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九章:心中欢喜
    就这样,涟漪整整在灵泉里泡了五日,一动不动。

    第五日,涟漪终于能够活动四肢了,她艰难的趴出了灵泉,本以为自己会被泡的浮肿,入水时的烫伤也会化脓溃烂,甚至会更加严重。却没有想到,入眼的肌肤比之前还要白皙通透、吹弹可破,没有一丝她想象之中的伤痕,就连风涟漪儿时被虐待毒打的疤痕也消失不见了。

    如此看来,就算不能提高修炼的速度,这五日的苦也没有白吃。

    虽说她不在乎身体上是否留有疤痕,可没有总是好的,再怎么说涟漪现在也是花季少女,皮肤白嫩、怎的也会让她心中多些欢喜吧。

    从银铃空间出来,夜,才刚刚过去一半。

    月上中天。

    今夜的月亮格外圆,也格外的明亮,调皮的月光顺着虚掩的窗户溜了进来,铺了一地银霜。

    难怪李白会说‘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呢,因为不管身在何处,抬头看到的总归是同一轮明月,互寄相思。

    可如今,怕是月亮也不是同一轮了吧?

    流觞,你还好吗?

    涟漪轻轻漫步到窗前,慢慢推开窗户,抬头望着那一轮明月。

    “月有阴晴圆缺,人有别欢离合。”不禁脱口而出。

    “好一句‘月有阴晴圆缺,人有别欢离合’。”

    声音从窗外传来,涟漪的顺着声音看过去,心中惊喜面上却丝毫不显。

    “你怎么来了?”

    “今夜有些失眠,听说你们抓到了无头女尸案的真凶,担心你会受伤,加之闲来无事便过来看看。”

    窗外的轩辕瑾说话的语气虽然平静无波,可借着月色,不难看出那微红的脸颊。本就英俊到人神共愤的脸,因这抹绯红又平添了几许可爱。

    涟漪忍不住嘴角勾起:“那你怎么不进来。”

    轩辕瑾目不斜视的看着月亮:“以为、你睡下了。”

    涟漪好笑的看着一本正经的轩辕瑾的侧脸:“那你是什么时候来的?”

    轩辕瑾眼神有些闪烁:“刚,刚来。”

    “呵…”涟漪掩唇轻笑:“我看未必吧?”

    轩辕瑾的脸更加红了起来:“我、我、我。”我了半天也没说出个所以然来。

    涟漪戏谑的问道:“你什么?你莫不是偷闯了我的闺房?”

    “我,我很抱歉。”

    涟漪有一瞬间的傻眼。

    “怎么不解释。”

    “不管是什么原因,闯了你的闺房都是我的不对。”

    轩辕瑾始终不曾正面看着涟漪,也许是怕眼睛泄露了秘密。

    “因为没有察觉到我的气息,所以担心我?”

    “是。”

    “既然你承认做的不对了,那你要怎么补偿我呢?”

    两个面无表情的人面无表情的对话,脸颊微红。

    “我…”

    轩辕瑾刚刚开口便被涟漪打断。

    “陪我赏月吧。”

    话落,涟漪不拘小节的翻窗而出,动作麻利的从纳戒中拿出石桌石凳,石桌上还摆上了几道小菜。

    忙碌中,涟漪回头看向轩辕瑾:“喂!有酒吗?”

    “有。”轩辕瑾脸色以恢复如常。

    两人入座,涟漪酒杯:“来吧!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说罢,一饮而尽。

    轩辕瑾把玩这酒杯,看着酒杯中随着自己的动作而摇晃的月亮,漫不经心的说着:“你心情不好?”虽是问句,却语气肯定。

    涟漪一笑,并未作答。

    涟漪此时并未心情不好,之前是很伤感,可他的到来却冲散的涟漪的伤感,只是依旧无法缓解这相思之情。

    因为……

    只留相思,无缘再见。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