,背负双手,腆着肚子走来走去,最后来到了少年前头,看到少年无所事事的样子,脸上闪过不满之色。

    “王副堂主,最近堂内多种丹药的原材料不足了,倒是要劳烦你再去进购一些。”野狗道人淡淡道。

    “知道了。”王凡瞥了他一眼,道。

    语气之敷衍,便是傻瓜也能看得出来。

    野狗道人双目一瞪,似乎想要发作。

    但“呼呼”喘了几口粗气后,也没有敢将怒火发泄出来。

    嗨呀,好气啊!竟然敢不将我这个宗主放在眼里,真是越来越嚣张了!迟早要将你这个忤逆之徒千刀万剐,以儆效尤!

    野狗道人将这十年来,转过千百遍的念头又转了一回。

    随后,背负双手,腆着肚子,走回了宫殿。

    就在他走回宫殿后不久,忽然空气中传来了一阵浓烈的血腥气息,也不知道从哪里传来的,但突然就充斥了偌大的空间,味道之浓重,甚至压过了工坊中的药材气味。

    一道黑色的影子从天而降,落在了王凡身边。

    “小凡,好久不见了。”王凡看着对方,感慨道。

    来人正是青云门叛徒,鬼王宗副宗主,张小凡。

    张小凡的容貌,依旧恍如当年,除了显得成熟了一些外,没有什么变化,眉宇间的模样,都历历在目。

    “是啊,大凡师兄。”张小凡声音平稳而淡然。

    王凡额头青筋跳动了一下,随即道:“这次突然前来,是有什么事吗?”

    张小凡沉默了一会,道:“最近传说在西方死亡沼泽之内,有异宝出世,你可知道?”

    “有所耳闻,怎么,鬼王宗也打算派人前往吗?”王凡道。

    “不错。”

    张小凡打量了一下王凡的神色,便已经确认,这件事情对方一定会掺和进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