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三十四章 十年之后
    ,!

    黑色的乌云盘旋在夜空,天幕阴暗得仿佛压向地面,从夜空中飘落的雨丝,在凛冽呼啸的风声中,降落在苍莽的大地上。

    荒野之地,一条古道从远方延伸而来,又孤单地向远处延伸而去。

    夜空黑云中,有低沉雷声响过,雨势渐渐大了起来。

    大地肃穆,荒野上除了风声雨声,四下漆黑,只有在古道边上,孤零零地燃着一点灯火,透露着些许光亮。

    这是个荒野旅店,老板姓何,四十出头的中年男子,是距离此地一日路程的小池镇出身,在这个荒僻之地,古道之旁,自己辛苦建起了一个简陋屋子,为南来北往的旅人提供个歇脚喝茶的处所,以此赚几个辛苦钱。

    他这个旅店位于小池镇与西方一座大山空桑山之间,门外的那条古道,自古便是商旅之道,也是通往更东方的大城——东海昌合城的必经要道,偶尔会有旅人经过。

    近些年来,商旅陡然增多,生意渐渐兴旺了起来,简陋屋子便进行了扩建装潢,最后成了一个占地两亩,楼高三层的大店。

    此刻何老板正坐在店铺柜台之后,耳边凝神听着屋外凄厉呼啸的风雨声,喝着上好的桂花茶,烤着火炉,无比安逸。

    他几乎便要睡过去了。

    “噼啪!”

    身旁的火炉中发出了轻微的爆裂声,把这个略胖的何老板从昏昏欲睡中唤醒了过来。屋外仍旧下着大雨,刮着狂风,“呜呜”的仿佛像是天空在哭泣一般。

    看来这一夜,雨势不会停了。

    他这般想着,抬头向大堂内望去。

    就见到宽敞的大堂中,三三两两的坐着二三十位客人,其中大多身后背着货箱,显然是商旅之人,此刻纷纷在低声咒骂着这个鬼天气。

    “唉,这鬼天气,才刚刚拿到货,却被这天气耽搁,回到药堂,又要被东家责骂了!”

    “你就别抱怨了,我还没拿到货呢,现在东西紧俏,去晚了,连汤都喝不到了。”

    “就是,现在天气这么差,那个黑心鬼肯定又要趁机涨价了。”

    “嗨呀,好气啊,那个狗东西,老天怎么不收了他!”

    一阵议论纷纷,依稀可以听出这些商旅全是药店伙计,做的是采买药品的活。

    抱怨了一阵,他们的情绪越来越气愤,声音越来越大。

    何老板微笑摇头,这一众商旅客人时常往来于这条古道之上,来他店里歇脚也有许多次,所以也算是熟客了,这样骂骂咧咧的场景,他也见过许多,当下站了出来,道:“好了,别说了,就知道骂,有本事就别去那个‘地方’买药。”

    商旅们顿时哑口无言。

    何老板这句话抓住了他们的痛脚。

    显然,即便那个“地方”、那个“狗东西”即便再招人厌,他们也不得不前往采买。

    “那个地方的药真的有这么好吗?”忽然从近处角落里传来一个清脆的声音。

    何老板转了转脑袋,找到声音的来源。

    却是靠着柜台近些的一张桌子,桌边上坐着一个气度不凡的老人和一位正是豆蔻青春的少女,老人的手边还有一根竹竿靠在桌子上,上边有块布条,写着“仙人指路”四字,看来是个江湖相士。

    发问的便是那个秀丽少女。

    “小姑娘,这你可就不懂了吧!”何老板还来不及发问,商旅中一个年轻酗便抢着回答了起来,“炼血堂出产的丹药,在咱们神州,那可是这个!”

    酗竖起了拇指。

    “真的呀,都有哪些丹药?”少女明眸善睐,姿容秀丽,嘴角边有浅浅酒窝,看上去惹人怜爱。

    酗瞬间振奋了起来,开始滔滔不绝地介绍。

    “龟鳖丸,滋阴潜阳,补肾健骨,养心活血……乌凤丸,补气养血,调经止带……地黄丸……牛黄丸……正气丸……”

    酗介绍起来滔滔不绝,少女则是听得津津有味。

    一口气说完,酗也感觉有些疲累,端起桌上的茶水喝了数口。

    他还想与少女搭话,却发现少女已经转过头和身旁的老人悄声说话,只得无奈坐下,与身旁之人开始聊天。

    说来说去,却是说起了十年之前发生在青云山的那一场正魔大战。

    “……总之,那时候青云门的形势已经危在旦夕,幸好道玄老神仙功参造化,用手指轻轻一点,顿时天上落下惊雷闪电,听说方圆百里都听得见那声巨响,这才将魔教的人击退!”

    “放屁!”忽的一声轻喝,却是与秀丽少女坐在同一桌的气度不凡的老人所发出。

    众人都吃了一惊,向他看去。

    “若是道玄真的那么厉害,怎么青云山一战,青云门会死了那么多人?连七脉首座都死了两个,其他的长老弟子更是死伤无数,幸亏炼血堂没有参战,只怕这一战谁胜谁负,尚未可知!”

    众人哑然。

    炼血堂。

    这是神州十年来,出现在老百姓眼中最多的一个门派。

    原本是属于魔教中的门派,却在十年前突然宣布,脱离魔教独立出来,以空桑山为门派驻地,专门进行药物研究售卖。

    一开始,众人以为是魔教中人故弄玄虚,但很快,便有一些分堂开在了神州各个大城,售卖的药物品相上佳,疗效斐然,引起了百姓们争相购买,便是达官贵人,也是青睐有加。

    偶尔,也有正道中人打着替天行道的旗号去除魔卫道,但这些去“除魔”的正道人士却失踪的失踪,死亡的死亡,都不了了之。

    后来,打算去除魔卫道的人便少了。

    及至最后,再也无人前往了。

    大家纷纷说,炼血堂的确是改邪归正了,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炼血堂由此洗白成功。

    “爷爷,你又在胡说了,执掌炼血堂的那人本就出身青云,怎可能和魔教四大宗派同流合污,一起攻打青云门?”老人旁边的少女眉头大皱。

    老人呵呵一笑,原本颇有鹤骨仙风的脸上突然变得有些得意,有些市侩。

    “世事难料,谁又能说得准呢?何况,他不是已经背叛过青云门一次了吗?”老人低声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